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本土派崛起“三雄鼎立”力图争取议会话语权

2016 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于星期天举行。2014“雨伞运动”后第一场立法会选举中,本土派的崛起及加入选战,改写了以往传统泛民、建制相争的两面,形成“三雄鼎立”的局面。

本土派是近年香港冒起的一股思潮及政治力量。雨伞运动后,本土及青年新政治组织遍地开花,成为一股挡不住的洪流;经过去年新界东立法会补选的发醇,迅速异军突起,由街头的抗争到参选议会,力图争取在议会里的话语权。

相对于传统泛民,本土派倾向以激烈手法捍卫香港自主,并不排除武力抗争。他们主张香港脱离中国的控制、反对中港融合,以至提出城邦自治或港独理念。雨伞运动时,不少年青抗争者对泛民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法去争取民主)感到不满,运动过过后,不少伞兵再凝聚力量或重新组合,使青年本土政治组织如雨后春旬遍地开花。

2015年的区议会选举为“雨伞运动”后的首次的全港性选举,有超过50名伞后组织成员参选,本土派亦逐渐成型。其后,今年2月立法会新界东补选涉及旺角骚乱而被捕并首次参选的本土民主前线梁天琦虽然落败,但取得6万多票的佳绩,令本土派声名鹊起,为本土派在今次立法会选举上垫下一块信心大石。

“我到现在也不完全分清他们的立场,他们当中有些支持港独,有些又说永远拥护基本法;又些很激进勇武;又些又好像较温和,真是眼花缭乱。”42岁的建筑师李进文道出了一个现实:本土派当中因为政治理念不同又有几个分支:前途自决、公投甚至港独的主张各有不同论述;勇武激进的程度又有不同;整体可归类为前途自决派,包括(香港众志、青年新政、本土民主前线及几个伞兵所组织成的ALL IN HK 联盟);城邦派(以热普城的黄毓民和陈云为代表)及港独派(以香港民族党的陈浩天为代表)。各派在选举中派出精兵出选,由于票源与泛民高度重叠,使传统泛民备受攻击,泛民、本土两派激争激烈,彼此在选举论坛中更互相狙击。

从独立到自决,本土派立场繁多

随后,当选举事务处以政治取向不符合基本法为由,先后取消了6名参选人的资格,包括香港民族党陈浩天、本土民主前线梁天琦等。六人当中,梁天琦本来堪称最有希望在立法会中获得一席之地的“伞兵”,梁天琦便呼吁支持者改投后备计划的青年新城的梁颂恒。根据最新港大民调显示,青年新政有望在周日的选举上拿到一至二席。

另一个重要的民族自决派香港众志,以“民主自决”为最高纲领,以直接行动,策动公投和非暴力抗争,推动政经自主,实践民主治港的理想愿景。这个由前学民思潮分拆出来的新青年政党,由学民思潮前召集人黄之峯、周庭以及前学联秘书长罗冠聪等成员组成。其中众志主席罗冠聪更亲自披甲上阵,出选港岛区。根据民调,罗的支持度排在第7 位,极有希望能拿到港岛港最末一席。

由选举前一个月起,罗冠聪与选举团队马不停蹄的穿梭港岛各区各大屋苑,努力拉票。面对首次参选,罗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坦言面对巨大的挑选及压力;除了要面对同区有丰富选举经验的参选对手外,还要面对如在邮寄宣传单张上因敏感字句被选管会阻挠等种种困难。但无论如何,仍会迎难而上,期望把推动民主治港的愿景带入议会。而黄之峰也极力呼吁年青人踊跃投票,相信首投族(首次投票的一族)将会带来关键的改变。

另一方面,由热血公民、普罗政治学苑及香港复兴会组成的“热普城”,共派出五名候选人在地区参选,并以“永续基本法,全民制宪,香港维新”为联盟政纲。其中《城邦论》作者、香港复兴会主席陈云在选举前夕对德国之声表示,非常有信心能当选。他表示,他提出推动修改并且永续《基本法》,是非常合付香港长远的实际利益。香港既可继续享受一国两制的自由;对中央政府也因没要求香港独立,因此相信会得到中央认同。当选后,他将会用一年时间争取国际支持,并且游说香港商界支持,推动修改《基本法》,努力维系香港国际金融自由贸易的城市地位。他批评其他本土派,尤其港独派往往流于空喊口号,没有实际的行动。

选举前夕,数名泛民议员陆续宣布退选,以求力保票源集中,务求令更多民主派议员有机会当选,守住议会内关键的小组否决权,反映在最后决战一刻,泛民仍然能站在同一阵线。相反,本土派却倾向各自经营,甚至纷争不断。近日出选九龙西的黄毓民高调向梁天琦及青政开火,斥责对方没有“政治伦理”,引起两派人在网上互相攻击。青年新的梁颂恒也坦言,担心外界会认为“本土派鬼打鬼”,会影响选情。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向德国之声表示,整体来说,本土派败点是彼此分裂,未能形成一股稳定实力气候,而尽管近年本土意识增强,然而年青选民还未培养成政治的忠诚等等因素,都成了影响本土派能否成功出选的关键。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