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红卫兵赴四川揪彭德怀,毛泽东知情吗?

1967年文革期间,彭德怀遭批斗

1966年12月下旬,北京先后有两支红卫兵队伍,杀气腾腾奔赴四川成都,不由分说将正在为国家三线建设呕心沥血的彭德怀元帅揪回北京,丢进一所破烂不堪的简易工棚里。从此,彭德怀开始了8年痛苦不堪的被囚禁、被批斗、被审查、被摧残,直至生命之火熄灭的悲惨经历。

彭德怀被从四川揪到北京,毛泽东知情吗?

多年来权威的说法,是江青授意中央文革主要成员戚本禹,戚本禹指示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韩爱晶、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兵团王大宾,率红卫兵到四川捉拿彭德怀;还有一说,林彪、康生都发过指示,要把现代“海瑞”揪回来。

不错,这些当时红得发紫的左派大员可能都发过揪斗彭德怀的指示。据说中央还为此专门召开了会议,做出了揪斗彭德怀的决议。但是,这些所有的指示和决定,都必须经过毛泽东的同意。或者说这些指示决定都要迎合毛泽东的意图。而真正发出揪斗彭德怀的最高指示者,必然是坐在幕后的毛泽东。试想,彭是毛亲自点将派往西南的,如果毛泽东不同意,谁敢去抓彭德怀?

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毛泽东暗中授意江青,派人去揪彭;二是江青力主揪回彭,让中央开会作出决定,毛表示同意。不管何种情况,毛泽东都是把彭德怀揪到北京进行批斗的主谋。然而毛在幕后一言不发,让江青在前台发号施令。这样做可以撇清自己,避免“反复无常,狠毒无情”的嫌疑。将来一旦情况有变,自己可以进退自如,永远保持“伟大正确”的光辉形象。

果然,后来彭德怀冤案平反,新的党中央认定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对彭德怀的批判是完全错误的,但是对于把彭德怀从四川揪回来投进监牢,批斗8年,摧残致死的罪行,则完全划到林彪、四人帮的头上。毛主席的警卫秘书写回忆文章,大都一味赞扬毛主席胸怀大度,不计前嫌,当面说“真理也许在你那边”,又执意安排彭德怀到西南三线工作。是林彪四人帮兴风作浪,将彭德怀迫害致死!

还有一件事,可以证明毛泽东对红卫兵囚禁、批斗彭德怀不仅完全知情,而且很可能是刻意安排的。

1966年12月25日,在耶稣诞辰纪念日里,彭德怀被囚禁在破烂不堪、寒风刺骨的简易工棚里,从此失去人身自由。解放军战士只是执行命令,严加看管,而红卫兵小将则是气势汹汹冲进来,让他尝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他们横眉怒目地呵斥,提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要他老实交代,可又不耐烦听他回答,好似专门给他来个下马威。这些戴着红袖章、穿着绿军衣,模样可爱的学生娃娃,一个个凶神恶煞,骂着“老混蛋”“老反革命”,扬言要“敲碎你的脑袋!”“揍死你!”接着乱翻他的书包,摔坏他的烟斗,拿走他的药物,猛烈地推搡他。彭德怀怒斥他们不讲政策,他们却哈哈笑道:“对你这样的人,就得武斗!”这位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叱咤风云的元帅,真正尝到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滋味。

在痛苦悲愤中,他想到了毛主席:毛主席啊,你把我派到了四川,刚刚一年,还没有搞出一点名堂,就被红卫兵抓到北京,囚禁起来,受尽屈辱,濒临险境,现在是死是活,全凭你老人家一句话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您命我去三线建委,除任第三副主任外,未担任其它任何工作,辜负了您的期望。12月22日晚(经考证应为25日凌晨)在成都被北京航空学院红卫兵抓到该部驻成都分部,23日转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红卫兵,于27日押解到北京,现被关在中央警卫部队与红卫兵共同看押。向您最后一次敬礼!祝您万寿无疆!

彭德怀1967年1月1日

这封于新年元旦写给毛泽东的信,仅100多字,看似简单朴实,而在特定环境下内涵极为丰富:既汇报了根据毛主席的安排自己去年到现在的经历,又交代了自己现在的危难处境,且透露了抓捕和看管自己的人;既表达了对毛主席的歉意和敬意,又暗示恳求毛泽东解救自己脱离险境的用意。他可能想到去年在颐年堂毛主席当面对他说的话:有什么事情,可以打个电话,写个纸条。所以这次有急难“事情”就不写长信而写纸条式短信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汇报工作、交流感情,而是十万火急的求救信!

他总天真地认为,把他抓到北京、丢进监牢的,一定是一群无法无天的红卫兵所为,毛主席一定不知情,毛主席见了这封信一定会发雷霆之怒,喝令红卫兵把自己解救出来。

然而毛泽东究竟看到了这封信没有?这可是关系到毛泽东的责任、良心和人品的关键问题。

多年来,有关作品对此说法不一。1989年出版的传记文学作品《国防部长浮沉记》,就说毛泽东没有见到这封信。该书这样写道:“遗憾的是,毛泽东根本没有看到他的同乡战友最后一次写给他的这封信。信到了江青、戚本禹手里,被作为彭德怀反党反毛主席的又一罪状,由戚本禹整理存档。直到彭德怀平反后,在清理‘五大学生领袖’之一韩爱晶迫害彭德怀一案时,才从戚本禹的卷宗中找到了这封信。在后来审讯戚本禹的时候,戚供认自己‘充当了江青的狗’……”这本书把责任完全推到了江青戚本禹头上,毛泽东则完全不知情。

而在2002年出版的由郭晨撰写的长篇巨著《这就是彭德怀》中,则是这样记叙的:

“彭德怀写好信后又读了一遍,然后把信叠好,放在眼镜盒里,中午吃饭时,看到没有造反派在跟前,便悄悄交给小哨兵,请他务必转交上去。信由监护点转出,经层层检查转到周恩来手里。周恩来怕转交上去就石沉大海,便在中央碰头会上公开宣读了这封信,并在信上批示:‘碰头会上已宣读,即送主席、林彪同志、江青同志(先退席了)传阅。拟退彭德怀专案组存。’毛主席看过信后,批给康生保存,最后是石沉大海……”

两部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的著作,对这个关键事件的叙述竟然大相径庭!我们该相信哪一个?

显然,应当相信后一个。因为前一个说法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此时很多档案还未解密,而不少公开的资料文献都习惯于把毛的错误推到林彪四人帮身上。在一些重大错事的定性上,都习惯说是毛泽东受了蒙蔽,林彪四人帮背着毛泽东干了坏事。在这种背景下,这一种说法,很可能是某些人想象或编造出来的。

而后一种说法产生于新世纪,此时很多档案已经公开,“避讳”现象大为减少,说真话的氛围不断增强,郭晨的说法一定是经过调查采访或参阅了权威资料的结果,比较可信。

而且文中说,此信转给了周恩来,周曾公开宣读了此信,作了批示,要求“即送主席”。林彪、四人帮是没有胆量截留此信的。毛泽东看过后将此信批给康生保存,则完全可信。但是此文说,“最后是石沉大海”恐怕不合事实,而《国防部长浮沉记》说,“从戚本禹的卷宗中找到了这封信”,应该说是可信的,不然的话,“石沉大海”的信,后人怎么能准确无误地写出来呢?

总之,可以肯定,这封求救信毛泽东是见到过的。“向您最后一次敬礼”这句凄惨得让人落泪的语言并没有打动他。他不仅没有发出解救彭德怀的指示,反而将此信批给了善于整人、心狠手辣的康生。这就充分说明,毛泽东这一次将彭德怀从四川揪到北京,是要彻底将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使其永世不得翻身!

而且又充分暴露,1965年在中南海所说的“真理也许在你身边”,实在是施放的烟幕弹;“我让你去西南三线是诚心诚意的”,实则是言不由衷的虚情假意。先把他放到四川,让他在四川继续“放毒”,再让红卫兵揪到北京进行无情地批斗,完全是毛泽东精心设计和导演、由别人实施的好戏!

彭德怀一生最痛苦、最凄惨的、最羞辱的悲剧就要开始了!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