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龚楚将军回忆录(40)

第六章 国军第二次围剿井冈山

一、桂东县朱毛会合

朱德率领的红军主力,退出郴州县后,经东江至资兴县属之龙溪十二洞。这是个广大的山区,南面与汝城毗连,东北与桂东接壤,周围数百里,都是崇山峻岭,绝谷深坑,村落稀疏,地形险要,真是个游击队潜伏活动的理想地区。当时,湘南特委、资兴县委和资兴赤卫队,均以此为根据地。我军因经过多天的行军作战,员兵均极疲劳,且有伤兵数十名亟待安置,乃决休息数天,藉以整理部队安置伤兵。约经过了十天的休息,出发至汝城县属之南洞,做了两天群众工作,并收集了粮食,转向北进,占领桂东县属一个较大的市镇——沙田。当地有中共的秘密组织,附近村庄亦较多,且无敌情顾虑,乃协同地方同志,发动群众,组织民众武装,打土豪,分田地,革命空气,甚为热烈。八月十八日,击溃了桂东全县集中进犯的民团和县政府的警察,在追击中乘机占领桂东县城。

翌日的中午,毛泽东带着三十一团到来,直到军部与朱德会晤,我闻他到来即赶至军部,见面时他带着疲劳的神态和我招呼,失去了过去那种兴奋的吸引人的风采。我们见面后,据说:井冈山正被国军从东西两面围攻,江西方面之国军有六个团,于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间,分经永新、遂川两县,向龙源口、黄坳进攻,湖南方面之国军亦有六个团,占领酃县后即向宁冈县城进攻,并有豪绅地主反动武装,跟随国军进剿,到处杀人放火,摧残工农组织,形势十分险恶。

毛泽东说他率三十一团退守井冈山上,严密布防,以井冈山的险要地形,国军是无法攻陷的。但山上所存粮食弹药不多,若持久作战,恐有弹尽粮绝之虞。你们的行踪,曾接到酃县同志的报告,闻你们先胜后败,退回龙溪十二洞,后来又闻你们向汝城桂东发展,为了减少山上粮弹消耗,及与你们连络,共商反围剿作战计划,乃决定以伍中豪指挥袁文才王佐部,及永新、遂川、宁冈各县赤卫队,固守井冈山,本人即率领三十一团两个营,经由井冈山南面山径,经十都到此,幸好能顺利的会合。今后我们红军主力必须集中行动,特别是在有敌情顾虑时更不能分散兵力,因为我们的兵力集中就可以消灭较多的敌军,分散则有被敌军各个消灭的危险,你们切勿忽视等语。

朱德当即问他:现在是否立即合力,扫荡湖南或江西一面之敌,以破坏国军的围剿计划?毛泽东说:我们暂时不能轻举妄动,破敌计划,仍须稍待时机,以他的估计,井冈山的粮食弹药,以现守山兵力,可维持一个月以上,目前尚无反攻之必要,我们主力应在外围活动,避开敌军主力之围歼,待敌疲劳松懈时,选择有利目标,各个击破之,方为万全之策。朱德听了,沉思片刻,乃说道:既然如此,就照我们的原定计划,拟在湖南之桂东、汝城,江西之上猷、崇义地区创造新苏区,待机行动。毛泽东同意了这个计划。

我们在桂东工作了几天,因避免湖南国军之攻击,又转移到江西之崇义、上猷两县毗连地区活动。当时,军部及二十八团驻于崇义县之思顺、古亭,二十九团驻于上猷之左安、鹅形,毛泽东率三十一团驻于上猷之营前墟。我们经常派出探员侦察江西、湖南两面的敌情,并特别关心井冈山的变化,对于部队训练,群众工作,亦都表现得特别的积极和紧强,充份的准备和敌军进行生死决斗。

在这一期间,毛泽东很少到军部,但来廿九团找我一次,并约我到营前墟他的驻地一次,所谈的问题是:红军中的政治工作,红军纪律,而以克服廿八团士兵的流氓习气,和廿九团士兵的农民意识为问题的中心。他对于廿九团第一营的失去,认为是重大损失,他对我的态度比前亲密,且常以克服困难,共同艰苦为勉励,使我一时觉得和他不难相处,心下甚慰。

二、袁崇全叛变与林彪升官

我军于八月二十三日转移到上猷、崇义地区工作,二十五日发生了廿八团第二营营长袁崇全叛变事件。

袁崇全出身于黄埔军官学校,他与该团团长王尔琢是同期同学,贺叶军在潮汕失败后即跟随朱德,历任连营长,他平时沉默寡言,但作战尚勇敢,深得朱德和王尔琢喜爱,每在谈论干部时,常称他是一位颇有修养的军事干部。自攻郴州失败,又闻国军围剿井冈山,他精神颓丧,落落寡欢。是日早餐后,他以向外打游击之名,率领机关枪连及一个步兵连,向上猷县城方面进发。该营营部副官,以未奉有上级命令,事前又未谈及,事有可疑,立即跑到团部,将情形报告团长,王尔琢闻报,以事情紧急,且自信与袁素有情感,立即手持驳壳手枪,只身追赶,于接近队伍时,即大叫:各连立即停止。各连长闻命后,即在路上沿途就地停止前进。王尔琢继续追赶上前,通过了队伍行列,发现袁崇全带着四名传达兵仍向前跑,他即大叫停止,袁即手握驳壳站于路侧,待王尔琢接近时,即连放两枪,王应声倒地,当时毙命,袁仅带传达兵四人怆惶逃去。

朱德闻报,即与陈毅赶到现场,见王尔琢经已气绝身亡,登时放声痛哭,陈毅即命各连长率队同原驻地,并即掺扶朱德回部,为王办理身后各事。事件发生当日,我闻讯赶至军部,见朱德愁容满面,悲痛欲绝,我亦不免悲从中来,相对黯然。是晚我住在军部,共商善后。

晚餐之后,朱德靠在床上,我与陈毅坐于床前,我对朱德说:王团长遭此不幸,固属我们革命队伍里的重大损失,但我军正在准备回师井冈山,粉碎国军二次围剿之际,第二营营长不可一日无人,团长遗缺也要立即解决,请勿过于哀伤,考虑这两个人选问题,以免指挥无人,贻误大事。朱德凄然的说:“第二营四个连长都不如第一营第三连连长林彪,这是大家共知的,但若将林彪升任第二营营长,又恐第二营的连长不满,如何是好?我现在心里很乱,你们出点主意”。当时我和陈毅都认为林彪最好,年轻有为,骁勇善战,对党忠实,是本军最优秀的青年军官。经过研讨,陈毅提出:将第一营营长周子昆调任第二营营长,加强该营的领导,以林彪升任第一营营长,至于团长人选,论资历应以周子昆升任,但朱德认为他身体弱,缺乏朝气,唯有暂由他自己兼任。这个问题便于当天晚上解决了。

第二天公布人事调动命令后,全团干部都感满意。我和周子昆平时有私人往还,那天我曾到第一营营部访问他,谈及人事问题时,他对我表示:这次人事安排很合情理,并认为林彪青年有为,肯负责,有决心,前途极有希望。

军部将人事处理情形通知毛泽东,他对王尔琢之死,表示可惜,对袁崇全叛变表示不痛恨,并认为廿八团党的组织领导太弱了,此后应切实注意。林彪之升任营长,引起了他对林彪的注意。并由此引起他对加强红军中党的领导,及建立红军纪律的决心。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便是在此一期间定出的。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