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武汉病毒提出习近平下台的问题

大年三十前,网络上有传言“春晚”不播了。这个传言既让人感到武汉病毒的严重性,也为中央作出这个决定而点赞。国难当头,这种营造虚假图景,粉饰太平的狗屁东西早就可以停止了。现在借武汉病毒停止不失为一件好事。但是这是一个虚假的传言。“春晚”还是照常进行。如果说以前的春晚让人恶心,那么今年的春晚就是犯罪了。

武汉封城,习近平仍然有心情看望老同志,出席春节团拜会。对正在扩散到全国的疫情不着一字。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已经封城的武汉一帮省市委的领导也照开春节联欢晚会,还强迫让已经得病的演员上台演出。商女不知亡国恨。国都将不国了,还沉醉他们的中国梦。习近平在团拜会上致辞;继续人类伟大的时间历史,创造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时间。

先不说这不通不白的句子是如何生造出来的。在中国疫情如此严重,政府严重失职,不知引咎辞职,还敢说创造中华民族的历史,这是什么历史,这是世界上历朝历代所没有过的,最无耻,最荒唐,最无人性的历史,是共产党无数犯罪历史中的又一起草菅人命的“历史时间”。

中国历史上的君王虽然残暴,荒淫,但当国家出现灾难时还会下“罪已诏”,自省和检讨自己。当今被定于一尊的习近平面对国家发生如此重大的灾难,不但不到疫区武汉慰问,还命令封城,让一千多万武汉人自生自灭。这是需要何等的冷血才能作出的决定。武汉封城后,不但立即出现生活问题,防护的口罩都断档,医护人员的防护服都不够使用。更不要说其它医疗物资了。中共天天在吹嘘制度的优越性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现在真正的大事来了,除出混乱连防疫最基本的口罩供应都办不到。武汉封城作为政治正确,不但湖北15个城市先后效法,其它省市也开始响应。

武汉病毒不但带出制度问题,更带出习近平的领导能力与人品问题。中国发展三十多年,经济能力,科技能力都得到长足的增长,但因制度没改,习性没移,报喜不报忧,将小灾变成大灾,大灾变成重灾,又把重灾变得不可控制。而这一切均是因为制度性地对言论的封杀。如果武汉公安不抓“谣言”的传播者,不隐瞒疫情,何至于发展到了这等地步。这就是专制政权机制产生的恶果。如果说江朱,胡温时代是专制政治,那么到了习近平这里就是独裁了。整个国家只有一个声音,只听一个人的指挥。哪怕一件小事都要听习的指令。独裁更甚于专制。这个从胡温时代处理萨斯与习近平时代处理武汉肺炎的不同就可以看到。

年初一,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成立疫情工作领导小组。这一次没有人任组长。最喜欢当组长的习近平也怕了。不管习任不任组长,还是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中共喜欢成立各种小组,但到底能起到什么样作用只有鬼知道。中国难道没有防疫机构,没有防疫负责人。这些中国都有,都健全。但在中国的制度下都发挥不了作用。如果说一定要成立工作组,也应该由已经是国家健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这样的病疫专家来担任。外行领导内行,一直是中共制度中的一个弊病。

目前还看不到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以防疫专家钟南山的说法是还在爬坡期。香港防疫专家学者管秩说,其传播的人数将是萨斯的十倍起跳。海外专家称未来14天将会有25万人被传染。国家能不能够承受这样大的灾难,三十年的经济发展会不会就此倒下,我们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制度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习近平不能再呆在台上。否则即使这次疫情没有把中国摧毁,必定还有下一次。因为这是制度制造的灾难,习近平是这次灾难的罪恶魁首,只有先解决习近平的问题才能解决制度的问题。制度问题解决了,才能解决一切因制度产生的种种恶果。

辛亥革命武汉开了第一枪,今天武汉封城,市民坐以待毙,还不如破釜沉舟,首义革命。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