你在这里

厉害了,我的党

昨天下午烈日当空,相信有不少市民本来都想窝在家中,又或是到商场逛街看戏吹冷气,悠闲地度过三天连假的最后一日。奈何特区政府及中共倒行逆施,罔顾民意反对强推《逃犯条例》修订,逼得上百万香港市民不得不再一次牺牲宝贵的休假时间走上街头,齐声向专政恶法说不。

香港人过去一直予人“经济动物”的印象,甚少关心政治,只顾埋首赚钱。而事实上这种描述也并非无中生有,除了有特大议题,香港人平常的确不太关心政治,讨论的人少、投票的人少、会参与游行示威的人更少。以统治者的角度看,这样的民众是最容易“驾驭”的,只要给予足够安稳的生活和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统治集团便可安心从社会中抽取利益,大部份百姓不会置喙。事实上,这亦是港英殖民政府一直以来的运作模式。

自70年代起,港府管治改善、香港经济起飞,大型的社会运动便变得稀有。能够触发香港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人参与的特大政治事件,只有八九民运、03年23条立法、14年政改和近日的《逃犯条例》修订,而不论是回归前还是回归后,这些事件无一例外地都涉及中共专政之手的延伸。能够屡次让一向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走上街头,这也算是另类的“厉害了,我的党”吧?

能驱使百万“经济动物”因为政治走上街头,正正就说明了,在中共专政的威胁之下,香港人感觉到连最基本的生活安稳和安全保障也难以保证,连“港猪式”的生活也过得不安乐,因此逼不得已要发出怒吼,89年如是,昨日也如是。而讽刺的是,这样一个能令到百万港人感到如此不安的政权,还有面目声称自己“获得大部份港人支持和肯定”。

将港人仅存舒适区抹去

《逃犯条例》修订获得如此压倒性反对的原因,正是因为此修订将香港人仅存的舒适区也要抹去。不少政治冷感的港人可以忍受被阉割的民主、可以忍受碌碌无能的政府,却不能接受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因为法治一向是港人性命财产安全的最大保障,在法治稳固的基础之下,香港人才可安心埋首赚钱。而《逃犯条例》修订正是要将香港的法治社会向中共的党治社会接轨、过渡,此举触碰了香港人的底线。

莫说什么政治犯、异见人士,在中共党治社会,即使是循规蹈矩的百姓也会受法治缺失所害。明明是毒奶粉、假疫苗、豆腐渣工程的受害人,也会因为维护合法权益而锒铛入狱,而真正犯法的加害者却得而风流快活、逍遥法外。面对要进入一个这样惩善奖恶的社会,再政治冷感的人也不会过得安乐吧?又怎可能不奋力反抗?

因此,当昨日有百万港人和平地走上街头,力抗《逃犯条例》修订,正是在向中共及特区政府宣示,切勿再侵犯我们生活安全保障的底线。而当昨晚,政府仅以“游行人数虽然很多,条例将如期周三恢复二读辩论”作为对百万人怒吼的回应,你猜面对安稳生活终将被打破的港人,会选择任由底线失守,还是转而支持更激烈的反抗手段?能将顺民如此逼上梁山,真是“厉害了,我的党”!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