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船登鹿儿岛

船到鹿儿岛,即刻瞻谒萨摩藩主岛津齐彬故居。

明治维新是一卷博大的史诗,其间人才辈出,群雄并起,有如三国时代。一个伟大的民族上天注定到了脱胎换骨的时候,应该从何处说起,江户还是九州,萨摩藩毕竟是故事的源头。

因为地处天南,离一海之隔的清国最近,萨摩藩目睹英国的船舰击败了一个古老的邻国,怵然而惊。此时先来接触的荷兰人为免英国人来日本分一杯羹,乘机进言:不如由我们帮助你成立海军,传授航海天文西学。岛津家族从此沉迷于西方技术,今日在故居,仍见藩主残留的锅炉遗迹。

史学读到此处,须排除华文历史教科书史观的一种毒素:中国人开口即将其本国之“屈辱”,归咎于所谓半封建半殖民地、西方列强之欺凌宰割。首先彷佛“封建”即是“落后”。

然而明治维新,却成于封建。萨摩藩割据成雄,远离中央,却因为海洋视野,比中央的德川幕府,更有前瞻的见识。岛津家族孕育出“维新三杰”,不但西乡隆盛得其栽植,而且还干预德川幕府的权力继承问题。

在中国人的狭隘史观之中,这正是“地方势力割据”、“尾大不掉”之弊,由秦始皇到康熙大帝,必定出兵,削藩“平乱”,令天下归于所谓的大一统,方算功德圆满。

日本的历史轨迹,毅然在这一点上,与其邻国分道扬镳。封建不但保留了贵族的品味,封建还保障了言论和见解的多元,对于一言堂的独裁,日本的封建主义,有力地抗御而突破,带来了文明和革新。

岛津家族的萨摩藩,有如台湾是另一个“中国”(若台湾的下一代仍然如此承认的话),俨然是另一个日本。事实证明,权力的分裂和对峙,对日本甚至世界,只有好处,并无坏处。

日皇、德川幕府、萨摩藩,形成三层结构,虚实之间,互为补足。有此先天的优势,日本成立有西方意义的君主立宪,纳入现代文明的轨道,遂有事半功倍之效。

此后,萨摩藩更独力吞并琉球,并为冲绳,继英国的东印度公司之后,成就了自己的“一带一路”初级阶段,亦因如此,以后关东军野心坐大,不受中央制衡,此亦为后来太平洋战争之败,埋下极为不幸的伏笔。

所谓认识中国,不如绕道先认识日本。认识了若干的日本,就会更认识全部的中国。当然,在夏虫不可语冰的漫长时代,不必讲述这些。只须知鹿儿岛的美食,除了本身的黑豚,还有和牛寿喜烧。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