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纽时视频记录香港示威者立下遗书虽死无畏

纽约时报在香港采访的记者们,20日上载了一段视频(点击视频链接),记录了好几个年轻的示威者所立下的遗书,表示为了香港的民主未来,他们已经准备牺牲他们的性命。这些“死士”只是二十来岁,他们宣读自己的遗书时,有人更是流泪不止,一边拭泪一边读信。

广告

报道指,香港的警民暴力冲突升级之际,不少示威者已经向他们的家人或亲爱者写了“最后的一封信”,以免万一他们不能再次见面。这些遗书记载了这些前线示威者为了信仰而面对死亡的心理以及情绪状态。

自称是“Nobody”的示威者是一个设计师,身形瘦长,一头浓发盖住他的双眼,他拥有一家小店,专门为顾客设计舞台服装。他与父母同住,他在大陆由祖母养大,自从参加示威行列之后,他被起底,因此需要经常改换电话号码,他避免出入境以免遭到逮捕。一想到他可能从此见不到他的祖母时,他不禁伤感起来。

他读出他写给祖母的遗书:“我其实很怕死去,从此不能再看到你。我担心你会为我而哭,会崩溃,但我不可能不走上街头。”

他说:“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或许已经被捕或被杀。”

纽时的报道指出,“Nobody”才22岁。记者在最近一次星期日的示威活动中,与Nobody和他的伙伴们接触。经过19个星期与警察的街头抗争,他们的角色已经分工纯熟,他们行动快捷,每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任务,他们之间用手语和暗号交流。他们只需数分钟就可以在马路上设置路障,只需数秒钟就会散水离开现场。

但纽时的记者们却发现,他们经过这个夏日的严重暴力冲突之后,示威者们也同时在做一些其他的“手艺”,那就是写下遗书与家人和朋友道别,以免万一被捕或被杀。他们有些人将遗书放在背囊或银包里面,有些则把遗书收藏在家里,例如在抽屉里面或床褥下面。他们有些人在电话中向记者们读他们的遗书。

Nobody说,他上个月在铜锣湾示威时,亲看看到一名便衣警察向人群开了一枪实弹,“就在我的面前,是实弹。就在那一刻,我知道我的生命危在旦夕”。

在街上,Nobody同他的伙伴们融入一群全身黑色打扮的示威者群中,但他们相互之间的默契,却无形中有别于其他的示威者。

他的伙伴之一阿明的遗书写道:“爸爸,我这么早就离开你,未能履行我做儿子的责任,实在有点不孝。如果我先走一步,希望你能照顾自己。”

阿Tank则写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怕,我是在骗你的。但我们不能就此放弃。”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