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国国民党如何再起?

大选后,国民党青壮派一片挞伐,要求国民党必须打掉重练,改革声浪四起,有人认为92共识路线,必须抛弃,但也有人认为,500多万票已经很高,“政党票”还和民进党打成平手,算算成绩,还是不错了,只有扮演傻爱的韩粉受伤最深,老韩用火锅回应韩粉的哭声,比较可喜的是,并没有出现聚集八德夜市露营,显然,台湾民主又成长一步。

有检讨才有进步,除非国民党已经放弃,在台湾土地上重新执政,但是,检讨也是艰困的,百年大党尘埃满室,并非简单一句话,说清扫,就可清扫,若改革者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恐怕也只是党内短暂的茶壶风暴,水过了无痕,如同2016年老戏又上演一次。

国民党如果以为500万票很多,那就完全错估民意了,因为这500万票之中,包含了,反年改的团体,这个团体至少有百万票,第二,被民粹呼唤的苦韩粉,也有百万,第三,地方派系动员,也有百万,所以,真正的有意识型态钢铁蓝军,只剩200多万,所谓钢铁蓝军,就是在意识形态上偏向“中国统一”,以人口比率来看,就是10%上下,所以若要谈改革,第一要务是抛弃“统一”心态,最直接作法就是把“中国党”的帽子丢掉,因为人民用选票清楚表示,台湾不会接受“一国两制”的统一方案,国民党若要和民意对干,不用说重新再起,最后终将被扫入历史焚化炉而已。

扫除党内中国买办

党内一位前主管在政治评论节目说,“国民党内中央委员以上,靠着一张名片,在中国打天下,靠着礼遇,作生意的人太多了”,这些人在党内,还位居要津,如果要扫除中国买办因素,恐怕必须经过残酷厮杀,但是,不经过厮杀,势必无法浴火重生,要让国民党更接近台湾地气,拿掉中国党帽子,只是象征,扫除党内的“中国买办派”,才是实务,问题是,哪一位改革者敢开这个枪?

国民党青壮派,现在大喊抓战犯,还点名吴主席和吴斯怀,独独不敢点名韩国瑜,韩国瑜当然是战犯,支持“花莲王”选立委,却不支持花莲党内提名人,明摆着违反党纪,考纪会却不敢吭声。

老韩从执意参选YES I DO那日算起,党内的同志立即陷入自我残杀,被老韩消费的党内大咖有杨秋兴,王金平,郭董,所谓党内互打免费,这样陷入内战的国民党,如何可能打赢选战?

至于这位被国民党提名的候选人,本身的品德,语言方式,知识水平,人际关系,以及过去生活牵扯的花边,只要放在阳光下,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更不用说用极端阶级斗争的方式选举,撕裂了台湾社会,制造更多对立,如此的候选人,夹持韩粉,绑架整个政党,还可以创下被动参选式提名,请问,党主席要不要检讨?中常委要不要检讨?候选人本身要不要检讨?

媒体造神也要负责

既然要检讨候选人,那么从2018年就躲在候选人背后的“造神媒体”要不要检讨?夸大拱韩无极限,迷惑群众陷入宗教崇拜,这个媒体降低国民水平,动机可议,用文字,影像,大搞认知作战,引导了一批不明是非,缺乏文明的“红卫兵韩粉”,把这批单纯的人民当作武器工具,四处出草,霸凌反对者,在网路上以文字攻击不支持者,不但带来司法的重担,警方的超时工作,还为国民党候选人竖立敌人,最后挨骂的当然是候选人,于是在“讨厌某某”口号下,凡是和老韩越接近的立委候选人,这次选举,几乎全军覆没,2018年,老韩一人救全党,2020年,一人毁全党,请问,要不要检讨这份特种媒体集团?

过去,比较明白道理的国民党人都知道,庞大党产,是国民党的选举负担,每遇到选举,更是他党的提款机,成为他党攻击的核心,国民党几届主席信誓旦旦,为了台湾政治竞争环境公平,必须进行“党产归零”政策,但是,拖延到2016年,国民党失去政权,党产归零,还要民进党出手,现在,政府出手立法清理,国民党没有感谢,反过来以司法诉讼杯葛,抗拒,国民党有诚意还产于民吗?到底把钱藏在哪里?仍然说不清楚,不当党产委员清理的数百亿,国民党不是用打官司和政府对抗,不然就是自列呆账,请问,国民党如果真的想改革,这一块最黑暗,最容易引来贪腐的金库,请问国民党要不要检讨?或者把真相交代人民,交代给党员,到底是谁掏空了党产?如果这个百年烂账,还是无法交代清楚,请问哪一位敢去接任党主席?丐帮帮主真的有那么好干吗?一旦党国金库交代不清楚,人民为何又要给你机会,让你再回来执政?难道还要再一次忍受国民党国库通党库,或者再度迎接“能捞则捞”的人回来执政,套一句贵党高层名言,人民如今对这句话,还记忆犹新,国民党想要再起,想要清清白白从政,党产不交代清楚,人民绝不可能给国民党机会的。

国民党青壮派说,国民党失去和年轻人沟通的办法,而且远离了中间社群,这句话或许说对了,但是,重点在于国民党要拿什么当话题,说服年轻人,一个失去“反共党魂”的国民党,就好像失去精神,剩下肉体,行尸走肉不死也难,国民党如果真的要改造,请先到头寮和慈湖磕头,把两蒋时代的反共精神拿出来吧。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