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龚楚将军回忆录(38)

第五章 红军主力袭击郴州

一、决策的争辩

红军占领永新、莲花之后,湖南省委即派袁德生、杨开明到永新和朱、毛会商,主张红军乘机越萍乡北进湖南之平江、浏阳、江西之铜鼓、修水一带活动,创造湘、鄂、赣边苏区,以袁文才、王佐部及地方赤卫队守井冈山。省委认为:湘鄂赣边区群众基础极好,自秋收暴动后,虽然毛泽东已退出该区,但民众仍在斗争中,红军若重返该地,在政治上的影响极大。可是毛泽东坚决反对省委这一指示。他认为:罗霄山脉北段之湘、鄂、赣边区的反动势力很大,同时国内反动政权暂时稳定,对我们发动围剿极易,而该地区的革命民众武装薄弱,绝不如以井冈山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地形险要而复杂,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且附近各县已有良好的革命组织和群众基础,我们可以因应敌情,红军主力随时转移于湘赣两省,选择敌人之弱点而将之歼灭,在当前时形势只宜于巩固井冈山的根据地,以求逐渐发展。

当时朱德未对此发表意见。最后的决定:待永新、莲花工作告一段落后,将红军主力转移到酃县方面,以监视安仁敌军之动态。

我们于七月十三日到达酃县。十五日,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和朱汝湘,又来到酃县军部,立即召集了一次营长以上的干部会议,据杜修经报告:省委根据中央指示:红军主力不应困处在井冈山,必须向外发展,既可分散国军的目标,亦可随地策动群众斗争及解决红军的经济、给养等困难问题,目前的任务应以进取湘南各县,恢复各县革命斗争为最正确之行动方针。我们曾先到永新和毛泽东同志详谈,但他不同意,因此特来和你们商讨这一行动方针,请你们研究。

朱德当即发言,他说:“现在围绕井冈山的附近地区已民穷财尽,就是白军不来,我们也无法维持下去,遑论军费无法筹措,就是军服问题也难以解决,现在必须占领较大的城市,方能解决我们目前的困难;省委指示进取湘南的计划,在目前是可以行的。因为现在湘南各县只有范石生军,分布于耒阳、郴州、宜章各县,范军的情形我很了解,以我们现在两个团的兵力,用急袭的方法,先行占领郴州,将其截为两段,使其首尾不能相顾,然后将之各个击破,以我的判断,是可以成功的”。

朱德这一席话,与会的团、营长无不赞同,特别是廿九团的营团长,更感高兴。于是进取湘南时计划就决定了。自然湖南省委杜修经等更是喜形于色。

翌日,毛泽东使专人送信来,他预料到我们必同意杜修经提出湖南省委的计划,他认为绝不可行,希望我们幸勿冒险,致遭损失。但军中各级军事干部均不以为意,坚决照既定计划准备行动。

第二天,杜修经和朱汝湘到廿九团团部找我,他除了详述毛泽东与省委之间极不融洽的情形之外,并告诉我两件事:

(一)金汉鼎军复占永新后,张贴了很多国民政府的布告:通辑朱、毛及龚楚,捉到一个,赏金二万元,击毙一个赏金一万元。通风报信赏五千元,你们要特别防范。

(二)湖南省委对龚楚在莲花的工作,极为满意,你们退出莲花后,群众斗争仍未停止,尤其是西区乡村干得最好,我们由萍乡南下,经过莲花之西区至永新龙源口,均有群众组织,交通连络极为方便。

最后,他谆嘱我要好好的和朱德同志合作。我说:朱德同志是很忠实的革命同志,又是很好的军事指挥官,我很信任他的领导,我们相处了七个月,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

二、战役经过概况

攻郴州计划决定后,朱德为了保持高度的秘密及出敌意表,决先下桂东,威胁汝城,然后转攻郴州。于是我们即率廿八、廿九两团及郴州赤卫队于十七日出发,十八日下桂东,十九日至沙田,廿日进抵汝城之南洞,休息了一天,并派出一营向汝城游击,廿二日由南洞出发,越过资兴的龙溪十二洞,经东江,于廿四日下午二时进攻郴州。

郴州市区之东面有耒水,筑有大石桥沟通两岸,上游可徒步涉水而过。进攻部署,以廿九团从耒水上游涉水过河,进攻郴州之东南,廿八团从正面大石桥进攻东门。

我们这次进攻,驻郴州之范石生军,因事前毫无所闻,所以亦毫无准备,红军如从天而降,我廿八团将到桥头时,发觉桥头之附近有范军重机一连警戒,正欲向我军射击时,红军即以飞快动作冲过大石桥,敌军措手不及,即遭我军将之解决。旋即向市区进攻。我廿九团亦于同时向东南门进攻,战斗约两小时,城内国军官兵因知道是朱德部队,大多数自动停止抵抗,其中有两个连及一部官佐竟集合请朱德亲来缴械,城内战事即告结束。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