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恶捧刘户籍

1971年12月某日,居委会开我的年终评审会。恰好那天我病了,发高烧,实在走不动,就让我妻代我去居委会请假。过了两三天,12月30日,我在上班路上遇见管我的片警刘某。刘某叫住我,问我为什么不参加年终评审会(其实他知道我病了),我如实作了简要说明。接着,他说:“你没有参加这次年终评审会,失去了一次受教育的机会,是很大的损失。”同时对我宣布,从现在起,每周要向他交一份思想汇报材料。

我原本每周向单位交一份思想汇报材料,现在片警也要,又不能照抄交给厂里的那份材料,怎么办?再写一份最好,可问题是,哪有那么多思想好回报的?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我不禁大喜,决定就写刘片警对我的“教导”。我紧紧抓住12月30日他在街上对我的那番“教导”——“没有参加这次评审会……是很大的损失”,反复敷衍成文,为刘片警“立言”,并把他的“教导”上升到“刘片警的哲学”的高度。每周呈送的那份思想汇报,主标题不同,副标题则有定式——“学习刘片警‘12·30’重要讲话心得”之一、之二、之三……。每周汇报的起句和尾句都是“刘户籍的哲学很重要”,文字也使用得相当考究,尽量选用我手头留存的人民日报出版社文革前出版的一本《难字表》上的字。

此后,我与刘户籍相安无事近两个月。一天,我又在路上与刘户籍相遇,他叫住我,未等我开口问他有何指示,他就先开口了:“你的思想汇报材料不要写了,算了!”

(选自《黑五类忆旧》第十一期,2011-03-01)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