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高空坠物砸中孩子,妈妈痛哭为什么不是我

很多悲剧的发生,当我们反思时,常常会感叹:为什么会这么凑巧?

是的,为什么会这么凑巧?

如果前天下午,妈妈像平时一样,4点到幼儿园接虫虫,或者正在22楼装空调外机的祖师傅,没有那一时的失手,意外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可一切就发生在瞬间。22楼掉落的三角阀,不偏不倚,砸到了虫虫的头顶。

欧阳先生在家里无助地看儿子出事前拍下的视频:

1

一家人蜗居一室一厅

东阳紫荆庄园h区,位于东阳和义乌交界附近。因为离义乌国际商贸城比较近,东阳的房价性价比又相对高,一些在商贸城做生意的老板,就把房子买到这里。

4栋18楼的虫虫家,可能算是其中比较特殊的。

虫虫一家是江西人,爸爸是一名采购员。每个月的底薪3000元左右,提成有高有低,全靠自己努力。

虫虫出生时,爸爸已经33岁,在老乡中,算是结婚生子都比较晚的。和很多普通父母一样,儿子到来,有欣喜,更多的是责任。

考虑到虫虫以后要上学,2016年,夫妻俩咬咬牙,买下了紫荆庄园的这处房子。

60几平米,40多万块钱。

首付的十几万,好不容易凑出来,每个月2000多元的房贷,主要靠爸爸的收入来承担。

今年3月份,家里又迎来了一个新生命,妈妈全职在家带娃,忙不过来,60多岁的奶奶也从老家赶来帮忙。

一家5口人,就挤在小小的一室一厅里。

2

3岁的虫虫爱跳舞,妈妈专门买了个音响

卧室里,两张床拼在一起,妈妈带着虫虫睡在靠墙壁的一边,奶奶带着弟弟睡在靠窗户的另一边。爸爸就睡在客厅的沙发,或者阳台的地上。

客厅里,还挤着兄弟俩的各种玩具、推车。但客厅中间,妈妈总是想办法会腾出一块空地,这是虫虫的舞台。

虫虫最爱跳广场舞,聪明到不用人教,常常随着乐感可爱地扭动。家里的电脑、手机里,存得最多的,都是他跳舞的视频。为了鼓励虫虫多跳舞,还特地买了一个音响。

妈妈看着虫虫耍宝的视频,总是忍不住发笑,心里又倍感自豪。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常有邻居在她面前夸赞。

虽然蜗居在异乡,但一家人是有奔头的。

今年9月,虫虫上了幼儿园,弟弟也一天天长大,夫妻俩期盼着,日子总会越来越好。一家人的生活,已经步入了正轨。

每天早上8点半左右,妈妈会带着虫虫上幼儿园。回家后,她做一点手工活,一天二三十元,贴补家用。下午4点左右,她一定准时去接虫虫回家。

3

出事时,念叨了好几天的香蕉才吃了半根

‌‌“我为什么要提早10分钟去接他?我真的觉得太奇怪了,我为什么要提早去接他呢?‌‌”虫虫妈妈,总是忍不住这样问自己。

前几天,虫虫得了荨麻疹,全身痒,凌晨还赶去东阳人民医院急诊治疗。妈妈总是疼儿子的,想着他身体不舒服,自己能早点接到他。

和平常一样,虫虫一蹦一跳地从幼儿园出来。见到妈妈,喊着要吃香蕉,他已经惦记好几天了。

1栋楼下有水果店,妈妈挑了一把香蕉,拔下一支递给了虫虫。

‌‌“妈妈,香蕉真好吃呀!‌‌”虫虫高兴坏了,声音喊得老大声,说着就牵起了妈妈的手。

这是妈妈和虫虫的约定。对于这个儿子,妈妈真的小心谨慎。

小区门口车来车往,妈妈害怕虫虫乱跑出意外,只要在路上,她一定会牵着虫虫的手。小区楼层高,之前也掉下过纸巾、牛奶盒,她知道高空坠物很危险,每次走路,都要离楼栋远一些,尽量往公路这边靠。

谁想到,自己如此小心,意外还是发生了。就那么‌‌“砰‌‌”的一声,虫虫倒在了她的身边。

‌‌“被打到了!被打到了!‌‌”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一旁就有人喊了起来,她再低头一看,虫虫头顶,一个大洞,血肉模糊。

手里的香蕉,还剩下半根,嘴里还含着一口。

4

施工人员被刑拘

前天下午4时30分许,东阳市公安局接群众报警称:白云街道紫荆庄园一儿童被高空坠物砸中,头部受伤。

接到警情指令后,白云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处置,刑侦部门对现场进行勘察并固定证据。经过民警走访排查,嫌疑人祖某(29岁、河南人)被警方依法传唤接受调查。

经初步调查,当天下午施工人员祖某在白云街道紫荆庄园2栋22楼2206室阳台外墙安装空调外机时,因焊接操作时手部被烫,从而碰落了放置于空调外机上的一个金属旁通阀,旁通阀坠落砸中路过的欧阳某某(3周岁、江西人),致其头部受伤。随后,欧阳某某被及时送医并完成手术,目前仍在观察治疗中。

14日下午,嫌疑人祖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查中。

5

一群好心人一路护送到医院

‌‌“快帮我打电话,快叫救护车啊。‌‌”妈妈撕扯着大喊,在旁边理发店洗头的苏小姐都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喊声,让她湿着头发,也忍不住要出来看看。

眼前的一幕,她急得来不及擦头,拿起手机就报警。看车子还没来,她忍不住拿起手机又打了一个。虽然两个电话才相隔不到两分钟,但她却觉得好漫长。

眼看虫虫头上的血止不住,一旁开门窗店的老板娘黎路燕,也拿着毛巾冲了出来,赶紧给孩子捂上止血。‌‌“都是当爸妈的,看到这种场景,谁会无动于衷?‌‌”

下午4点半左右,正值拥堵高峰,总想着能快一点送医院才好。报警的苏小姐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拦了一辆行政执法的皮卡车,大伙帮忙把孩子抬到了车斗里,急急忙忙往医院送,半路遇上了救护车,又转到了救护车上。

‌‌“血全都蹭到了我胸口,我身上。‌‌”妈妈总是不忍想起当时的场景,但脑子又不受控制,那个血腥残忍的画面,总是放电影一样反复出现。

‌‌“为什么砸到的不是我?‌‌”

‌‌“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长大。哪怕像一根虫一样,不需要他出人头地,只想他平平安安。我这样的要求很高吗?‌‌”

妈妈哭着一遍遍问这两个问题。旁人给不了答案,只能默默擦泪。

6

第一天花费2万元,后续费用让家人着急

虫虫让人心疼,但他是被爱一路护送的。

热心的路人、挺身而出的执法人员、全力以赴的医护人员……大家都想为孩子出一份力。

虫虫的手术,持续了将近5小时,是东阳人民医院脑外科主任亲自操刀,手术顺利。但送到医院时,他头顶部都能看到颅骨的碎骨片,脑组织也有溢出,危险期仍未过。

手术后,虫虫住进了急症重症监护室,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大脑也处于中度昏迷状态。

对于一家人来说,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拿着第一天近2万元的费用单,爸爸低头叹气,手都是抖的。

钱从哪里来?

孩子的爸爸欧阳先生,现在已经手足无措了

小区里热心的居民,在事发后就自发组织了捐款,短短24小时,就筹到了10多万,这些钱,都交到了爸爸手上。目前,这是他们一家唯一能指望的治疗费用。

小区业主和一些亲友,在帮忙想办法:

但未来还需要多少钱?孩子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治疗周期要多久?谁都答不上来。连医生也只能说:能做的都做了,希望孩子坚强,恢复力强一些,创造奇迹。

悲剧之下,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从警方调查结果看,这是一起谁都不想发生的意外。砸中虫虫的三角阀,是被正在2栋22楼室外装空调的祖师傅不小心碰到,掉下来的。

事后我们总是会反思,这样的意外,能不能避免?

如果当时祖师傅戴着手套,是不是就不会被烫到,也就不会碰到旁边的三角阀;如果这些琐碎的零件,有专人照看,用到时再递过来,是不是也避免?如果施工时,楼下拉着警戒线或者围栏,进行隔离防护,虫虫是不是就不会走入危险区域?

可惜一切只是如果,或许也就是侥幸地想着很多‌‌“不可能,哪有这么凑巧‌‌”、‌‌“不要麻烦了,没这么倒霉‌‌”,让很多类似的意外有了可乘之机。

悲剧发生了,我们也只能祈祷,乖乖的虫虫能早点度过危险期,健康快乐地回到幼儿园。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