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香港抗争者使用社交媒体争取国际支持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抗争者一直使用社交媒体与通讯软件,组织抗议活动和争取国际支持,例如争取美国国会尽快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抗议人士,还有近期与警方对峙的理工大学抗争者,都透过网络的各种方式争取国际关注。

由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组成的民间记者会团体联络人金先生,通过电邮回答美国之音的提问时表示,很多香港人自发使用社交媒体、电邮等方式争取国际关注,自发地于网上平台公开个人提案,邀请大家一起进行,并没有特定的负责人。

金先生表示,也有一些团体会就某些事情主动向大众作出呼吁,希望大家跟随其提案利用社交媒体、电邮,就像民间记者会曾呼吁人利用电邮提升美国国会议员对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支持。另外,也有一些人于某方面有一定共识,故他们会组织起来,以特定的做法来利用各媒体。

但是金先生认为,这不代表民间记者会或者一些有共识的团体就是国际战线的负责人,他们认为在没有“抗争大台”的运动中,每个人也可成为负责人,而国际线就是其中一个具体的体现。

在通讯软件 Telegram “电报”上,有人组织了推特共识频道,以寻求国际支援。现在加入了这个频道的共有3万5000多人,频道里面有不同的议题,邀请加入了的账户发推,转推等。例如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香港民主人权法案,频道就发动“美国香港民主人权法案感谢祭”,请大家 “like”或者转推,感谢支持法案的议员。

民间记者会团体联络人金先生说,也有香港抗争者发电邮争取国际支持。最近有一封“紧急求救:香港求助–2019 天安门广场屠杀正在进行”的电邮在流传。电邮的内容是学生抗争者被警察围困在理工大学里面,要求国际社会谴责警察封锁大学的行动。

目前,还被围困在校园里的理工大学署理学生会会长胡国泓接受美国之音表示,他知道在外面,有很多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支援在理大的抗议人士,包括传送电邮争取国际关注。

胡国泓指出,虽然这些电邮可能是以渔翁撒网的方式传出去,也不可以少看这些工作的效果。

他说:“香港人抗争是以卵击石,非常艰难,在逆境中生存,所以任何一点小的希望也不会放弃。可能电邮传出去没什么人看,或者是看到的人觉得电邮无关重要,但是香港人从六月到现在街头抗争,面对催泪弹,橡皮子弹,虽然看起来电邮的效用可能不大,但是这些微少的力量积聚起来,可以变成很庞大以支持他们抗争下去的意志与力量。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见到成果。”

至于被围困的抗争者现在是否有用社交媒体来让外界知道理大校园里面的情况,他说, 很多被困的抗争人士正在寻求各样的方法离开校园,所以一些网页已经没有更新,不过现在还有很多记者在校园内留守,他们可以把里面的情况告诉外界。

胡国泓表示,较早前他们在社交媒体如脸书,YouTube和通讯软件或者网上讨论区也有上载校园实况,例如“抗争厨房”的视频和照片,让人知道有餐厅的厨师,带着食材主动来到大学为抗争者煮菜,相信这些资讯有助外界了解抗争运动的实况。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