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赫鲁晓夫是如何弄死贝利亚的?

贝利亚与斯大林(左后)及斯大林之女斯维特兰娜·阿利卢耶娃

贝利亚是苏联斯大林时期的杀人恶魔。在他当政时期,无论是战功显赫的元帅、将军,还是位高权重的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只要落到他的手下,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斯大林去世后,惶惶不安的赫鲁晓夫历尽曲折,除掉了贝利亚,并由此揭开了清算斯大林罪恶的序幕。

贝利亚也有光荣而显赫的历史。他1899年出生于格鲁吉亚一个农民家庭,1917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21年起先后担任过阿塞拜疆肃反委员会副主席、格鲁吉亚和外高加索政治保卫局主席,1931年任格鲁吉亚党中央第一书记、南高加索边区第一书记。1934年当选联共(布)中央委员,1938年起任苏联内务人民委员。在卫国战争中,任国防委员会委员、副主席。1945年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战后任苏联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1953年任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内务部长。就在他政治生涯达到顶峰的时候,突然被赫鲁晓夫揪住,抛进了人生的深渊!

那么,贝利亚究竟犯了什么罪呢?为什么被世人称为“杀人恶魔”呢?

贝利亚1938年接替叶若夫担任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他从叶若夫手中接管了上千件判处了极刑但尚未执行的案件。一个负责任的领导对这些人命关天的案件原本应当认真复查,予以甄别,但是,贝利亚一件也未复查,统统予以枪毙!

此后,他在斯大林支持下,制造了大批冤假错案。1939年至1940年,他领导的内务部逮捕了许多党和苏维埃的工作人员、作家和科学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处以死刑。例如,国家政治保卫局老干部克德罗夫,和他在内务部工作的儿子于1939年初给斯大林写了几封揭发贝利亚的信。贝利亚闻讯大怒,先将他的儿子逮捕枪毙,又将克德罗夫逮捕下狱,罪名是间谍和反对苏联。苏联最高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认为克德罗夫完全无罪。但贝利亚对此审判不予理睬,在1941年10月擅自将克德罗夫枪决,然后补办了所谓“死刑判决书”。

1939年至1941年,他领导的内务部在比萨拉比亚、乌克兰、白俄罗斯以及波罗的海等地区进行了大量逮捕,致使许多监狱人满为患。恰逢德国入侵,犯人来不及转移,更无法审判,贝利亚竟下令将这些“犯人”统统就地枪决。死者的尸体由于太多,来不及处理,只好抛尸荒野。

1943年到1944年,有6个少数民族被指控背叛苏联,内务部竟将这6个民族统统赶出他们的故乡,流放到中亚或西伯利亚。有许多人在流放途中冻饿而死。这些民族是卡拉恰伊人7.5万、卡尔梅克人13.4万、车臣人40.76万、印古什人9.2万、巴尔卡奴人4.27万、鞑靼人20万。对这一严重侵犯人权、强制民族迁移的恶行事件,斯大林肯定要批准,但贝利亚要负很大责任。

1949年到1951年,贝利亚有制造了“列宁格勒案件”。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家计委主席沃茨涅夫斯基,党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库茨涅佐夫,党中央候补委员、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主席罗季奥诺夫,党中央候补委员、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波普科夫,列宁格勒市委第二书记卡普斯京等人,于1950年以莫须有罪名被判处死刑。不久,列宁格勒州委第二书记巴达耶夫,州执委书记哈里托诺夫,国家安全部驻列宁格勒全权代表库巴特金、克里米亚州委第一书记索洛维约夫等人也先后被处死。据统计,因“列宁格勒案件”被处死的干部有200多人,被撤职、遭迫害的各级领导有2000多人。

与此同时,贝利亚还制造了“犹太人亲美阴谋家团”案件。红色工会国际前主席洛佐夫斯基,著名戏剧家米赫尔斯,国家领导人莫洛托夫、安德烈耶夫和加里宁三人的夫人,都遭到逮捕、审判、

贝利亚滥杀无辜,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广大干部群众对他恨之入骨,但是在斯大林眼里却是战功赫赫,忠诚不二的心腹,他的地位因之不断蹿升。在1952年苏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他被选入党中央主席团常务委员会,成为党内第三号人物,而且实权很大。赫鲁晓夫说:“没有贝利亚。什么事情也不能决定下来。如果你事先没有得到贝利亚的支持,你甚至不能向斯大林报告什么;如果你当着贝利亚的面向斯大林报告什么,而预先没有通过他,那么他一定会提出各种问题和反驳使得你的报告在斯大林心目中一无是处。”因此,实际上贝利亚成了仅次于斯大林的第二号实权人物。

此外,他到处培植自己的亲信,在一些要害部门安插自己的党羽,监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活动,准备时机一到,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职务。西方曾有人预言,在苏联权力金字塔的尖端,只能容得下一个人,或是斯大林将贝利亚打倒,或是贝利亚将斯大林搞掉,或是两个人同时从塔尖上跌下来。

换言之,即贝利亚对斯大林的地位构成严重威胁。有人猜测说,贝利亚希望斯大林健康,可以长期做他的保护伞;也希望斯大林早死,或者搞掉斯大林,以便自己早日将最高权力抓到手,掌握自己的命运,防止无数的受害者找他算账。笔者认为,这是危言耸听的一种说法。当时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已到了无人企及的顶峰,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尊神,贝利亚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他盼斯大林早死,但绝不可能搞掉斯大林。但是,除了斯大林之外的任何高级领导,他都可以眼都不眨地将他搞掉!

于是,苏联一批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有17个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还有无数的干部和群众,时常陷入惶惶不安之中。他们对贝利亚咬牙切齿,却是敢怒不敢言。他们都知道,贝利亚如果坐上头把交椅,他们肯定会面临一场灾难!他们都盼望着这个杀人恶魔早日垮台,受到审判;但他们又知道,此人掌握着内务部大权,到处都有他的爪牙,更有斯大林撑腰,谁也动他不得!

只有赫鲁晓夫在暗中窥视着、等待着,磨砺着刺向恶魔的刀子!

1953年3月1日,斯大林突发脑溢血躺在地板上不会言语,人们立刻找医生抢救,党中央要求人们轮班守护。据斯大林的女儿斯特维兰娜回忆:“当时党中央主席团的成员都是眼泪汪汪的,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贝利亚。他激动万分,他那张本来就使人厌恶的脸,此刻因膨胀起来的欲望而变得歪扭不堪。他有着强烈的欲望:他图虚荣,残暴,狡猾,他需要权力。在这责任重大的关键时刻,他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狡猾过头,也不至于不到火候!”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也说:“斯大林一发病,贝利亚就在旁边兜来兜去,对斯大林口吐怨言,还嘲弄他,听之简直不堪入耳!”

3月5日晚9时50分,统治苏联30多年的斯大林终于去世了。在人们悲伤之时,贝利亚竟然非常振奋,他高声喊道:“赫鲁塔廖夫(司机),来车!”然后将主席团其他成员撂在别墅里,扬长而去。斯大林的去世,为他这位真正的“二把手”爬上苏联最高权力顶峰打开了大门,而名义上的“二把手”马林科夫、赫鲁晓夫,都该见鬼去了!

欣喜若狂的贝利亚回到家里,就被妻子兜头浇了一瓢冷水。她没有一丝喜悦,而是忧心忡忡地劝道:“你不要得意忘形!你得罪了那么多人,你就不怕吗?你就不担心你和全家的生活吗?”贝利亚不断安慰妻子: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斯大林一死,我的权力更大,舍我其谁!妻子却痛心地说:“拉夫连季,你怎么自我安慰都没用,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过去别人看在斯大林面子上容忍你,现在,完了!”

事实证明,贝利亚妻子的担心是富有远见的。假如贝利亚在妻子的斥责下能幡然醒悟,立马到赫鲁晓夫和马林科夫那里低头认错,表示辞职,把以前的冤案都推到斯大林头上,尤其是和赫鲁晓夫搞好关系,也许还能保住性命和官位。可惜,历史是不能假设的。贝利亚的狂妄、残忍和冷酷,终于把自己推到了正义力量的对立面。这个对立面的关键人物就是赫鲁晓夫。

在斯大林病危期间,一次,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一块在斯大林病榻前值班。赫鲁晓夫悄悄对布尔加宁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贝利亚当国家安全部长,如果他掌握这个权柄,就是我们的末日来临了!布尔加宁对此表示同意。

斯大林去世后,贝利亚的车子刚离开别墅,米高扬就对赫鲁晓夫说:“贝利亚到莫斯科抓权去了!”赫鲁晓夫冷冷答道:“只要这个恶棍还在,我们都不会感到自己是安宁的!”

不出所料,贝利亚在斯大林去世后极短时间内,迅速发展自己的势力,将其心腹安插到许多重要岗位上,并通过内务部将许多重要部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加强了对首都及其附近军队的领导。同时,他还通过他领导的克里姆林宫及苏联政府官员、中央主席团委员的警卫人员,加强了对苏联高层领导的监视。一旦需要,他可以迅速将对手置于死地。

赫鲁晓夫敏感地觉得危险将要来临,为了避免危险,他觉得只有先下手为强,在贝利亚动手之前,迅速将其干掉!

赫鲁晓夫首先找到老资格的领导人莫洛托夫。莫洛托夫曾讲过反对贝利亚的话,而且莫洛托夫的夫人曾被贝利亚逮捕、关押过。赫鲁晓夫毫不顾虑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莫洛托夫当即表示,完全支持赫鲁晓夫,并建议道:“贝利亚是非常危险的,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采取措施,甚至是更极端的措施!”于是二人商定对贝利亚采取拘留审查的措施。当时他们认定的“极端措施”,就是拘留审查。

但是,对贝利亚这样的大人物实行拘留审查,没有大多数主席团成员的同意是不行的,而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马林科夫。此人名义上是斯大林的接班人,为了体现“集体领导”,他把第一书记让给了赫鲁晓夫,自己任部长会议主席和中央主席团会议召集人。平常和贝利亚的私交不错。但是,没有他的支持,搞掉贝利亚就十分危险。

豁出去的赫鲁晓夫找到马林科夫,大胆地吐露了自己的看法,并严肃指出:只要贝利亚还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中间为所欲为,手中还掌握着保安机关,大家都会面临危险的境地。况且,有几个特种师部队不知为什么正向莫斯科集结,如果动手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马林科夫虽然和贝利亚私交不错,但是贝利亚的飞扬跋扈,又使他认为贝利亚对自己是个严重威胁。他担心早晚有一天贝利亚会对自己下手,将大权夺去。他同意了赫鲁晓夫拘留贝利亚的提议。此后,赫鲁晓夫和马林科夫又分别找了卡冈诺维奇、布尔加宁、伏罗希洛夫、别尔乌辛等人,打通了他们的思想,取得了他们的支持。这样,除了米高扬以外,中央主席团所有成员都同意把贝利亚除掉。

谁来执行抓捕贝利亚的任务呢?赫鲁晓夫为此煞费苦心。这可不是一般的罪犯,派几个警察就手到擒来。抓捕这样一位位高权重、广有翼羽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还绝对不能用保安部队(就如同中国的华国锋逮捕“四人帮”还不能用汪东兴的中央警卫团一样),因为他们一直是受贝利亚指挥,其中有不少指挥官是贝利亚安插进来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派军队来执行这一艰巨任务。

赫鲁晓夫等人经过极为慎重的挑选,先找了空防司令莫斯卡连科等5位将军,这几位将军居然都同意执行这项任务。后来又找到国防部副部长兼陆军总司令朱可夫,这位战功显赫的元帅爽快答应。加上原来的5位将军,一共有8位将军一位元帅领受了这项任务。

一切布置完毕,单等中央召开一次会议,在会议上逮捕贝利亚。

1953年6月26日上午,苏共中央召开部长会议主席团和中央委员会主席团联席会议。朱可夫按照约定,带领一名将军和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在主席团会议室门外等候,到中午13时,听到里面铃声一响,马上冲进去抓捕贝利亚。

可是,时间到了13时5分,铃声还没响;到了13时15分,铃声忽然响了。朱可夫和莫斯卡连科立即冲了进去,疾步走向贝利亚。朱发现贝利亚面前放着公文包,怕里面有武器,立刻扑上去一把推开公文包,同时抓住贝利亚的手,厉声喊道:“贝利亚,你被捕了!”贝利亚跳起来喊:“康斯坦丁诺维奇,怎么回事?”朱可夫命令他不准说话,把他带了出去。

那么,在13时15分之前,主席团会议室发生了什么冲突呢?

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的:在那次会议上,贝利亚一坐下来,便靠在椅子上发问:“今天讨论什么问题?为什么这么仓促?”马林科夫正在犹疑,赫鲁晓夫用脚踢了马林科夫一下,低声说:“你宣布开会,我来发言!”马林科夫脸色苍白,连嘴都张不开了。赫鲁晓夫不等马林科夫讲话,立刻站起来说:“议程上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讨论关于帝国主义间谍贝利亚的反党活动!”

坐在赫鲁晓夫身边的贝利亚大吃一惊,他抓住赫鲁晓夫的手惊慌地问道:“干什么,尼基塔?你在咕噜咕噜什么?”赫鲁晓夫说:“你马上就会知道的。”接着就开始历数贝利亚的条条罪行。他说,“可以断定,他绝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他是一个出于个人主义目的的钻进党内的野心家。他的傲慢自大令人不能容忍,他在党内的所作所为绝非一个忠诚老实的共产党员所能做得出的!”

气愤之极的贝利亚要求发言辩驳,而其他几位大员紧接着赫鲁晓夫的发言,不给他一丝机会;一声声尖刻犀利的批判,如同一阵阵排炮打向惊慌失措的贝利亚。“排炮”还未停止,赫鲁晓夫就说道:“我有一个建议,把贝利亚开除出主席团和党中央,开除出党,并送交军事法庭。同意的举手!”

赫鲁晓夫第一个举手,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跟着举了手。贝利亚傻了眼,去抓自己的公文包。赫鲁晓夫一下子抢过公文包,说道:“办不到,你老实点!”紧接着,赫鲁晓夫按了一下电钮,朱可夫和几位军官冲了进来,遵从赫鲁晓夫的命令,将贝利亚抓了起来。

赫鲁晓夫的回忆和朱可夫的回忆略有出入,大同小异。但贝利亚是在中央主席团会议上被逮捕,这个重大事件却是无可置疑的。

逮捕贝利亚之后怎么办呢?据赫鲁晓夫介绍,贝利亚被交给空防司令莫斯卡连科,在空防司令部的一个防空洞里由武装人员严密看守。与此同时,中央主席团更换了总检察长,调来了边防部队替换了原克里姆林宫的保卫人员,逮捕了贝利亚的亲信、同党和几乎所有加盟共和国内务部机构的首脑。

1953年7月2日至7日,苏联共产党召开了中央全会,并于7月10日发表了公报:

“苏共中央全会,在听取和讨论了马林科夫同志代表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所做的关于贝利亚为了外国资本的利益,破坏苏维埃国家,阴谋把苏联内务部置于苏联政府和共产党之上的反党和反国家罪行的报告之后,决定撤销贝利亚的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的职务,并把他作为共产党和苏维埃人民的敌人开除出党。”

第二天,即7月11日,苏联各报纸刊登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公告:

鉴于在最近期间发现贝利亚有为了外国资本的利益而破坏苏维埃国家的反国家罪行,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审议了苏联部长会议关于这一问题的报告之后,特决议:

一、解除贝利亚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职务和苏联内务部长职务。

二、把贝利亚的罪行案件提交苏联最高法院审理。

1953年12月18日至23日,苏联最高法院特别法庭秘密审理了贝利亚案件。被告人除了贝利亚外,还有贝利亚的同伙:前苏联国家保安部长、后任国家监察部部长的麦尔库罗夫,前苏联内务部司长、格鲁吉亚共和国内务部长德卡诺佐夫,前苏联国家保安部副部长、后任苏联内务部副部长的科布罗夫,前格鲁吉亚共和国内务部长、后任苏联内务部司长的戈格利泽,前苏联内务部司长、后任乌克兰共和国内务部长的麦西克,等。特别法庭的审判长是苏联元帅科涅夫,审判员是全苏工会理事会主席史威尔尼克,苏联最高法院第一副院长泽伊京,大将莫斯卡连科,莫斯科州委书记米哈伊洛夫,格鲁吉亚工会理事会主席库查夫,莫斯科市法院院长,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鲁涅夫。

审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了6天。给贝利亚判定的罪名是

——背叛祖国,为外国资本家利益服务,组织了一帮反对苏维埃国家的叛国阴谋分子,目的是利用内务部的机构来反对共产党和苏联政府,把内务部放在党和政府之上,以便夺取权力,瓦解工农苏维埃制度,使资本主义复辟,并恢复资产阶级的统治。

——在国内战争时期,就开始了叛国活动,跟外国情报机构建立了秘密联系,后来继续维持并扩大了与外国情报机构的联系。斯大林去世后,加紧了反苏叛国活动。开始策划夺取权力,把阴谋集团成员安插在重要领导岗位上。

——用诬告、暗算和各种陷害办法来对那些妨碍其阴谋活动的人,进行恐怖迫害,利用内务部机构犯下许多严重罪行,目的是杀害共产党和苏维埃事业的正直的、忠实的干部。

——道德上极其堕落,进行自私自利的罪恶活动,滥用职权……

最后特别法庭判决贝利亚等7人极刑——执行枪决。并没收他们的财产,取消军人称号和奖章、勋章等。该判决为终审判定,不得上诉。

但是,贝利亚究竟是怎么死的,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在6月26日的会议上,贝利亚企图反抗,被朱可夫当场击毙。有人说,贝利亚是在家中被打死的。还有人透露,贝利亚当天是被抓走了,但他没有活到上法庭就被处死了。12月在法庭上受审判的,可能是贝利亚的替身,云云。但不管怎样,贝利亚肯定是被处决了,而且死得很惨,这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看来,当时苏共中央公布的贝利亚的罪行材料,最高法院判定的种种罪状,免不了有一些添枝加叶的不实之词,比如“复辟资本主义,恢复资产阶级专政”、“为外国资本家利益服务”、“和外国情报机构秘密联系”、“反对共产党和苏维埃”等等,一看便知是为了彻底扳倒他,硬按的罪名,是一种政治策略。但是,他追随斯大林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滥杀无辜,心狠手辣,血债累累,却是不争的事实;当时的以赫鲁晓夫为代表的绝大多数高级干部和广大基层干部群众,对他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赫鲁晓夫顺应人心,费尽心机将其除掉,是为苏联人民办了一件好事而不是坏事,是立了一件功劳而不是罪过。

写到这里,文章本来可以结束了,但我担心有纰漏,欲在网上搜一些文章看看。我打开“百度搜索”,搜看一下有关“贝利亚”的最新材料,忽然发现一些令人惊讶的内容——贝利亚不仅在斯大林逝世前功劳卓著,德高望重,而且在斯大林去世后,也做了大量好事:他为大批冤假错案平反昭雪,释放了大批囚犯;进行了一系列机构改革,限制内务部各部门的权力,严令内务部人员依法办事;反对斯大林的专断作风和个人崇拜,等等,简直是斯大林之后独一无二的英明正确的化身。而赫鲁晓夫等人为何要收拾贝利亚?就因为他们这些高级领导在斯大林时期也制造了不少冤案,他们害怕贝利亚追究他们的责任,所以要联起手来除掉贝利亚……

看到这里,大为震惊!这些材料整个颠覆了苏联的历史!但这是真的吗?贝利亚在当政的几十年里杀人如麻,作恶多端,斯大林一去世就马上“立地成佛”了?斯大林在1953年3月去世,贝利亚在6月即被逮捕,在这短短3个月内能办这么多好事吗?何况在这三个月内,赫鲁晓夫等人一直在和贝利亚做你死我活的斗争,赫鲁晓夫、马林科夫、莫洛托夫这些最高领导人一直朝着贝利亚磨刀霍霍,贝利亚竟还能如此大刀阔斧搞这么多改革?赫鲁晓夫是通过审查贝利亚的案件,发现了斯大林的罪证,三年以后(1956年)才敢冒着风险揭露斯大林的个人崇拜,贝利亚竟能在斯大林刚一去世就敢批判斯大林的专断作风?贝利亚变得这么好,无疑是蒙冤而死的,后人还不早就给他平反了吗?

这些材料难以置信!我估计,很可能是某些人,或者是贝利亚的后人,为了给其平反,故意编造或虚构一些事实。这些材料在信息时代广为传播,很容易混淆是非,误导受众,掀起历史虚无主义的迷雾。

当然,当年赫鲁晓夫处决贝利亚,贝利亚死得到底冤不冤,只有让苏联的后辈——俄罗斯人说了算。2012年俄罗斯最高法院经过审理,作出判决,拒绝为原苏联克格勃头子贝利亚平反的要求;认定1953年苏联最高法院对贝利亚的死刑判决是合法的……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