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学者:港府思维落伍 勇武恐成常态

2019年9月8日在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举行的集会,表达五项诉求缺一不可(路透社)

对于香港“反送中”运动不断出现的示威冲击,有学者认为,如果香港制度不改变,这种“勇武”冲击未来数年会成为常态。

香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运动于6月爆发,最初是和平集会游行,其后示威者採取堵路、冲击政府总部及破坏地下铁路站等激进行为,外界称之为“勇武派”

明报今天刊登了对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晖的专访,他说,早于今年5月,大数据显示修订逃犯条例或成为“黑天鹅”事件,但致命的是政府的科技、思维都落伍,行政会议成员也不明白社交平台比如连登、Telegram的影响力,只觉运动背后有“大台”(主使者)。

他说,政府也因此用时空错配的方式处理新时代的问题,以致向企业老板施压。

但他认为,这种手法50年前或许奏效,但当社会走向“slash”世代(多元工作),人们习惯有多份工以至自由身,那就难以控制。

对于政府近日提出对话平台,又成立专家小组剖析香港深层次问题,沈旭晖认为,这种对话不可能讨论“港独”等议题,大抵只会谈房地产“霸权”及购房。

他并指出,反修例运动令民间涌现新思潮,政府提出与暴力切割,但如果没有6月12日“勇武派”围堵立法会,草案大概早已通过。

他说,“当制度令另一种声音永远得不到应得的东西,要阻的事都无法阻止,就会有另一种机制制衡”。这意味着除非制度有改变,“勇武”方式未来数年会成常态,任何争议事项,事态又会重演。

沈旭晖并预期,年轻人都是手机一代“原住民”,令港人更易维持身分认同,“现时看见不断被打(警察打示威者)的案件,时刻提醒你某些价值的重要,这是上多少国民教育课都不能抵消的”。

沈旭晖预期,这将是一场持久战,面对用古老思维手法的政权,许多战线仍未被发掘,“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找自己的出路,年轻一代亦可想其他方向,正正是这时代可爱的地方”。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