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装逼可以,但不要装成傻逼

最近看到记者对陈丹青的采访,其中有一段对话让我产生了写这篇短文的冲动。主持人问了他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怎么看待装逼和艺术的关系?没想到陈丹青如是回答——

装逼是现在想出来的一个词,就是说好像装的很雅的样子,大概是这个意思吧?那艺术就是装逼呀,每个时代每个国家会有新的词来形容艺术,我喜欢装逼这个词,我从小就装逼,装成了现在。

我有点忍俊不禁,陈丹青说话一向直击要害,这段话也是。他把附庸风雅说成装逼,装着装着,附庸风雅也就渐渐成真的风雅了。这是‌‌“良性装逼‌‌”的例子。

受此启发,我想到了‌‌“恶性装逼‌‌”。也就是说,有些人一开始附庸的就不是风雅,而是附庸丑恶,他们还不自知,努力装逼,装着装着,就成了真傻逼。例子太多,简直不胜枚举。

比如这两天在网上流传的一张照片,说的是太行山洪灾过后,某学校的师生泡在齐腰乃至没胸的浑水里,全神贯注地讲课听课。据说为了励志,此照片还在家长群里群发。这么愚蠢的‌‌“心灵鸡汤‌‌”,居然被当作正面例子传播。媒体上看不到人命关天的洪灾泛滥,这种违背人性的画面倒是迅速发酵。这是典型的‌‌“装逼装成傻逼‌‌”。

还有更‌‌“正面‌‌”的例子,出自吾国第一大报的报导:《奇观!700年古建洪水中屹立不倒》,指鄂州观音阁虽然遭遇洪灾,但该古建筑在洪水中仍安然无恙。满世界的洪灾不报道,却盛赞这座古建筑屹立不倒,难怪网友批评说:‌‌“一场洪水,检验了一座700年古建筑的质量……‌‌”

我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很多傻逼图像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基本相同的价值观,就是只要‌‌“正确‌‌”,装成傻逼在所不惜,甚至万死不辞。于是就到处可以看到‌‌“打鸡血‌‌”镜头,比如动不动就举着拳头宣誓,喊着自己都不信的口号,等等。我手机里就有几个‌‌“宣誓视频‌‌”:看似干部模样的一干人,如是献忠心表决心:说要做中国人,吃中国食,穿中国衣,用中国货,云云。

你说这都成年人了,都当爹当妈甚至当爷爷奶奶的人了,你们一本正经举着拳头宣这种毒誓(傻誓),何苦呢?你能不当中国人不吃中国饭不说中国话不做中国梦吗?庄严虔诚地说着废话,这就算爱国了?这还不如某些搞笑视频呢——干脆加上拉中国屎泡中国妞生中国病,倒还有点幽默感,装傻逼总比真傻逼强。

装逼到了公共领域,显得特别虚伪和可笑。前两天我看到某地公安局长的一个发言,着重讲未来一年该局的理想抱负。我从头读到尾,没有一句实质性举措,比如治安的改进或服务的升级之类,全是空话废话套话官话屁话,只要改动几个字,按在任何一个领域都可通用。难怪有段子手如此描绘类似情形——

八项规定出台后,领导对秘书说,把这次会议讲话材料修改一下,去掉套话空话废话大话,留下实话就行。秘书仔细斟酌推敲,去掉了套话500字,去掉了空话400字,去掉了废话300字,又去掉了大话200字。改完后交给了领导,领导一看,整篇材料就剩一句话:‌‌“会后,请大家到三楼餐厅用餐。‌‌”

你看,这还留下一句有用的实话,至少让大伙明白何时何地用餐。而上述那位公安局长通篇全是抄来的大而无当的屁话,一点含金量也没有。其实哪只是公安局长,其他局长乃至其他部长司长处长何尝不是如此?一级一级说着废话套话官话大话屁话,大家似乎都毫不违和,花着纳税人的钱做着装逼无用功,装着装着,全民傻逼的景观就很可观了。

就算要装逼,最好装善逼不要装恶逼,装雅逼不要装俗逼。如今最让人痛心的是,周遭充斥装恶逼者,他们动辄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不共戴天,要把清醒者思想者敢言者往死里整,好像比既得利益者更主动更有动力。诚如陈丹青所言,长期的愚民政策,弄到现在已发展到‌‌“自愚‌‌”。阿Q们争着吵着要姓赵,殊不知人家正窃笑耻笑:你也配姓赵?

悲夫!那些装恶逼的傻逼们怎么就不明白一个基本道理,就像王朔说的那样:‌‌“你要小心这世上的坏人,他们都憋着劲教你学好,然后由着他们使坏。‌‌”这话背后的意思是,‌‌“教你学好‌‌”不是真的让你学好或变得更好,而是教你变成傻逼,方便他们以售其奸。王朔反思自己:‌‌“当我还是傻逼的时候,被他们这套谎言骗得热泪盈眶、义愤填膺。‌‌”

可惜很少有人像王朔那样,敢于承认自己曾经有‌‌“当我还是傻逼的时候‌‌”。更多的人正循着谎言铺就的道路执拗地前行,一副无怨无悔的样子。装惯了恶逼,就会善恶不分;习惯了愚民,就会自愚愚人。吾国盛产傻逼的土壤日益肥沃,连名牌大学都未能幸免,而愿意启蒙和能够启蒙者在恶劣环境下正在骤减,这是种族退化的恶兆,实在是人不灭我我自灭,呜呼哀哉!

我们能不能不装某些逼呢?比如把已经被大多数人公认的恶人的像撤下,把满大街无用的标语口号撤下,把自己都不信的谎言撤下,把民粹的爱国主义撤下……总之不要给世人一个巨婴傻逼的形象,而是树立一个正常人的形象,这很难吗?

如果实在非装逼不可,那也请装善逼,不要打打杀杀,不要拉仇恨,不要挑动窝里斗。善逼装着装着或许就会像起来,加上制度跟进,善根或许就能留住。而恶逼装着装着就会嗜痂成癖,渐渐变成恶人傻逼。所以我对普遍愿意和敢于装恶逼的现状特别厌恶和担忧:这恶逼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竟还争着装?黑白颠倒是非不分,这个民族岂不要玩完?

全社会善良理智的人们一定要认真面对‌‌“装逼装成傻逼‌‌”的普遍现象,因为就在我们身边,那些与我们相同经历的人们,受过相同教育的人们,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变成脑残了,突然就没法在一张桌上吃饭了,突然就形同陌路了。他们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格和见识却在萎缩,社会大环境的型塑能力就是这么厉害。

在智商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傻逼不傻逼,往往取决于你的信息来源,当一个人的观点立场基本来自联播,你要指望他头脑清晰是不可能的。单一的信息将导致你对世界一无所知,何况这些单一的信息很多都是变异变形的,你怎么可能让他做出睿智正确的判断?

英国哲学家穆勒说得好:如果被禁的言论是正确的,人们就只剩下接受错误言论的机会。如果被禁的言论是错误的,正确思想就失去了在与错误思想交锋过程中验证正确性的机会。现在的情形正是:很多正确的言论被禁,于是谬误横行,人们在别无选择的环境里,自然而然练就成了傻逼。

其实应该做的是,无论正确错误,都不该被禁,言论只有在思想交锋中才能验证其正确性。只有当信息来源丰富、言论充分自由、允许各种观点交锋的前提下,公民社会才有可能发育。说到底,没有好的思想来源,成为恶性傻逼的概率是很高的,十年浩劫中人性的普遍泯灭就是最好的佐证。

警惕啊善良的人们,‌‌“装逼装成傻逼‌‌”已经成为社会的毒瘤,咱们不要对各种恶性装逼熟视无睹见怪不怪,至少不要随波逐流同流合污。即便污泥浊水肆虐,傻逼呵呵横行,也要保持一份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醒,个体的普遍觉醒才是民族的希望所在。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