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港警不认同滥权 有人意兴阑珊

据警队消息称,三万名香港警员中,近月站在前线的警员实质只有一万多人

港特首林郑月娥与商界会面的录音曝光,她提及政府除了三万名警察甚麽都没有。然而,这三万名警员的政见,却并非一边倒支持建制。德国之声访问了其中两名自称“泛黄”的警员。

反修例风波引发前所未有警民敌对情况,每逢周末怒火街头,一边厢示威者叫骂“黑警”,另一边厢警员大喊“曱甴”,冲突越演越烈。据警队消息透露,三万名香港警员中,近月站在前线的警员实质只有一万多人,工作量大增之馀,亦受到谩骂与网络“起底”等压力;但同时间近月出现警方滥权滥捕,也令人质疑前线警员失控,使得社会弥漫仇警情绪。

811冲突后 警方执法手腕转强硬

不愿透露身份的警员Tom(化名),曾到前线处理示威冲突、亦在警署作后勤支援。他坦言,自上月警方委任原本正退休前休假的警务处副处长刘业成回巢,负责近期处理冲突的指挥,明显执法手腕变得强硬。“他归队后第一个行动就是811,明显强硬很多,落场前会见到他跟手足说加油,反而见不到一哥卢伟聪。而且近期每次行动前的会议,例如831都讲明会作出拘捕行动,之前是没有的。”

“基本上八、九成警员都看示威者不顺眼。”Tom指出,一般警察都会认为,由政府宣布撤回修例已回应了示威者诉求,但抗争持续是示威者受到美国洗脑“搞事”,做出伤害警察的行为,种下仇恨。他坦言,自己是警队中的极少数,称得上政见“很黄”,他支持示威者争取五大诉求,甚至低调参与游行。然而,在体制内却有口难言,“如果讲出不同意见就会受压,或是感觉到你立场不同就会割席,会纠正或指责你。”

Tom认为,整场反修例风波弄得如斯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社会撕裂了三个月,你(政府)才走出来讲动议撤回,又说政府只得三万警员,这些说话都很假,扮可怜;警队也是被政府摆上枱,以为靠吓去执法,将所有示威者拘捕,就以为可以解决问题,但对方根本没有退让,人数也比想像多;加上偏颇执法,示威者两日后被人告暴动罪,但元朗721袭击事件,至今都未有人落案,根本是政府不作为所致。”

警员要维持社会治安 但不等同可滥权

面对示威者提升武力抗争,四周破坏公物,Tom作为维持社会治安的警员,也认同要执法拘捕违法人士,但强调不等于警方可以滥权滥捕,“印象最深是811,警方派员乔装示威者采取拘捕行动,又打又踢,同一晚在太古港铁站内,近距离向示威者发射胡椒球弹,在扶手电梯冲下去捉人,其实是很危险,有机会受伤,再者在葵芳站内施放催泪弹,根本就是失控。”警方近日向休班警员派发伸缩警棍,方便遇到突发情况执勤,Tom认为此举发放错误讯息予前线警员,以为加强执法即可解决矛盾,“见一个拘捕一个,根本是无计可施,若果二百万人都走出来,你还可怎样拘捕呢?”

“黄蓝是政见、黑白是良知”,是近期香港社会探讨的价值观的一句口号。面对警队内部绝大部分人支持建制,而自己理念不同亦惧怕发声,Tom感意兴阑珊,打算辞去警员工作,亦不打算再找“铁饭碗”为政府打工,甚至萌生移民念头。对于未来局势发展他也不敢乐观,因为政府及警方现时的强硬手法,只会将示威者与当权者推向两极,造成伤亡,成为冲突另一转捩点。

示威者诉求 政府根本无法解法

另一名警员Peter(化名),在警署负责后勤执法工作,虽然未如其他同僚站在前线,但也深感当前社会气氛下当警察甚为艰难,当日理想是要维持治安,如今却要处理政治纷争。然而在政治立场上,Peter直言与大部分警察不同,自己属于“泛黄”,应为整场风波源于政府处理不当,《逃犯条例》存在不少问题,解决不了民间的诉求,令前线警员成为箭靶,但他指公平地说警察与示威者均有错。

他认为,但随着抗争升级,示威者也偏离初衷,“六月九日和平游行其实我是支持,因为政府提出修例确实有问题,但其后根本演变成反政府、反警队,示威者武力升级,有用铁枝、燃烧弹等,警方自然亦会以催泪弹等相应武力应对;眼见示威者冲击立法会,香港的核心价值之一,其实觉得心很不安;而示威者亦用激光笔射向警员,说实在真的有伤害性,有同僚真被照后,双眼通红而要看医生。”Peter又认为,示威者提出五大诉求,政府根本无法回应,“双普选需时争取,而特赦示威者真的没有可能,如果可以这样做令他们无罪释放,法治何在?对政府来说这些是无理的诉求,不会回应,因此才令对抗加剧。”

政见不同萌生去意 香港难复昔日光景

不过,他亦不认同警方近期滥权滥捕的情况,“所谓的速龙小队,其实由上一辈的教官、机场特警、反恐、飞虎队等人组成,确实在执勤时有点情绪失控;最令我印象深刻是早前有一名年轻人在太子问警察良心跌去了哪里,然后警员就冲上前制服他,把他打得头破血流,作为一个穿上制服的警员,这样做是没有理据,根本是个人情绪问题,我看见真的很心伤,所以也不能怪市民对警队有偏见。”

Peter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形容这一着是“双刃刀”,“虽然可以除去警队中情绪失控而滥权的害群之马,但要警队”跪低“后,谁来负责维持治安呢?”面对当前困局,作为警员也产生无力感,他透露警队中已有人提出请辞,有人因为抵受不了辱骂等压力,亦有人因为政见不同、不同意警方滥权而萌生去意,包括Peter自己在内也打算辞职。一切也看似回不了头,但他仍然期望香港可以回复昔日的光景。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