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特首林郑再避民间诉求 反送中社会危机似无解决前景

在香港警方因周日以超强及有争议手段镇压反送中快闪抗议活动而备受批评之际,特首林郑月娥8月13日除为警方辩护外,再次呼吁停止暴力。不过,她继续回避“撤回”修例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而有港府行政会议成员坚持认为,即便政府“撤回”及成立独调会,示威抗议都不会停止,不愿承诺政府应先迈出第一步,减缓社会高度对立的情绪。香港官民、警民对立,以及反送中抗争似乎短期内没有解决的前景。

暂停了一段时间的港府行政会议周二上午复会,特首林郑月娥会前见记者,再次表示香港已进入紧急情况,变得不安全和不稳定,不论行使暴力或纵容暴力都只会把香港推上一条不归路及焦虑和危险的境地。林郑月娥坚称目前唯一要做的是反抗暴力、维护法治、回复社会秩序,称局势平静之后,真诚对话,修补撕裂,重建社会和谐才会开始。

林郑月娥多次被追问,作为行政长官是否有自主权决定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或是需要获得北京批准或北京不准撤回修例。林郑月娥都避答,只是称过去已多次回应相关问题,中央对她和警队仍抱有信心可解决目前危机。

林郑月娥再被问到有无自主权撤回修例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坚称民间各种诉求,已多次回应,或者社会未必完全接受及满意,但政府已考虑各方面因素,例如部分诉求偏离法治、部分诉求与独立法定机构查警察重叠。对于警方在执法过程有偏差,有现行机制可交监警会检视。

林郑月娥的表态再次将政府先迈出第一步,在完全可行的,包括一些建制派人士都赞成的两项诉求上有所表示的和解之路堵死。香港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近日对美国之音表示,政府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止暴制乱”,而是回应民间可行的“撤回”及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作为第一步来尽快令紧张的社会对立缓和下来,从根本上解决危机。

他说:“老实讲,香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政府要回应广大市民和工商界的诉求,从根本上解决暴力冲突的根源,还是只针对少数激进示威者的暴力行动呢。所以,我觉得特区政府要回应一点不难嘛。但是,问题是你林郑月娥宁可讲修例的工作完全失败呀,寿终正寝呀,都不肯用那个法律词汇‘撤回’来代替暂缓,一意孤行的,才是会激起群众的怒火嘛。”

刘梦熊表示,即便是民间的五大诉求中的真双普选这个更为复杂的问题,也是在“一国两制”下应当解决的问题。

不过,港府行政会议成员、前民建联副主席、立法会议员叶国谦星期二在回应记者政府为何不可以迈出第一步,以“撤回”及成立独调会为目前的危机降温的提问时表示,民间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即便政府先回应这两个诉求,也不会满足示威者的要求。

叶国谦:“他们的要求是五项,一项不能少。如果说现在要撤回,他们就停下来,看来没有这方面可能的。这个是很清楚。”

记者:“但是是不是,怎么样迈出第一步呢,就是……?”

叶国谦:“因为这个很清楚的,我们这个五个诉求,第一个诉求是完全是已经实质都知道,是已经政府是放弃了。把这个改成撤回就可以解决,这个肯定不是嘛。”

记者:“撤回毕竟是法律语言,是一个正式说法吧?”

叶国谦:“这个是他们说法。我觉得如果你对这个事情有深入的一个认识,这个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所以,现在还是要大家都应该从总体香港的利益方面,静静想一想现在香港的情况,如果继续发动这方面暴力的行为,香港真的就跌入危机圈很大。他们用和平的方式进行,这个肯定是可以的。所以吗,现在说,要答应他一个两个要求,就可以把这个暴力的行为停下来,这个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香港民主派会议一些议员周二会见媒体,召集人毛孟静认为,林郑月娥行会前的言论只是不断重覆,因果倒置。毛孟静强调,林郑月娥说等事件平静后,大家可真诚对话,但正因为没有对话才有目前的状况。

毛孟静还认为,香港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特首应有自主权,但林郑月娥不敢回答记者多次追问有无自主权决定撤回修例的问题,反映目前管治香港的是北京。

此外,香港机场管理局周二下午表示,受公众连续第5天在机场反修例集会的影响,客运大楼运作严重受阻,所有航班登记服务已于下午4点半暂停,当天其余离港及抵港航班将继续运作。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