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台湾数码政委唐凤在华盛顿分享应对中国干预选举经验

台湾数码政务委员唐凤2020年2月11日在华盛顿战略与研究中心演讲时介绍她的开放办公室(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活动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注意,在上个月台湾总统和立法委员选举前,台湾政府采取许多作为防范选举受到中国的干预,随着美国选举即将到来,台湾的经验是否有值得借镜之处也是美台政府和网络专家正在讨论中的话题。

台湾行政院负责数码政策的政务委员唐凤这个星期访问华盛顿,正是为了分享台湾应对中国干预选举的经验,同时也和美方就双方的合作计划和细节进行讨论,包括下星期将在台北举办的“美台科技挑战赛”(US-Taiwan Tech Challenge)。

星期二和星期三,唐凤分别在战略与研究中心和乔治华盛顿大学发表演讲,谈到中国在台湾选举期间如何以假信息干扰选举、分化台湾社会的做法,以及台湾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她提到一些例子,包括社媒上传出美国中情局在选票使用隐形墨水,只要圈选国民党的韩国瑜印记就会消失,圈选蔡英文印记就会很明显,不过这种假信息不仅经不住考验,反而引来反效果。

她说,这次选举台湾有民间团体设立事实查核中心,台湾政府的工作就是对这些非营利公民社团提供正确信息,让他们很快能确认信息的真伪,让民众能掌握事实,假信息就没有活动的空间。

此外,唐凤还提到这次新冠状病毒疫情中,因口罩缺货而引发民间不安的问题,台湾政府的应对方式也是让信息公开透明,包括以应用程式(APP)让民众能随时查看地图上哪些地方有多少存货,如此才能有助于缓解民众不安的心理。她说,让信息透明化,“以开放数据来相信公民”(trust citizens with open data),也是让人民相信民主、愿意参与民主的最佳方式。

也因为如此,唐凤表示,中国对台湾的干预每天都在发生,并非只有在选举期间而已,所以台湾政府的应对方式就是强调“开放治理”。她还举一个自身的例子,就是她本人固定每周三在没有围墙的开放办公室全天上班,让想和她见面讨论政策议题的人可以进去和她交换意见,唯一的条件是讨论内容必须全文公开上网。

唐凤提醒人们注意台湾与中国的不同。虽然两边使用相同的汉字,但有时候它们的意义完全相反。

她说,“虽然我们都使用同样的汉字,象形文字,如同我们临近的辖区一般,但有时候它们代表的却是相反的东西。举例来说,我们说‘透明’,他们也说‘透明’,但是当我们说透明化(transparency)时,我们的意思是说,要让政府对人民极端透明化(radically transparent),但有时候他们的意思却是让人们对政府极端透明化,例如他们实施的社会信用制度。”

“今天,当我们谈到干预,无论是关于战机绕台飞行,或是关于假信息活动来散播纷争,它实际上对我来说,都不是在投射权力,而是中国自己对他们治理方式不稳定的不安全感,”唐凤说。

唐凤认为,中国对民主社会的各种介入,目的是为了要分化社会、降低互信与对民主的信赖,进而影响选民对客观事实及核心利益的理解,因此应对这种介入最好的方式,就是“更多的参与和对话,深化民主、重建互信。”

在战略与研究中心的座谈会上,专门研究假信息的台湾专家,台北大学犯罪学教授沈伯洋,以及美国“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数码情报研究室主任莫楠(Nick Monaco)也介绍他们观察和收集到中国在台湾散布假信息的社媒账号、数码分布足迹,并且就其内容和目的做进一步分析的结果,例如“琦琦看新闻”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内容农场”(content farm),也是值得仔细研究的案例。

沈伯洋也提到最近一个利用内容农场“带风向”的典型案例,那就是在武汉肺炎疫情时通过网络内容农场生产一些假信息,试图将疫情焦点转移到美国的流感,不过这个做法只有在华人社会有作用,对非华人地方影响并不大。

沈伯洋说,虽然假信息有时不易辨识,不过通常如果这个信息有“攻击民主过程”的性质,它就比较有可能是一种干预活动。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也在唐凤的演讲后提到中国对台湾的假信息活动的四个目的:一是要在台湾社会中散播分化的种子并削弱民主;二是要支持那些主张与北京有更紧密关系的特定候选人;三是要破坏那些不支持中国的九二共识及两岸同属一中等核心原则的政党的正当性,“所以中国明显的是要削弱民进党政府的正当性并弱化对蔡英文的支持。”

不过最后一点,也是让葛莱仪认为最令人忧心的,就是中国试图使台湾人民产生绝望感,认为只有和中国统一才是唯一的选项。

她说,“通过运用心理上的压力,中国寻求在台湾人民间制造一种绝望感,让他们认为最好的选项就是支持与中国统一,而且越早越好。这令人感到非常、非常的担忧。这些目标与美国的利益背道而驰。一个健康的、有力的台湾民主对美国和全世界所有民主体制都是有益的。当台湾人民对他们的政府有信心、可以自由选择他们的政府代表时,美国也会从中获益。”

葛莱仪表示,台湾是中国用来测试假信息活动技术的试验场,让它可以在其他国家复制相同的手法,台湾的知识和经验可以协助其他国家强化应对假信息活动的适应力。

唐凤也在战略与研究中心的活动后受访时说,她在华盛顿期间将就选举过程中收集到的资料以及各种应对举措的效果和美方进行交流,因为美国今年也有选举,因此对台湾的经验也有兴趣了解更多。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