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权移交20年,澳门成北京“一国两制”样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五(12月20日)出席了庆祝澳门主权移交20周年大会以及澳门新一届政府就职典礼。

他称赞一国两制在澳门得到了良好实践,并提出了改善民生、发展经济、提高治理水平等四点希望,但对赋予民众更多公民权利、推进民主改革只字未提。

在香港的“反送中”民主抗争运动已持续半年多之际,北京希望把澳门描绘成“一国两制”的典范。他还警告所谓外部势力不要干预港澳事务。

在主权回归中国20年后,澳门正越来越像另一个中国城市?“澳门模式”的一国两制能否在香港得到复制?从习近平对澳门的表态来看,未来北京打算如何处理香港危机?

嘉宾: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中国民主的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独立时评人士吴强

港澳有巨大差异,完全不可比拟

独立时评人吴强认为澳门和香港的情况有天壤之别。他不认为是北京设计了两种“一国两制”的版本,而是因为港澳本身内在的巨大差异才形成目前港澳两种实际运行不同的“一国两制”的版本。

吴强表示,说澳门是“一国两制”的典范,这实际上就如同是对台湾人民说,“香港是一国两制(的典范),你们可以学习”。换句话说,两者是完全不可比拟的。

澳门不具备成为金融中心的条件

吴强表示,如果说在大湾区计划里头考虑怎么样把澳门整合到大湾区里头,并且和珠海以及腹地的中山都加强一些经济联系,那未尝不可。应该还会有些帮助,至少不让澳门那么单一地依赖赌场经济,依赖博彩业。

但是这跟金融中心完全是两码事。吴强表示,任何了解金融、了解投行、了解银行业的人应该都明白金融中心意味着什么。

伦敦、纽约、香港或者哪怕像迪拜这样在不同世界里头的金融中心它需要什么?它需要法律体系,需要新闻自由,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行政管治,这基本上是跟自由主义,跟自由的世界和制度安排是密切的相关。然后还得有足够的专业人才才能够运行。大家愿意把很多银行,把这些结算中心放在这里,并且跟附近的以及一个大的范围的经济活动发生关联,这个时候金融中心才有意义。澳门从任何意义上来讲都做不到这一点。

习近平到访,澳门“满城尽带便衣”

政论作家陈破空表示,习近平在会见澳门警队时说,澳门是最安全的地方,还称赞澳门是一国两制的典范,也就是个“乖宝宝”。那么按道理,他到了澳门应该可以大摇大摆,轻车简从,随便带几个随从就可以在街上走。但事实完全相反。澳门这次戒备森严,草木皆兵。

据说他的保镖是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保镖拿单筒望远镜向周围望,这都说明他毫无安全感。而且他去视察的地方,那些居民都是安排好的。澳门并不是满城尽带黄金甲,而是满城尽带便衣。

这次澳门本身的警力还不够,还得从广州珠海抽警力过来,冒充澳门警察或便衣,街上则到处是监视器。也就是,习近平讲的话和他自己出场时的这幅场面形成一个反讽。

习近平还是想把“党领导一切”强加给澳门

陈破空表示,习近平在澳门的这番讲话非常物质主义,经济挂帅、金钱至上。他用中共自己在大陆的经验来教训澳门人。中国当年在毛泽东统治下,曾经济崩溃,民不聊生,几千万人被饿死。后来有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和赵紫阳和万里的改革,之后中国人吃上饭、穿上衣,很不容易,所以一直都强调民生经济。

但澳门和香港从没在民生经济上如此缺乏过。早在回归前,澳门和香港就是发达地区。香港是“亚洲四小龙”之一、东方之珠,而澳门是东方赌城,不存在民生和经济问题。

最近20年,其民生的提高和经济的发展大都和其本身经济条件有关,和中国没多大关系。所以,习近平讲发展民生和经济,只是讲给他自己听。他现在中国的经济问题还没解决。

再说治理水平,也是非常反讽。习近平说澳门是“一国两制”成功的范本,其实恰恰是“一国两制”的失败。

“一国两制”就在于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也就是澳门和内地不能一样。澳门回归比香港晚两年,其《基本法》是照搬香港的《基本法》。但澳门却通过所谓的“23条”国安法,同时还加强所谓党的领导。在澳门没有游行、示威、结社,中共觉得那里风调雨顺。

这样的情况下,“两制”就消失了。所以这其实是“一国两制”的失败,是“一国一制”的成功。

习近平说澳门要行政主导,是因他不好意思直接说“党的领导”,因为毕竟澳门还是个特区。但他这里讲的其实就是,澳门不要行政、司法、立法的三权分立,要行政主导。而行政长官是北京任命的,所以也就是要党的领导。

陈破空认为,说穿了,习近平还是想把党的领导、党领导一切强加给澳门。

港澳继承的政治遗产不同,如今面貌也不同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指出,香港回归前属于英国,而英国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中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其法治和各方面政治设施都很完善,而且还是宪政的起源国家。

而澳门当年的宗主国是葡萄牙,是个欧陆国家。在欧陆中,南欧和北欧也有不同。南欧的政治发展一直很落后,葡萄牙和西班牙都是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之后,也就是70年代中期以后,才开始进入民主社会。那之后不久,也就是它转型后的政体还没稳定的时候,澳门就回归到中国了。

所以,澳门和香港继承了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遗产。香港基本上是法治社会,而澳门受的影响主要还是来源于当初专制、集权、王权统治下的葡萄牙。虽然都有“一国两制”,都有《基本法》,但是澳门继承的政治遗产其实主要还是“王权”式的,跟北京统治下的专制社会比较接近。而香港当初的宗主国是高度法治和高度宪政化的,给它留下的遗产是公民的独立自决意识。所以,这两个地方后来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有不同的面貌。

光靠钱造不出金融中心,上海就是个例子

王军涛认为,澳门融入大湾区经济区里面,这可能是个必然趋势。但它想替代香港成为金融中心,这基本上是胡扯之事。我们看看共产党治理下上海和香港的变迁就知道了。

上海当年在中国打开大门之后,上海是中国的中心,香港只是上海的一个“外郊县”。一旦有什么乱子,上海的大户们就跑去香港避难。一旦恢复秩序,他们又从香港回到上海。

共产党占领上海后,上海就开始衰败,香港开始起来了。某种意义上说,香港的崛起是因为上海在共产党治理下衰落了。

后来90年代初期,邓小平开始在上海搞改革时,曾经也有人说,上海会不会重新成为亚洲的经济和金融中心?会不会替代香港?但这些年里我们也看出来了,上海不但不能代替香港,而且在香港的带动下,广东现也超过上海了。而过去,广东怎么能跟上海比呢?

想靠共产党现在手里有几个钱就想打造出一个金融中心,这是痴人说梦。刚才破空先生和吴强先生都讲到了,想成为金融中心,首先要有一个法治环境。想要结算,你的信誉也非常重要。而共产党治理下,有什么信誉可言?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