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龚楚将军回忆录(61)

第五章 红八军的成立与失败

当一九二九年十月下旬,广西行动委员会,关于分配左江工作的主要领导干部,有俞作预、徐冠英、史书元三人,以后徐冠英因公赴安南被安南政府扣留,释放后赴香港则脱党。左江的领导人仅有俞作预、史书元两人,我们曾报告中共中央请加派得力军政干部赴龙州加强领导,但后来没有实现。

红八军的基本部队是:警备第五大队,官兵约二千人,蒙志仁一个团,官兵约二千人,广西国军编遣特派员公署特务营约七百五十人,野战炮营约八百人(有七五厘山炮四门)。

上述部队是于一九二九年十月下旬随俞作预到达龙州,同时由南宁运龙州的军械弹药甚多(比右江为多),俞作预是龙州对汛督办,他到任后,即加紧招募新兵,扩充军队。待至一九三零年二月间,已编了两个师。俞作预接到右江广西行动委员会给他关于创造左右两江苏区及成立红军七、八两军的指示后,他便于二月二十五日宣布成立工农红军第八军,当时他控制着龙州及附近之上金、崇善、明江、宁明、凭祥五个县,他的干部有由党中央派来的黄埔军校出身的军事干部约有十余人,其余的是中央军校南宁分校第一期学业生及南宁教导总队未毕业的学生,但中共党员甚少,全军初期只有党员同志三十多人。

俞作预是广东西江讲武堂毕业,曾在桂军任过团长,是一个中共的忠实党员。他的主要助手史书元,有学识而缺乏作战经验。因此,红八军的作风,仍保存着国民党军队的个人领导作风。八军部队中的政治工作,因缺乏政治干部,所以做得很差,但军事训练却还好。这就是红八军编组前后的一般状况。

左江苏维埃运动,因左江工作同志没有一个有经验的,过去工农群众革命组织又没有基础,俞作预接到要建立左江苏维埃的指示,只有和史书元商讨办法,因史是湘东浏阳人,一九二七年秋收暴动的情形及毛泽东在井岗山建立苏区的情形,他仅略知一二。当时他就决定于红八军成立之同日(二月二十五日),同时宣布成立左江苏维埃政府(那时李明瑞还在龙州),将龙州对讯督办公署改为左江苏维埃政府地址,并由俞作预任主席,并即委了所辖各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吸收了几个工人农民参加政府工作,各区、乡的苏维埃政府及工农会组织亦由政府及少数地方党员协助下,大部份地区均已建立起来了,但因为他们没有经验,宣传组织工作又不够深入,群众参加革命组织成为被动的,所以群众革命斗争并不热烈,左江苏维埃运动徒具形式而已。

红八军的蒙志仁团,原是李、白、黄桂系军队中梁朝玑旅的一个团,梁朝玑是属于黄绍竑系统的,蒙志仁因与俞作预有私人友谊,且其善于应付环境,据俞作预说:当广西清党排共时,他被开除军籍后,曾受蒙志仁之庇护,故当俞作柏、李明瑞回桂,占领全省,整编梁朝玑旅时,蒙志仁即投向俞作预,俞遂倚为心腹。俞李反蒋失败时,俞作顶奉命为龙州督办,即命该团随同警备军第五大队开赴龙州,当作他的基本武力。

红八军成立时,该团编为红八军第二十二师六十五团,并委蒙志仁为二十二师副师长兼六十五团团长(俞作预任红八军军长兼二十二师师长)。历来相安无异,且训练部队极为努力,甚得俞作预的信任,并曾于一九三零年一月间介绍他与李明瑞同时加入共产党,举行过正式入党仪式(这是李明瑞对我说的)。

当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联合张发奎反对南京中央,发动攻粤战事的时候,梁朝玑又被任为师长,收集旧部再编成师,并曾参加攻粤军事。一九三零年五月间派员秘密赴龙州策动蒙志仁叛变,蒙本无革命意识,一闻旧长官见召,立即将该团政工人员屠杀,率部逃回南宁。是时正是红八军准备配合右江红七军会攻南宁之际,时间约是五月中旬,李明瑞离开龙州来右江之后。

红七军自古州回师右江后,即闻左江红八军失败的消息,但情形如何,则末获真实之报告。行动委员会决定由我率一个团向左江方面游击搜集左江情况。我即于八月十六日率领五十五团由思林出发,十七日占领向都县城,当日即有红八军之副官一人率带士兵十四人向我报到,据称红八军已失败,尚有走散官兵在龙茗、镇都一带。我据报后,即于次日派出四个步兵连,分四路向龙茗、镇都游击,经过五天的时间共收容八军官兵一百二十多人,即率部于八月二十二日,回抵思林。

综合收容人员的报告,红八军失败情形如下:

自蒙志仁叛变及红七军进攻隆安撤退之后,广西桂系当局,深恐红军进攻南宁,扰乱其后方,那时因桂军主力已准备由桂林、柳州进攻湖南,为了确保南宁安全,减少红军威胁,黄绍竑即于六月间率领清乡司令李奇的两个团及四十五师之两个团进攻左江。那时红八军因蒙志仁之叛变,已放弃崇善县,集中兵力于上金、龙州之线。当桂军进攻时,曾在上金作战一次,红军失利,退守龙州附近,桂军接着向龙州进攻,红八军曾拚死抵抗与桂军决战,战事异常惨烈,卒被桂军击溃,一部渡江逃向养利方面散去。俞作预率残部退凭祥县,桂军仍跟踪追击,八军官兵已知不能再战,亦不愿作俘虏,随即散去。俞作预只身逃入安南边境。至此,红八军及左江苏区全部失败了。

俞作预以后转赴香港,抵香港后找不到党的连络,不久,被广东陈济棠之侦探查悉其行踪,假借中共名义,约他到随州某地晤面,他竟信以为真,前往广州,于抵达约定地点时,即被公安局人员拘捕,旋被杀害。

一个忠厚勇敢的同志,又在这一次政治斗争中牺牲了!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