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英国还有这三大风险需要克服

随着保守党在大选中获胜,英国市场与经济可能将在未来几个月进入蜜月期。不过在大多数人将脱欧认定为英国经济的主要冲击时,还有另外至少三个风险因素也不能忽视。在新任政府的未来五年执政期内,这些风险极有可能影响英国经济走势。

经济衰退危机

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英国平均每九年就会遭遇一次衰退。上一次英国经济衰退发生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而现在已经进入了2020年。所以就这一规律而言,英国已经逾期了。这可能是英国没有通胀问题所致,也可能是美国近年来的财政措施延长了全球商业周期,而英国也从中受惠。

但在未来五年,英国经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非常高。科技进步再也不会像20世纪90年代那般刺激全球生产率增长,且与此同时,英国负债水平处于高位,经常账户赤字正在扩大,单位劳动力成本正在上涨——这些都是经济衰退的前兆。

由此可见,尽管时间尚不明确,但经济衰退在约翰逊当前任期内来临的可能性相当之高。

市场流动性危机

没有经济体能逃离08年的金融危机,英国也不例外。由于银行处于该风暴的中心,因此从08年开始,英国政府就加强了对银行业的监管,确保类似危机不会重演。不过,每一次危机总是不会按照从前的剧本来走,下一次危机很可能出现在那些缺乏监管的地方——更糟糕的是,危机可能是由监管者的错误所引发。

目前,英国最有可能出现危机的是非银行金融部门。监管者抑制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但资产管理公司却拥有着更多自由。从这个角度讲,私人市场——即私募股权和杠杠融资出现了爆炸性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对这些部门的监管缺失。

这些部门的最大优势在于,它们可以更加容易地投资非流动资产。但就像银行在08年时错误估计了“第三级”资产(“level 3”assets)的价值一样,私募股权和资产管理公司也可能高估非流动资产的价值。而这些公司最明显错误,在于假设这些资产拥有流动性市场,并且可以出售。

在英国,伍德福德基金(Woodford fund)和M&G(M&G property funds)房地产基金就已经在这方面遭受了损失。在美国,随着流动性储备池的分割,回购市场出现了利率飙升。如果这些都是危机的早期信号,那英国很有可能面临更大的市场流动性冲击。这可能对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在商业投资和家庭财富方面。

养老金危机

分析指出,养老金危机就要降临在英国头上。20年前,英国八分之一的人口超过65岁,如今这一数值已接近五分之一。再加上那些五十多岁或六十出头的长者,全英国将近40%的人口正对养老金表示担忧。

一个无奈的事实是,英国人的预期寿命远比65岁的法定退休年龄要长。例如,目前英国女性的预期寿命为92岁,这意味着她们将有27年的时间依靠养老金维生。

更糟糕的是,英国养老金计划支付的退休人员养老金平均仅占早期收入的28%,远低于经合组织60%的平均水平。这一比例更接近于墨西哥和立陶宛的水平,根本无法与法国(74%)、德国(52%)或美国(49%)相提并论。

在发达经济体,养老金危机通常是社会动荡不安的根源,而且容易在未来几年引发债券收益率的暴跌。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经通胀调整后)平均高于4%。养老基金若将此作为投资选项,那为未来的退休福利提供资金非常简单。但是,在过去十年,英国国债实际收益率已经跌至0.15%——而且自2017年起,实际收益率就变成了负值。现在,投资者对债券的热情,反而重创了养老基金。

当然,许多养老基金(尤其是公共部门),考虑到固定收益疲软,已开始多元化投资,转向私募股权和其他风险更高的投资。不过,这些部门的问题在于,私募股权的收益率也在下跌。

最后,公共部门的工作者或许需要牺牲更多来弥补养老金的不足。英国最大的养老金计划——英国高校养老金计划(USS),确实试图做到这一点,将大学教师的退休金由固定发放改为与股市收益挂钩。但是,他们的要求只得到了高校教师与支持者的罢工回应。

总结

综上所述,英国不只是要面对脱欧可能带来的冲击,还可能在未来五年遭遇另外三个冲击。这将需要央行实施更为有效与创新的政策——而且要与08年之后那些政策截然不同。此外,如果央行政策严重受限,将会是英国新政府扛起避免或缓解危机的重任。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