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花雪随风不厌看 愁人正在书窗下

北方已经是寒意愈浓,南方却依旧温暖如春。昨天跟一位在昆明钻研哲学的朋友聊天,他发了一张昆明佛堂的照片,配上了一句诗:孤舟一夜宿流水,眼看山头月落溪。

这句诗的确适合他的心境,彼时的彩云之南,想来全然没有初冬的感觉。比起他的这句诗,此时的我更喜欢陆游的那首《初冬》:

平生诗句领流光,绝爱初冬万瓦霜。

枫叶欲残看愈好,梅花未动意先香。

暮年自适何妨退,短景无营亦自长。

况有小儿同此趣,一窗相对弄朱黄。

每天早起站在床前,看着窗外景致的变化,树叶从翠绿变成枯黄,枝杈从葱郁变成孤零。沐浴着这个初冬的天气,暖阳高照,云淡风轻,静等雨雪纷飞寒潮至,坐看树叶凋落如飘雪。

手机每天都会收到‌‌“海上大风预警‌‌”和‌‌“寒潮预警‌‌”,青岛的冬天向来是干燥的,就算是预告周末会下雨,那也只不过是初冬寒气的助推而已,想要在这个小雪节气,迎接2019年的第一场雪,估计只能成为一种奢望了。

小雪,是我国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个,此时雪未盛,不嫌寒。进入该节气,阴气下降,阳气上升,而致天地不通,阴阳不交,万物失去生机,天地闭塞而转入严冬。黄河以北地区会出现初雪,提醒人们该御寒保暖了。

在我国古代朱伟《微读节气》里就有‌‌“小雪三候‌‌”之说:一候小雪之日‌‌“虹藏不见‌‌”,阴阳交才有虹,此时阴盛阳伏,雨水都凝成阴雪了,虹当然不见;二候小雪后五日‌‌“天气上升地气下降‌‌”,天地各正其位,不交不通;三候再五日‌‌“闭塞而成冬‌‌”,冬为藏,冬为终。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银装素裹的天气着实很吸引人,白茫茫的一片给人一种开阔的心境,万事万物都变的很明亮随心。‌‌“花雪随风不厌看,更多还肯失林峦。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只不过是窗外呼啸的北风时刻在提醒着我们,‌‌“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也要守着内心的一份温热,以待来年的春暖花开!

‌‌“小雪晴沙不作泥,疏帘红日弄朝晖。年华已伴梅梢晚,春色先从草际归。‌‌”有人说:落雪的声音,是天使的声音,能听见的人会幸福一生。静静听雪,品味的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轮美奂,感受的是‌‌“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的浪漫。

城市的生活,总是无法让人进入古人的诗境,来岛城已经多年,但有关银装素裹的记忆却寥寥无几,每次冬夜雨雪,第二天清晨看到的却是被清扫和碾压的痕迹。就算是赏雪,也只能站在窗前,隔着玻璃,看着雪花的飞舞,全然没有了‌‌“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意境。

我最喜唐代诗人徐铉的《和萧郎中小雪日作》‌‌“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刚刚过完二十九岁的生日的我,似乎还不能理解‌‌“尘满面,鬓如霜‌‌”的诗情,但面对将至的而立之年,心中总是会有对时光须臾的无限感慨。

‌‌“忽忽身如梦,迢迢日似年。会当乘小雪,夜上剡溪船。‌‌”人生起起伏伏,最重要的就是要以清醒的心智和从容的心境走过岁月,也许恰恰不能缺少的,就是像雪花一样的恬淡。

岁月沧桑,漫步人生的旅途,惟愿我们的生命,也如此刻般宁静与安恬,恪守生命里的素色与信约,让能够发现美好的心灵在小雪的节气里,开出岛城大地上一朵禅意的莲……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