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防火墙内开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共如何建网络命运共同体?

中国主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秉承习近平的倡议,呼吁各国共同推进网络空间全球治理,努力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习近平的倡议没有在国际社会产生多大波澜,倒是在媒体和网民中间引发广泛的热议。

素有“网络墙国”之称、网络信息流动自由度名落孙山的中国有什么资格连续几年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的所谓“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世界上有多大的代表性?

习近平推动构建全球网络命运共同体,难道要让世界各国跟你共同控网、被迫翻墙吗?

嘉宾:法律和公共政策学者、德州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贾平;互联网行业研究者秦鹏

贾平:贸易战引发的巨浪下,企业和个人如海上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

法律和公共政策学者、德州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贾平表示,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缺少重量级嘉宾和大背景相关,中美打了快两年的贸易战,带来很多负面影响。世界上最大两个国家激烈博弈之际,很多企业和个人就像狂风暴雨的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命运不可测,充满各种不确定性。

另外,大西洋两岸,尤其是美国,掀起一波针对互联网大公司的监管巨浪,也给全球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比如欧洲去年的GDPR,也就是《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出现,中国的一些像TikTok这样的公司被FCC审查,谷歌也在打官司。

这样背景下,就意味着很多互联网业内人士对行业发展的预期很不确定。既往的风光不在了,生态变迁了。下一步,靠流量、靠客户、玩资本的野蛮生长模式可能得变,从而,很多情况要发生改变,其预期也要发生改变。

时值治理理念和架构发生变迁的前夜,但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这件事就不重要了。这一次大会很多重量级嘉宾缺席,可能只是这一届大会有所降温,但并不意味着未来都会降温。

贾平:共同体理念克服自由国际秩序的内生性限制,但中国也该关切国际社会对该理念的顾虑

贾平认为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他对此提出几点看法。

第一,它克服了LIO(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自由国际秩序——内生性、内向性的缺陷,也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他性。这是西方世界在90年代冷战结束,新自由主义兴起后形成的一套体系,现在正在萎缩中,出现了一些问题。UCLA的一名教授最近就在一篇文章中提出这个问题。

第二,自由国际秩序在这一过程中习惯做一些regime change,也即政府更替或颠覆政府,在埃及、利比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引发很多民族主义情绪和不满的声音,这也显示出这种内生性的限制。共同体理论的产生实际上是对此的一种矫正。

第三,这对中小型发展中国家是一种帮助。这类国家比较穷困,有些连基础设施都没有。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有利于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为它们提供一定程度的帮助,大家共享成果。

进而,习近平提出的全球网络治理的四个原则——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构建良好秩序、促进开放合作——有利于利害相关方的合作和国际合作的变迁与变革,这有其正面意义。

这也促进了新国际治理架构的形成。经过激烈的大国博弈,就形成新规则,互相都要做调整,互相重新认识这个除了陆、海、空、天以外的第五领域,共同考虑在这个重要领域中各自该怎么摆正位置,怎样制定规则。这是有意义的。

但我们也要注意,我们不该把这个过程变成是输出专制,或输出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样做自然会给人不好的印象。所以中国应该积极回应和关切世界各国对此的顾虑和担心。这个担心是有道理的,别人提出来了,就应该予以关注。

同时我们从外部观察也要看到,中国有国家治理体系变革和现代化的决心,但这种改变需要互相的碰撞和理论的提升。

秦鹏:互联网巨头们或保持低调,或开始切割;互联网产业寒冬来了

互联网行业研究者秦鹏表示,近几年来,华为、中兴、海康威视、百度等中国公司,一方面遭到了美国为首的国家的审查;另一方面,国内也越来越唾弃这样的公司,因为大家越来越清楚,这些公司实际上在帮助中共审查老百姓。所以对它们来说,这种业务能不能持续,是不是要转型是个问题;这种情况下,它们就努力保持低调。

另外,被审查的这些国际互联网公司,比如脸书、谷歌和推特等等被白宫或者美国国会审查,其根本原因,一方面是因其触犯了美国的信息隐私;另一方面,它们也在帮中共做一些互联网的审查或进行一些私下交易。所以这种时候,这些巨头们也开始努力和中国互联网的特殊产业生态进行切割。

扎克伯格前几天发表的言论中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进行抨击,这也能折射出整个互联网产业链生态正发生的深刻变化。我认为是寒冬来了。

秦鹏:中国互联网技术的确先进,但很多被用于人权迫害与对外输出

秦鹏表示,如果纯粹从技术应用角度讲,中国在很多方面都世界领先,比如5G技术、电子商务等领域,特别是随着美国高科技制造业的转移,很多东西被转移到中国生产。中国也有很多独到的技术,比如AI技术的应用以及互联网局域网的设计等。

但考虑到这些技术都应用到了什么地方,互联网行业的人也该以此为耻。比如,中国的AI、监控系统和大数据应用等等,很多被用到人权迫害、监控民众和中国的对外输出上。像微信、微博、抖音这些互联网盈盈都带有监控功能。最近爆出,“学习强国”这款应用实际上被用于监控其一亿党员。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