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人猪关系

港猪在香港反抗,不甘大湾区扩大圈养,以反修订逃犯引渡法为缺口,港猪反林郑大骚乱。而大陆也因为美中贸易战,抵制美国猪肉,出现猪肉短缺问题,形成双猪危机,南北夹攻。

中国人每年消耗猪肉五千五百万吨,屠食猪只七亿,占全球猪肉消费超过一半。

中文的“家”字,象形就是一片屋檐顶,下养一只豕。可见“自古以来”,中国伦理文化,就有三大关系:第一是“君臣关系”——皇帝和臣子、共产党总书记和七千万党员干部;第二是“主奴关系”——不止朝廷,在社会一切结构中,拥有权力的主子及其马仔的关系:例如香港的特首,上对北京,先做好主奴,做得满意,提升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出现人大坐枱,则由主奴关系,提升为君臣关系。

君臣关系和主奴关系,虽互为重叠,毕竟在生物学上同属人类,心理脉络颇为复杂。

而第三种的“人猪关系”,人和猪虽不同物种,但对于生存只为温饱饲料、集体接受圈养的“活着”意识(事详张艺谋的同名电影),在这种“文化”之中又有种种相似与和谐,此处不赘。

但人猪关系,因涉及温饱权之口腔基本,而不是西方人更看重的民主人权自由,其实属于中国问题的重中之重。

中国为何出现瘟猪危机的猪肉多省配给问题?首先是养猪产业结构。在美国,养猪的农夫同时拥有农田,饲料就地种植,猪粪即刻搬到隔壁做肥料,加上养猪场科学管理,美国的养猪业是农业的一部份,美猪住得比港猪劏房大,健康效率高。

但中国不同:养猪业和农业分开。猪场是独立的,猪的粪溺,无处排放,造成环境污染。习总书记非常关注中国的环保问题,几年前下令整治环境污染,各地强制关闭了大量的养猪场,没收生产工具,猪农早已转业。

当时没想到有一天中国要对川普打贸易战,也没想到有一天要对加拿大翻脸。美加欺负我们,为了民族尊严,不入口美加猪肉和大豆,变成肉食和饲料一齐短缺。

向俄罗斯老大哥入口,哪知道俄猪入口自非洲转售,带有传染力非常强劲的猪瘟。这时再叫中国猪农恢复养猪,已经太迟了。骨牌效应,导致上海一公斤猪肉,人民币三十元。

中国的问题往往就是这样恶化:大陆政府当初叫猪农转业,或林郑当初坚持“送中”,都没有想到美帝国主义的因素。加上傲慢的林郑把香港年轻人,真的当成港猪,人猪关系,中港都分别搞砸了,于是二〇一九年,就变成恶梦。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