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非洲猪瘟照妖镜 照出中国防疫与官僚漏洞

非洲猪瘟疫情2018年在中国爆发并迅速传播,“猪”成为热门话题。(路透社)

非洲猪瘟病毒在地球存在约百年之后,去年到了中国,造成严重的影响,原因除了中国的生猪生产占了全世界一半以上,官方未能即时给予扑杀猪只的补贴,也是造成防疫失控的原因。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仇华吉说,非洲猪瘟就像一面“照妖镜”,把中国防疫体系、有关部门及猪场的管理能力和危机处理能力一下子就检验出来。

他在今年5月发表的“非洲猪瘟防控理论与实践”报告中说:“每次看到在公路上抛的、河流上漂的猪,总会感觉到我们的养猪人、我们的行业真的需要反思。”

“你还敢吃猪肉吗?”因为不相信官方每次通报疫情都是“已经无害化处理完毕”,或是担心有非洲猪瘟病猪抢在被官方扑杀前就被猪农先卖了,有些人已经尽量不吃猪肉。虽然官方强调“感染非洲猪瘟的猪,吃了对人体健康无害”,但很多人心理仍不舒服。

疫情不透明、人民无法信任政府,是非洲猪瘟在中国蔓延的一大致命伤。话说从头,非洲猪瘟病毒进入中国的过程就启人疑窦。

中国非洲猪瘟病毒属基因Ⅱ型,与乔治亚、俄罗斯、波兰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组序列同源性为99.95%左右。

官方说法是,这次非洲猪瘟是从境外传入,途径很可能有4类:一是生猪及其产品国际贸易和走私,二是国际旅客携带的猪肉及其产品,三是国际运输工具上的餐厨剩馀物,四是野猪迁徙。

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有人怀疑,这次染上非洲猪瘟,其实是中国从向美国买猪肉转向俄罗斯购买,却因此引祸上身。尽管中国自2008年起开始就对俄罗斯猪肉进口颁布禁令,黑龙江省商务厅官网8月的讯息却显示,俄罗斯西伯利亚农业集团已开始向中国出口猪副产品,首批24吨。

至于疫情不透明的证据,一些短影音平台上流传的猪只掩埋画面显示,未被官方公告疫情的地方也可能感染非洲猪瘟。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孙大午今年2月就曾在微博上公开大量猪只死亡照片,表示其猪场死了1万5000头猪,他们认为是非洲猪瘟,“但政府不给确认”,最后在舆论影响下,政府才确认疫情通报,公司方面才有可能拿到扑杀补偿。

这样的事例不会只有一家。中国农业农村部下令每个养猪场有疑似疫情一定要通报,否则会受罚;但是扑杀猪只每头的补偿金人民币1200元要由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共同承担,地方政府基于财政压力以及遇事“大化小、小化无”的习惯,能避就避。结果造成基层猪农抢卖猪只减少损失,增加了染病猪流向市面的机会,病毒得以持续散布。

陆媒财新网在疫情爆发之初便曾报导,在云南镇雄县,因为猪农没拿到官方答应的补贴,去年10月下旬发生养猪户围攻镇政府的事件。

西班牙先前花了30年根除非洲猪瘟,其实只有最后5年是真正有效的防疫,因为当时对发现疫情的猪场做到足额快速补偿,钱都到了,其他的措施才能落实。仇华吉说,这是他从西班牙专家身上了解的重要经验,对方表明“防控非洲猪瘟就是钱的事”,一语点破问题关键。

去年8月3日,中国农业农村部正式发布在沈阳的非洲猪瘟疫情通告,开始了一连串的猪只扑杀、生猪跨省调运禁令等防疫措施。尽管疫情已经在减少,但是台湾大学兽医系名誉教授赖秀穗仍不看好,认为中国的非洲猪瘟可能会蔓延数十年到百年。

赖秀穗告诉中央社记者,一般非洲猪瘟的传播每年仅约100公里,中国却不到半年及从东北沈阳传播到几千公里外的广东和福建,“中国连非洲猪瘟都没有办法控制好,要如何称霸世界呢?”

之所以疫情快速传播,赖秀穗说,原因是没有按照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的标准程序处理:疫情发生时,要扑杀感染场的所有猪只,在当地销毁焚烧;周围或全省的养猪场需要立刻禁宰禁运数天。他也直言,政府不赔偿扑杀猪的经费,养猪业者是不会通报的,而疫情不透明,又会使疫情扩散,害了养猪产业。

相较于台湾对非洲猪瘟的谨慎,以“别让台湾没滷肉饭可吃”的心态严格在机场等海关检验,中国官方更多强调的是“感染非洲猪瘟的猪,吃不死人”。

赖秀穗说,过去有许多国家感染非洲猪瘟,它们没有像中国一样,告诉民众吃感染猪肉没有问题,因为这关乎防疫,如果这样处理,就永远扑灭不了非洲猪瘟。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