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随大流或者不作声

言论自由正在侵蚀香港,德国也存在言论自由?(路透社图)

德国之声评论员Christoph Hasselbach认为,德国社会越来越不允许意见多样化,沉湎于危险的一统思维。长此以往,民主制将对自己造成伤害。

“我不同意您的观点,但我会誓死捍卫您说话的权利。”阻挠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项党创建人卢克(Bernd Lucke)在汉堡大学演讲的人,该把法国启蒙家伏尔泰的这句话好好记在心里。这句话道出了民主制一项基本原则:言论自由。今天的德国,这一自由正遭遇比很多人所想象的更大的危险。

诚然,在这个国家,代表某种偏离主流的意见的人不会坐牢。从形式上看,言论自由是有保障的。然而,当事人会很快遭到社会的--至少是社会上定调的那部分人的鄙视。

居然是高等学校!

卢克事件尤为极端。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和他经济学讲课的题目根本无关。该讲课曾两次被迫中断,只在警方保护下方能进行。是的,对那些活动分子们而言,卢克是选项党的创建人之一,这一事实便足以。其实,卢克早已离开该党,而且正因该党在他眼里已变得过右!然而,对那些示威者来说,根本就不能允许此人在公共场合再发声--无论关于什么题目。

德国之声评论员Christoph Hasselbach认为,德国社会越来越不允许意见多样化,沉湎于危险的一统思维

普遍接受的言论范畴日益狭窄。很多民众有这样的感受。在多个问卷调查中,大多数受问者每一次都表示,涉及某些议题,自己说什么得非常小心,否则会被打入另类、游离于同事、朋友圈和邻居,职场上不再可能晋升。

大多数人指出,首当其冲的是移民议题。俗称的地中海上的难民救助便是一个著例:谁若只是对之表露出哪怕是最小的疑虑,也会被宣布为极端的非人。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种海上紧急状况是人为的,是一个有组织的从非洲输往欧洲的人口走私产业一部分。然而在这一问题上,甚或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也偏向了那个狭窄的言论走廊。鉴于他曾有过的作为联盟内的右翼反叛人士的历史,这一变化别具深意!

我们给自己的思想戴枷锁

类似的不成文的冷酷规矩也适用于气候议题。谁若小心提醒说,也应从社会角度考虑以极端方式告别我们生活方式可能造成的影响,那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因为,他简直就是在否认局面的严重性。而若有哪个公众人物敢称自己是不知悔改的食肉者、长途飞行人或SUV车主,那就不会再被他人接受。相反,像“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运动成员哈拉姆(Roger Hallam)或海上救助船“SeaWatch 3”的船长拉科特(Carola Rackete)这样的气候极端保护者则可以从根本上质疑民主制这一国家形式,却无需担心被打入冷宫。

遭禁的观念并不列在任何一份禁单上。然而,每个人都知道它们。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大多数人在公开表态时都会遵守时代精神所划之界限。而这正是灾难:我们给自己戴上镣铐。然而,民主制的生命来自争论、来自不同的观点。因为异见者害怕表达意见而导致言路过窄,则社会便会迨倦。最终,它会自我剥夺它最重要的民主基本权利:也表达让人不快的观点的自由。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