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香港再现大规模“反送中”集会,民阵称170万人参加

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星期日(8月18日)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参与集会(路透社)

香港“反送中”抗议踏入第11周,大批香港市民响应多次发起"反送中"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号召,星期日(8月18日)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参与集会,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及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

香港警方原本拒绝民阵要求游行至中环。但由于人数太多,民阵下午三时许启动流水式集会,带领集会人士向西行,港岛区多条主要道路被占据,变相游行。有人经过解放军军营时,用镭射笔照向军营方向。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称在铜锣湾、天后及维园一带参加集会的人数有170万人。

“民阵”以《煞停警黑乱港,落实五大诉求》为题发表公开信,形容近期香港警察实施“中国式镇压”,“香港人被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羞辱够了”,“民阵”特别要求四个与警队相关的官员,包括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等人问责下台。

香港政府发言人晚上10时许回应称,集会“大致和平”,但参与者占用港岛多条主要干道,路面交通大受影响,对市民造成不便。发言人重申,一切平静之后,政府会“与市民展开真诚对话,致力修补撕裂,重建社会和谐”。港府同日较早前曾发出声明,对有团体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表示遗憾,重申反对激进和暴力示威者的行径,强调警方只在受到暴力袭击时,才以最低武力驱散示威者。

香港“民阵”举行的集会在下午2时左右开始举行。约2时半,人数已挤满六个足球场和中央草坪,由于现场天气不佳,许多人撑起雨伞。

多条前往维园的道路挤满身穿黑衣的人群,附近的地铁站由于人流太多而关闭,部分人士要在较远的地铁站前往集会现场,一度令多条马路需要封闭。

下午三时许,“民阵”呼吁集会人士跟从在场立法会议员离开维园往港岛西方向前进。有防暴警察在中联办大楼附近戒备。

21岁的集会人士梁小姐对BBC中文说 ,政府多个星期以来无视民众诉求,警方执法多次出现问题都没有被追究,令她觉得很失望。

“元朗冲突中,打人的白衣人士虽然被捕无全部未被起诉,但示威者就很快被控暴动、袭警等罪名,这种不公平的对待,显示港府和警察是按政治办事,不是按法治办事。”

“彻查警黑,追究警暴”是许多民众手中举起的标语。据香港中文大学早前发表的研究,示威者关注警权问题,大于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梁小姐认同,在香港机场发生示威者打大陆人士的事件是不能够接受,但示威者经历两个多月才发生一两宗这些事件,相信他们会作出反思。

44岁的黄先生则带同六岁的小孩参与集会,希望对政府喊话,“香港市民真的忍无可忍,找不到出路”。

他说自己家住香港深水埗,多次从家中看到街上催泪弹横飞的情况,“我有时看不懂,明明示威者都退后至两三条街,但你还要施放多枚催泪弹目的何在?每次一放完催泪弹,我家的小孩都咳到不行,你知道你们的行为,只是令普通市民更不满吗?”

面对示威者升级和多次集结挑起与警察碰撞,黄先生认为,“是无可避免的事情,示威者真的无路可退了,你想他们怎么做呢?留在家中任由你政府如何清算他们?政府一点让步也没有,你叫那些年轻人怎后退,早前财爷派糖(财政司司长公布191亿港元纾困措施),大学生一点福利也没有,你就知道香港政府早已把下一代当成敌人,我真想求求林郑(月娥),如果你是一个还有丁点良知的人,退一步,香港人就可以满足的了。”

“如果我不是有小孩,我也会冲出去,现在我最多只可以参与和平集会,有时候,我都觉得我是把小孩的未来,交给在外面的年轻人。”

他强调出席活动不是要鼓励前线示威者行动升级,亦担心终有一天解放军或是武警会介入局势。

“我不希望看到这一天,如果真的发生了,大概我只能含泪移民,政权不管我们死活,我们也只能逃命,”黄先生对自己的小孩说,“我真的对不起自己孩子。”

“民阵”表示,两个多月以来,前线示威者、街坊都受到警方以催泪弹、布袋弹等清场和围捕,甚至有黑社会无差别袭击市民,令市民对港府和警察的行径深恶痛绝,而且有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和警队中人形容示威者是“蟑螂”,“令香港人和国际社会勾起种族屠杀的惨痛回忆”,香港在国际社会的文明形象,被警察逐步破坏。“民阵”要求警队领导层问责下台。

警方在下午陆续向市民发出短讯,呼吁市民留意各媒体的最新消息及警方社交媒体。香港媒体引述消息称,警方已调派水炮车到港岛区戒备。

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对有团体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表示遗憾。发言人指出,过去两个多月多个公众游行的集会,均有激进和暴力示威者多次冲突警方防线,堵塞道路,破坏公众设施和纵火,掷砖和汽油弹,多间警署受到超过75次的攻击和破坏,警方一直以容忍态度处理违法事件,只在受到暴力袭击时才被迫以最低武力驱散示威者。港府尊重市民集会和表达自由的权利,呼吁市民以和平理性方式表达意见,向暴力说不,回归理性,重新出发。

过去几周,“反送中”抗议活动警民冲突升级,警方施放催泪弹成为常态,示威者武装升级,包围警署焚烧杂物及使用汽油弹。示威者早前一度瘫痪机场,包围和“公审”两名大陆人,包括当时自称旅客的《环球时报》记者。

事件触发广泛争议,中港政府及建制派人士予以强烈谴责,认为示威已经失控。示威者对外道歉,民主派支持者及政客没有“割席”,只称不接受暴力,希望前线示威者反思。

港澳办形容“反送中”抗议已经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批评是有外国势力介入,但香港警方对媒体说,非法活动未到达恐怖主义的定义,并指目前没证据显示有外国势力介入。

中国在深圳派驻了大批武警进行演练, 中国媒体及微博转载的片段中,武警和装甲车演练似是针对示威,并以粤语警告“停止暴力,回头是岸”。解放军东部战区陆军微信公众号“人民前线”曾发表文章,称从深圳出发抵达香港只需要10分钟。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称有情报显示解放军集结边境,并指不想看到中国残暴镇压香港示威者。欧盟及加拿大外长发表联合声明,针对香港出现暴力事件呼吁各方克制,进行包容性对话,但强调应继续维护香港和平集会自由和自治。

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等多个城市均有声援香港的抗议活动,但现场同时吸引手持中国国旗的民众到场表明支持“一个中国”。

在周六,由建制派人士组织的“守护香港大联盟”动员支持警察的人士参与集会,大会称有47.6万人出席,警方称最高峰有10.8万人。他们反对示威者采取暴力,支持警方执法。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回应撑警集会,称撑警集会“是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香港繁荣稳定不容挑战的证明”,警告“唯恐香港不乱,及反中乱港的极端激进分子”要正视,“他们一切幻想和阴谋注定落空”。

中国官方主宰的媒体的舆论攻势不断加强,但有香港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媒体对事件报道“不全面”,“刻意放大示威者比较激烈的行为”,估计北京是想带动国民的爱国情绪,以及向香港政府及警察表达支持,但做法可能会令香港人反感,并造成中港两地人民互相敌视。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