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国为何迟迟不让美国专家去帮助调查疫情?

世界卫生组织的医疗专家先遣队在等待了近两个星期后终于抵达中国,但是美国的医疗专家仍然没有收到中方的邀请,尽管美国多次提出请求。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愿意邀请美国专家前往中国,实地了解疫情并帮助抗击疫情的扩散呢?

谭德塞:希望世卫组织专家组的其他成员尽快前往中国

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专家先遣队已经抵达中国,协助调查在中国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

世卫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加拿大急救专家艾尔沃德领导的专家小组和他的同事将与中方的专家一道工作,确保这个团队中“有合适的专业知识,能够回答正确的问题”。

谭德塞说,希望这个专家组的其他成员能够很快前往中国。小组可以由10到15个人组成。但他没有提供这些专家的身份。

获得让这个专家组前往中国的许可花了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

美国政府多次表示希望派遣专家前往中国协助遏制疫情,但是到目前为止,美国的专家还没有能够前往中国。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派驻在北京的工作人员也未能前往疫情爆发的中心武汉。

NIH专家弗契:美国需要了解疫情的实际情况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所属的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安东尼・弗契(Anthony Fauci)星期二在一个研讨会上再次表示,美国需要了解疫情的实际情况,包括疫情的范围、严重程度、无症感染以及病毒传播的情况,因为这会对美国的政策决定产生很大的影响。

他认为,目前看到的病例数据很可能不反映实际患病的人数。

他说:“很明显,当你面临目前的这种情况,病毒非常容易传播,尽管我们不知道,但很可能的是,轻症或是无症状病人比因患有重症而去医院就诊的病人的人数要大得多得多。”

CDC官员麦斯尼耶:美国专家随时可以动身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麦斯尼耶(Nancy Messonnier)星期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作为正常程序的一部分,世界卫生组织组建了一个大的有不同专长的专家团队,随时待命。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以及其他政府部门也做好了前往中国的准备,只等中国发出邀请。

她说:“这个名单上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科学家是对这种病原体有很多经验的流行病学家。我们还有实验室的专家,一旦收到前往中国的邀请,他们随时可以动身。”

麦斯尼耶:世界上有很多称职的专家可以帮助中国

如何解释中国政府迟迟不邀请美国这些顶级的医疗专家前往中国协助抗击疫情呢?

麦斯尼耶说:“我想,世界上有很多称职的科学家,可以给中国提供帮助。当然,我们希望我们的科学家获邀进入中国,但是我们不得不等待他们向我们提出来。”

利伯曼参议员:中国没有好理由不让专家去,不会被看成是脆弱

前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利伯曼参议员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政府的这种反应不令人意外,但不利于中国民众。他暗示,中国应当让尽可能多的专家协助抗击疫情。

他说:“中国内部应当有对付疫情的能力,但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如果疫情发生在美国,即使我们有良好的公共卫生和医药系统,我希望我们美国会欢迎世界各地的专家,因为这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解决的问题。”

目前是两党生物防御委员会共同主席的利伯曼说,中国没有很好的理由不让外国专家去中国。他举例说,在家人生病的时候,你带他去看了一个医生,但你也可能会带他去看另一个专家,确保病人得到最好的建议与治疗。

他说,中国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必须愿意这样做,没有人会把这看成是一种脆弱的表现。

前CDC主任戈伯丁:不掌握内部信息,无法评论

对于中国政府不愿意邀请美国专家前往中国的问题,在萨斯疫情爆发时担任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的戈伯丁(Julie Gerberding)说,她无法对此发表评论。

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现在不在政府里任职,所以我对此没有任何内部的信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第一是专心于遏制疫情的扩散;第二是专心于科学;第三是专心于研发疫苗和治疗方法。”

特朗普前顾问:无法谈论动机,但中共不被民众信任也影响到美国

担任过特朗普总统副助理与国安会对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高级主管的莫里森(Tim Morrison)说,他无法谈论中国政府的动机。不过他说,中国政府在疫情上的信息不透明不仅影响到中国民众的行为,也涉及到美国是否应该信任中国对外提供的信息。

他说:“在向民众提供信息的问题上,当中共不被信任时,做出回应就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当民众不信任政府时,他们不会听政府的话。他们会试图采取各种行动,在隔离区作弊,因为他们不知道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可以信任政府还是不信任政府。这些的确是我们不得不对付的问题,既包括因为中共的原因中国人民在国内如何表现,也包括我们是否可以信任中共提供给我们的信息以及它提供给世界卫生组织的信息。”

特朗普前国土安全顾问:信任和信息的透明畅通至关重要

担任过特朗普总统国土安全顾问的博塞特(Thomas Bossert)也认为,在应对公共卫生风险时,信任和信息的透明畅通至关重要。

他星期二在华盛顿的一个智库表示,“公众信任是公共卫生安全;公共信任现在属于国家安全事务。”

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媒体和舆论一度出现相对的言论自由,但是种种迹象显示,中国当局再度加强了对网络舆论和媒体的控制,尤其是在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引发民众的愤怒之后。深入疫情第一线进行报道的公民记者陈秋实2月6日与外界失联至今。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