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国政府应对乱作一团 瘟疫笃破中国模式神话

武汉肺炎,一发不可收拾。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的大部分中国主要大城市,都进入封城状态,工厂停顿、消费中止,将习近平的中国伟大复兴春梦打个稀巴烂。十年前全球金融风暴余波未了时吹捧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大救星不遗余力的西方媒体,如今对中国一沉百踩。《华尔街日报》说中国成了“亚洲病夫”,《纽约时报》说中国现在的状况仿如回到欧洲中世纪。不少外国航空公司和政府均不理中国反对,取消中国航班,阻止中国旅客入境。

多年来,中国吹嘘中国模式的优越性,要多夸张便有多夸张,很多西方中国研究学者,也跟着吹奏。例如中国国家主义新“左派”代表人物、清华大学的教授汪晖,曾说中国没有西洋代议民主,但却有比西方代议民主更有效的政策调整机制。他说中共党内的路线之争,让中共能常常从历史吸取教训,拨乱反正。他提到的例子,包括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和胡温当政期间改善地域、城乡和社会不平等的种种政策。他还说西方民主代议制度下,议会受财团摆布,无止境讨论更难凝聚共识。中共体制,反而更容易令当政者吸收教训,调整施政,比民主更民主。

这次武汉肺炎大爆发,揭露了这种疯言乱语有多荒谬。这次肺炎失控,原因正是中共完全没有从当年的沙士爆发中吸收教训。中共发现武汉出现神秘新病时,第一个反应不是承认问题并迅速动员将疾病控制在一地,而是像当年沙士刚爆发时一样,压制讯息,装没事发生,结果白白浪费了能将病情封死在一个小地区的黄金时机。

有人说中共体制虽然不能及早控制病情,但当中央承认危机并认真全面动员起来后,处理问题的能力与效率比其他国家高。但现在中国政府虽已承认了危机的存在,但其抗疫行动,仍乱作一团。全国各地,为了自保,都各自抢夺物资,媒体更不时报导地方政府为了抢夺物资而发生冲突。“吹哨者”李文亮医生染病去世后,官方媒体对有关报导与网上评论的管理,也一时间进入了不知道是松还是紧的“无政府状态”。

中共喉舌及其在海外有影响力的散播者,都在发放武汉肺炎并不严重,美国流感死得还多人的片面讯息,指责现在全球对中国的反应十分过度、种族歧视。但中共喉舌叫全世界不要过度反应时,内地各处的封城名单却不断扩大,连有关措施对经济的灭绝性打击也不理。如果外国航空公司取消中国航班是无知导致的过度反应,那么中共将全中国大部分大城市封闭,习近平又将抗疫提升到当年韩战级别的“人民战争”层次,那又是什么呢?这种有关肺炎和疫情本身到底多严重的前言不对后语,证明中共党的宣传机器甚至中共中央本身,对于应该怎样向外谈及武汉肺炎,还欠同一口径。

在瘟疫面前,中国政府竟然无法体现出中国模式吹奏者一直吹嘘的效能与决断。中国领导人,可能都在期待病毒会像沙士一样,在夏天来临时无法存活和传播,到时他们又可出来吹嘘中国模式的厉害。但不幸的是,现在不少医学专家,都警告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不但传染性比沙士高很多,更可能可以跨越炎夏,成为不断回来的疫症。如果真是这样,中共一众庸官以“等运到”为中心的抗疫如意算盘,恐怕是要落空了。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