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何清涟:美国民主党制造的“山雀煮海”寓言

山雀飞到海上去,夸口说要把海水烧干…爱听谣言的人,听到这迅速传播开来的传言后,立刻就带了汤匙到海边去赴宴,等着喝那丰美的鱼汤——俄罗斯童话作家克雷洛夫寓言

美国华尔街金融界一向与民主党亲近,主流民调也一向乐于证明民主党的主要候选人支持度远胜川普。但穆迪分析最近发表2020年总统大选预测分析,证明川普将以比2016年更大的优势获胜——就在半个多月前,美国几大主要民调(包括路透)都证明川普总统全国民意调查中落后于几位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

穆迪模型预测与网上民调的区别

穆迪关于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自1980年建模以来一直都准确,直到2016年遭遇首次失败。那一年,穆迪分析与美国99%的民调机构一样,预测希拉蕊·柯林顿将获胜。穆迪对那次总统选举模型失误做过认真的事后分析,得出结论:“该模型没有考虑候选人的个人属性,只是他们是否属于现任政党。换句话说,该模型假设唐纳德·川普和希拉蕊·柯林顿是通用候选人,但他们不是。”

本次预测,穆迪使用三个模型得出其预测结果。每一种模型都得出川普必胜的结果。川普均获得至少289张选举团投票。

“钱夹模型”集中在三个经济变数上:汽油价格的变化,房价的变化和个人收入的变化。这是川普最耀眼的地方,赢得了高达351票的选举人票。

“股票市场模型”所依赖的经济变数少于袖珍模型,对川普而言是最不利的模型,但目前仍预测总统将获得289张选举人票胜出。“失业模型”预计川普将比股市模型更轻松地获胜。

钱夹模型考虑的是有收入者;股票模型考虑的是投资者;失业模型则反映就业市场是否景气,投资者与工作者(有收入者)都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支柱人群。可以说,穆迪模型考虑的人群,正好不是民主党的选民人设。民主党的选民人群由无知少女构成,一半以上依赖政府分蛋糕(再分配),更多的是考虑性别政治、族群政治、非法移民庇护等等。

这三个模型,无论哪个都比网上几千人参与的投票更可靠。

民主党的福利计划犹如山雀煮海

民主党的所有候选人,都将目标人群锁定在非法移民、移民、性少数群体、无工作意愿者,如何扩大福利供给是竞选口号的重点。他们竞相宣称自己的蛋糕做得多大多香。就连拜登这种不太左的传统民主党人,都不得不承诺将来所有女性流产堕胎费用,都由联邦政府全额支付(现在联邦政府只支付强奸受害者、未成年女孩的堕胎费用)。桑德斯画的全民医疗蛋糕,十年内共需要32.6万亿美元。最荒唐的是华人杨安泽的每人每月1000美元基本生活费——2018年美国人口共3.272亿人,每年仅这一项就需要3.92万亿美元,超过联邦政府一年的全部财政收入。

美国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强国,但也无法为民主党人的超级庞大蛋糕作坊提供足够的食材。以下是美国2018年的几个重要经济资料:GDP总量为20.5万亿美元,财政收入约为6.1万亿美元(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约为3.3万亿美元,州和其他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分别是1.5万亿美元和1.3万亿美元),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高达7790亿美元,占美国GDP的比重从2017财年的3.5%升至3.9%,美债规模超22万亿美元。

对联邦资金的有限性,民主党总统提名参选人完全无视,分配资金的方案一套接一套,福利偏好者们也相信一定会分到这块蛋糕。这让人想起俄罗斯童话作家克雷洛夫那个《山雀煮海》的寓言:“山雀飞到海上去,夸口说要把海水烧乾。…爱听谣言的人,听到这迅速传播开来的传言后,立刻就带了汤匙到海边去赴宴,等着喝那丰美的鱼汤。”

“山雀”们纷纷宣示“宰肥猪”政策

面对民主党总统提名参选者画出的巨大蛋糕,不少美国人很关心制作蛋糕的食材,从参选者第一轮辩论开始,有人就提出他们最不想听到的问题:钱从哪里来?

“山雀”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向富人征税,这些计划随着蛋糕的尺寸加码,还在不断修改中,这里只提他们最近的计划:

桑德斯的福利计划需要的钱最多,因此提出的“宰肥猪”计划最狠。他在10月14日表示,打算将企业税从目前的21%提高至35%,不准企业大量回购股票。他还呼吁让企业董事会更民主化、让员工持有股票(当然用不着出资)并提高企业多元化。桑德斯竞选官网承诺:“桑德斯成为总统时,我们将永久终结企业贪婪破坏国家的局面”。

最近一个月人气直追拜登的参议员伊莉莎白·沃伦的标志性主张是极力主张提高富人税。可能是觉得第四轮辩论中自己的计划对选民的吸引力还不够大,她于10月21日宣布,将为免费教育和儿童保育计划提供资金。为了支付这一计划,沃伦此前提议的财富税分配将发生变化。她的竞选团队估计,其财富税计划未来10年将产生约2.75万亿美元税收。从这些钱当中,沃伦将支付其1.07万亿美元的全民儿童保育计划,取消6400亿美元的学生债务,6100亿美元用于免费大学学费,并为K-12教育(相当于从幼稚园到高中)提供8000亿美元。也就说,她当总统后,要将贫穷家族抚养孩子的费用(从出生到大学)转移给美国最富有的家庭负担。

根据柏克莱加大经济学者赛斯(Emmanuel Saez)和祖克曼(Gabriel Zucman)网站公布的测算,若桑德斯当政,美国前400大富豪的有效税率将从目前23%增至97.5%;沃伦当政,则会增至62%。

桑德斯与沃伦口中“贪婪的行长们”——即华尔街大亨,过去一直戮力支持民主党。2016年,《福布斯》网站梳理联邦选举委员会所发布的资讯,列出为希拉蕊捐款最多的20人名单,其中有华尔街的对冲基金经理,高科技公司的老板等各类富豪。列在第1名的是Haim Saban和Cheryl Saban这对夫妻,共捐1000万美元;排在第20名的是Silberstein,Innovative Interfaces的软体公司联合创始人,捐款80万美元。

当民主党的“山雀”们纷纷祭出宰肥猪政策以后,富人们改变心意了。9月26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综合记者对美国华尔街(Wallstreet)多名民主党大额捐款人的采访,发表《民主党金主警告:一旦沃伦被提名,我们将投弃权票或是川普》一文,引述受调者的话称,如果民主党经过12轮初选辩论,最终赢得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是沃伦,那么金主们已经准备好放弃资助民主党,甚至转而将款项捐助给川普连任。

民主党轻启弹劾只因危机感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辩论的主题除了移民、控枪、气候变化之外,就是比赛画蛋糕。民主党建制派心知2020大选前景不妙,于是不断制造话题启动弹劾。费时两年多、耗资3000多万美元制造的穆勒报告,因无法证明川普有罪而流产。继之发动两次“种族主义”为由的弹劾——一是针对黑人议员卡明斯议员选区巴尔的摩说当地老鼠猖獗、肮脏,另一是讥笑AOC等四位少数族女议员是“天启四骑士”,都被民主党冠以“煽动对种族仇恨、攻击有色人种”罪名想启动弹劾。最近的弹劾从“通俄门”变成了“通乌门”。前三轮弹劾,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南茜·波洛西均未同意,第四轮则获南茜同意而正式启动,因为她认为形势危急,如果让川普连任,美国的形势就可能再也不能回到民主党努力塑造的政治环境中了。

但弹劾结果不如民主党之意,福克斯新闻在“弹劾川普的调查取得巨大成就”这条新闻中讽刺性地列举:共和党/川普竞选9月筹款超过2730万美元;同期,民主党筹款700万。

美国是建立在民主宪政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社会,这种社会的中坚力量是资本所有者与工作者。而民主党多年来为胜选,不断用政治正确来扩充自身的基本队伍,如今其基本盘变成了“无、知、少、女”外加非法移民。但民主党建制派在竞选时的激进口号,一般不会全部落实到政策实践中,但社会政策日益趋左却成趋势。在桑德斯2016年竞选后整体加入民主党,成为该党的极左派。极左派对社会主义的偏好,使他们的竞选方针完全围绕外国非法移民、各种社会少数群体、不工作者的利益服务。

在外国人民与本国人民之间,他们认为应该对世界人民负责而不是对美国选民负责(希拉蕊2016年竞选时的名言就是“我当总统后,签署的第一项总统令将是开放边境,欢迎全世界的移民”)。

在主流人群与社会边缘群体之中,他们将后者的利益无条件地置于前者之上(普通公民无免费医疗的情况下主张联邦政府为滥交者全额支付堕胎费),这些都深深伤害了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根基。2020年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第一轮辩论后,以反川普为己任的《纽约时报》发表了专栏作家Bret Stephens写的文章《民主党人的悲惨开端》(A Wretched Start for Democrats),该文尖锐指出:民主党竞选人的主张表明,这个党漠视选民利益,但有兴趣帮助除了美国选民之外的所有人。

这样一个只以获取权力为最高目标,完全将本国纳税人利益与国家的长远利益抛诸脑后,采用福利换选票谋略与政治正确经营选举,它的存在对美国就是灾难。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