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迎合时代洪流 泛民建制派相继交棒年轻世代

香港雨伞运动后第一场立法会选举将于9月4日举行。今届竞争非常激烈,火药味浓厚,形成新与旧、激进与温和之争。

香港雨伞运动后第一场立法会选举将于9月4日举行。今届选战的最大特色,就是参选名单太多,地区直选连同超级区议会合计有98张名单参选,破历届纪录。竞争非常激烈,火药味浓厚,除了传统的泛民与建制,还有新兴的本土派、第三路线宣布参选,形成新与旧、激进与温和之争。有学者则分析,后雨伞时代的香港政治版图非常碎片化(分割成太多零碎组织),年青新一代政治力量的崛起,形成今届另一特色,无论是建制派或非建制派,都呈现浓厚的新旧交替意义;其中泛民老大哥民主党及建制派第一大党民建联,亦选择在今届选举交捧,许多在80年代的明星级政治人物,纷纷退下火线,交捧与年青一代。

自97回归后,泛民政党一直取立法会逾三分一关键议席,以及在地区直选羸得过半议席。然而,今届的立法会,由于中间派和本土派加入战团,泛民备受攻击,选情相当严峻。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向德国之声表示,过往民主派可以说代表整个反对阵营,但近年已经分裂出激进民主派,再加上本土派的冒起,使票源高度重叠,造成选票大量浪费。根据港大民意调查研究的滚动民调(下称港大民调)数据显示,预计泛民中除公民党可能有机会取得6席的理想成绩外,其余泛民政党均面对严峻考验,包括老牌大党----民主党。而民协及工党的危机可能更大。另一方面,建制派各政党之间的竞争及互相抢票相对较低的情况下,选情较为平稳,尤以新民党及民建联占先。

民主党由选举战幔开始,选情己经不断告急。这个曾经在立会中坐拥13席、是立法会第一大党,政治光环近年逐渐减退,上届只拿得6席。今年,在锐意交棒与年青“乳鸽”(因由民主党的党徽是白鸽,民主党又称为白鸽党,年轻党员被称为乳鸽)及在中间派及本土派的夹击下,民主党前主席杨森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时表示,对于目标的7 票,仍是审慎乐观的。

杨森表示,选情一开始颇为恶劣,因港大民调显示该党的候选人支持度大都岌岌可危。主要原因,一是民调访问的样本太少;二是只公布名单排头位的参选人;但民主党在今届立会法中,由于锐意交棒,因此党内重量级的人马如单仲楷、刘慧卿等成为第二梯队,新人在名单中排第一位,旧将排第二位,此举被称为“抬轿”(扶持后辈),希望借着重量级明星效应下,扶年青党员一把。然而,年轻参选人毕竟未被市民广泛认识,因此民调大落后;随着8月21日民调始公布名单排第二位的支持度后,“选情稳定了,士气也回升。”杨森强调。

事情上,这个被喻为“世代交替”的接棒,杨森坦言,作为泛民中的老牌政党,7 成的支持者都是50岁以上的选民;而经过雨伞运动后,伞后年青政治组织遍地开花,年青一代纷纷走出街上表达他们对政治的要求;而选民也不断求变,看此情景,民主党老将决心交捧。因此在地区直选上,5个地区选区中,以4名新人战队出阵,而超级区议会更由年龄只有23 岁的青年作家邝俊宇担当大旗。有学者认为,民建联在地区长期扎根,地区工作较民主党稍胜,杨森对此不表认同。他指民主党应是泛民各党中最重视地区工作的政党,几名年青参选人早己在地区积累了多年的实务经验;而整个党也一早意识到社交媒体对吸纳年青选票的重要性,近年也积极发展社交媒体并已取得一定成绩。

事实上,作为香征民主派温和力量的民主党,在立法会议上一直坚持底线,批判政府管治的得失,在法律框架之内争取最大的政治空间,愿意与政府官员及中央理性的沟通,不是盲目的无底线抗争。因此,杨森坦言对青年一辈能出选期望甚殷,形容选情是“可胜不稳”,因此近日总动员力抬新人,又邀请重量级政治人物如陈方安生为他们站台。日前获陈方安生站台的许智峯,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坦言受到很大鼓舞。许表示,充分感受到民主党在过去几年的交棒工作中,“抬轿”力量很大,旧将们都很用心培育他们,拨出许多资源在年青一代身上,为他们争取曝光机会,让他们发表政见;而他们也非常勤奋地为街坊服务,争取支持。今年34 岁的许,出选港岛区,对手是现任资深议员,竞争非常激烈。一开始选情落后,近日民调他的支持度上升,也增添信心,然而一刻也不敢松懈,每天仍马不停蹄地在区内宣传。作为30岁的一代,许在民主党温和路线中属较进取的一员,在许多社会运动上也走到较前位置,他坦言非常理解及同情年轻新世代所面对的压抑及郁闷,形容这是一个高压的年代,他希望能扮演两代人沟通的桥梁的角色。

日前获陈方安生站台的许智峯,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坦言受到很大鼓舞

另一边厢,建制派的选情,尤以民建联则相对稳定。本身是港岛区候选人、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坦言民调不可以太认真,因为访问的样本太少,应该慬慎视之。张认为由参选开始,选情理想,这和民建联的一向在地区努力扎根,受到街坊的普遍认同及出色的“桩脚”(在选举上为候选人在基层拉票)有关。

跟民主党一样,民建联的支持者都是中年或以上的年长一辈。雨伞运动后,年青一代的政治要求如一股洪流,组织也遍地开花,民建联如何争取对抗的年青人的认同及支持?张国钧表示,坦白说,争取年青选民的选票的确非常困难,尤其是激进本土及前途自决的一派,对基本法的理解有偏差。他坦言民建联在10几20 岁的年青人的支持度真的不高;但近年他们发现一个可喜的现象,就是年龄界乎30至40 岁的支持度却有所提升,这说明了不少年青人大学毕业了,工作几年后,人成熟了,相对便较为务实。因此民建联的重点是多争取30-40 岁选民的支持。但在10几20岁的青年人当中,他们仍然积极沟通,所以他仍然坚持出席一些本地派或香港独立议题的话动邀请,尽管很多时候都被围攻。

张国钧表示,相对民主党,民建联的交棒工作可谓更“深谋远虑”。他说,大约8 年前开始,在立会法及区议会内,民建联都是有计划地扶植两三个青年党员上位。相对中西区区议会内的其他民建联成员,42岁的他,原来是最年长的一个。反映民建联一直努力地进行交捧工作。张表示,他由2002年开始加入民建联,14年一直努力在中西区地区深耕,努力得到市民普遍认同,因此,“民建联的选民的确较为忠心的”。

距离2016年立法会选举还有3 天,无论泛民、建制派及本土派的最终结果如何,也深深影响着香港的政治版图及香港政局。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