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蒙面法只会添烦添暴

经过好几天实践说明,被林郑及她的政府视为“止暴制乱”奇招的蒙面法只是为社会添烦添乱,只是加剧警民官民矛盾,令局势火上加油。自上星期六凌晨开始实施恶法以来,连续两天街头都有大规模游行,数以万计市民无惧恶法戴上口罩、面具或其他足以遮掩脸容及身份的东西在街上直视同样蒙面的警察及速龙们;不同地区则是连续多晚来个遍地开花式的抗争,堵路、破坏公共设施及四处游走抗争,浑然不顾蒙面法下被拘捕的威胁。

正如我们一再强调,人民不接受的恶法根本不能指望市民自觉遵守,到头来反而暴露公权力的低下,林郑政府仓卒订定恶法实在自取其辱!

散布白色恐怖,令校园不安

蒙面法添烦添乱还有第二个层次,那就是在全港学校散布白色恐怖气氛,加剧校方与学生之间烦恼与矛盾,令原本已充满政治气息的校园变成政治斗争的前线。自九月开学以来,反送中条例抗争已一直是校园内外热话,再加上梁振英之流用尽各种方法、机会滋扰老师与学生,令不少学校在开学一个月后仍未能平复及集中在课堂学习上。

现在林郑政府引用紧急状况条例不经咨询就推出蒙面法,教育局并立时要求校长呈报校内戴口罩、缺课、组人链情况,变相来个政治审查,并把落实蒙面法视为校方政治任务。对于想埋首教育,让学生正常学习的校长、老师、家长而言,这怎不是在添烦添乱,令校园更不安宁!

令局势纷扰混乱的主角当然是警方。自逆权运动在六月份开始以来,警察滥权滥暴已成警署内的“风土病”,警务人员从上到下都禁不住滥用手上的权力、武器,对抗争者、市民、记者、社工的态度日益恶劣敌视,有时候还会刻意攻击造成他们受伤。今次林郑政府进一步扩大警队的特权与权力,一方面让他们执勤时可以蒙面隐藏身份,另一方面则赋权警察可以随时要求市民除下口罩、面罩以确认身份;而在抗争现场他们更可以即时以蒙面法拘捕任何戴上口罩面罩的人,不必有任何暴力冲突或原因。换言之,蒙面法令过大的警权更大,令警察更容易滥权滥捕。

事实上有了这把新尚方宝剑后,警队过去几天多次采取扰民的检查及拘捕行动,既一再进入私人屋苑、商场范围执法,毫不尊重居民的权利,强行扯走采访记者的口罩令记者跌倒(幸好没因此受伤),还把尽责尽职保护商户居民的保安员拘捕,一派遇神杀神不受任何人制衡的嚣张。

藉词止暴制乱,进一步滥权

正因为警队在新法例下进一步滥权,过去几天各区一再出现对峙、喝倒采以至推撞的场面,在不少地区警队二话不说就放起催泪弹、胡椒喷剂对付市民、居民,令双方怨恨更深,敌意更浓。显而易见,蒙面法不但不能“止暴制乱”,不但未能稳住秩序人心,反而激发更多街头暴力冲突,令社会更不安定。

更可怕的是,林郑这次引用的“撒手锏”严重毒化不同意见人士的关系,令社会气氛充满火药味,引发一而再、再而三的“私了”或不同政见市民以武力相向解决争端的情况。有支持“平乱”的市民拿着牛肉刀挥舞想斩抗争的黑衣人,结果反被黑衣抗争者殴打至头破血流;有人因为在街头挑衅、拍摄抗争者而被滋扰殴打,头破血流。这样恶劣的情况不始于“蒙面法”,过去三个多月也偶有发生。但自政府仓卒推出恶法后情况明显转坏,“私了”事件发生的频率大增,也更激烈。

香港向来是法治社会,珍视言论自由,不管个人有何不同意见政见也不会挥拳相向,把人家打个头破血流。但由于政府及警察偏颇不公及滥权,轻视市民权利自由,并刻意针对跟政府意见不同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匆匆订立蒙面法就是明显例子,“私了”情况也由此而急剧恶化。

若任由蒙面法的坏影响发酵,法治的约束将进一步失效,社会内对不同意见的包容、对言论自由的尊重大大下降,动辄以暴力处理彼此的分歧。这对香港核心价值及制度优势的破坏实在相当巨大。林郑月娥若对香港还有一点点爱护,她就该立即撤回蒙面法这恶例,否则社会冲突以至街头暴力将会持续甚至变本加厉。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