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大医学院要求对大陆“封关” 医护人员抽“生死筹”照顾病毒患者

港府早前宣布限制湖北省居民或过去14日曾到湖北的人入境,但暂时未回应坊间的“封关”要求。中大医学院28日凌晨发声明,促请香港政府进一步收紧入境政策,以减低跨境传播风险。此外,由于香港来自大陆的武汉冠状病毒病患未能截源,医护人员压力大增,公立医院出现抽“生死筹”机制,以决定谁被分配照料武汉病毒病患。

中大医学院指出,未来一至两星期将会是疫情发展的关键时刻,必须密切留意湖北省以外是否有社区爆发的情况出现,特别是在香港邻近地区。一旦邻近地区出现社区爆发,届时将很难避免病毒带菌者进入本港,大大增加跨境慱播风险,“故此我们促请香港政府尽快采取果断措施,防患于未然,及早收紧入境政策,包括建议把限制入境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至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疫症扩散地区、加强强制检疫(quarantine)及医学监察(medical surveillance)等措施。”

此外,亲北京的建制派传媒星岛日报27日证实,香港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需要抽“生死筹”来决定由谁来照料武汉冠状病毒的患者。苹果日报26日已经披露,至少五家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需要用抽“生死筹”来分配照顾武汉病毒的病患。医管局质素及安全总监钟健礼在25日一次记者会上否认存在所谓“生死筹”的机制。

对于港府目前只对来自湖北的旅客采取局部的封关措施,仍有不少医护人员和政党团体表示不满。社民连、工党、社会主义行动成员今日上午从中环游行至礼宾府,要求马上实行边境管制,禁止大陆游客入境香港。社民连的梁国雄表示,警暴及武汉肺炎均是人祸,是少数人沦为中共工具的后果,而在今次武汉肺炎事件中,港府又“配合其主子隐瞒疫情”,以致拖延实施必需的抗疫措施,至今仍不肯拒绝大陆旅客入境,漠视民间“封关”的诉求,“直谊媚权贵,不惜牺牲市民”,指林郑月娥“打压港人卖力、抗疫完全无力”。

星岛日报报道,不少医院均存在抽“生死签”,一名服务北区医院隔离病房的护士Y(化名)指,内科同事抽取号码候命进入隔离病房,认为疫情发展至今,任何人都会担心,不能要求医护承担所有风险,“(政府)无做封关,等同提高医护风险,都不是保护我们,(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一开始话不用做健康申报表,(衞生署署长)陈汉仪又叫人无病征不用戴口罩,(政府)低估疫情,当所有事都未知,每样嘢都应该更加小心,不是叫人放心。”

报道又指,不少病患之前都曾隐瞒去过武汉,直至被检验出阳性反应才改口承认,不但延误救治,而且更可能传播给更多的人。一名实习医生A(化名)工作的医院发生一宗确诊病患,他说,不少病人均会隐瞒自己有武汉旅游史,是的隔离工作难上加难,“有个案被安排到普通病房,过了几日先透露去过武汉,当时要立即关闭整个病房。幸好,他最后对病毒呈阴性反应”。

苹果日报26日已经报道,至少五间公院的医护人员均指其所属部门都是以抽“生死签”方式选出进入“dirty team”(做肮脏的工作)的先后次序,更批评抽签过程并非公开进行,医护只是事后“被通知”抽中,更遑论有询问员工意愿或有否志愿者,反驳港府医管局质素及安全总监钟健礼早前的说法。

苹果的报道指,有前线医护直言,不介意走进隔离病房照顾病人,称入行时已有心理准备,但不满抽签过程未有公开,直斥是“黑箱作业”。有医护更指,其所属医院的抽签结果,显示首批进入dirty team的医护全部都有内科经验,质疑是被拣选入伍,而非声称的抽签决定。

网媒立场新闻访问了一名“被抽中”生死筹而需要进入隔离病房工作,准备在最前线抵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一名内科护士阿辉(化名)。在九龙中医院联网龙头医院工作的阿辉指,有医院会以抽纸条、按入职时间次序、分单双数等不同方式,他透露亦有医院安排最年轻的入职护士率先进入隔离病房,“说的好听是行先,难听说是死先”。

立场新闻报道,阿辉彻夜难眠,辞职与否在阿辉的脑海里不断思索,亦令他反思当初为何入行。“救急扶危”是阿辉由始至终贯彻的信念,亦是护士的天职,专业的护士是不会逃避,“如果需要去,我们会去,我会去,再不情愿我也会去。”最后决意进入隔离病房的阿辉,向记者打趣说或许是命运的安排。

阿辉有心理准备,一旦进入隔离病房工作,便不会回家过夜,不与女友见面,将自己视为隔离病人,居于医管局安排的住所,直至疫情结束,或与其他医护人员交棒。他说,有医院会每半年轮替一次,即使有家回不得,日后总可以苦中作乐,倒数何时可与亲人见面。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