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起身走人

当香港的一间老人院,要命名为“剑桥”,而且当特首老董治理的特区香港经济一塌糊涂要乞求美国的迪士尼来香港的大屿山开乐园救命,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若没有“外国势力”,自一八四二年以来,香港这个地方,连一个屁也不值。

但当大量的香港父母“蓝丝化”,当客厅中的TVB闪亮着新闻台,在晚饭的桌边比划着一对筷子,变成了“香港年轻人搞事因为有外国势力策动”之论者,身为子女的你,浮起一股对眼前这个废老的鄙视之情,暗自庆幸你进科大这两年书没有白读,你没有“不孝”,像当年“五四”青年看不起他们被封建礼教洗了脑的父母一样,你很正常。

然而受西方科学理性教育的你,当然不会拍枱,即刻开口大骂这个愚蠢的老嘢。你应该庆幸,你明明有一个如此低智商的父亲,却考进了科大,并准备后年升学美国,竟然没有承袭其基因遗传,哈里路亚,真是神迹。不,不要负能量,你要将那腔鄙视,转化为对上帝的感恩。

一个人老了,身体检查,看得医生多,受了医生影响。医生说胆固醇有两种,一种是好的胆固醇,一种是坏的胆固醇。在香港的废老眼中,以为所谓外国势力,可以分为好的外国势力,以及坏的外国势力。但其中怎么分法,老人家不甚了了。

譬如英殖麦理浩时代,他抽到了一间公屋,外国势力令他从一个住木屋的穷鬼,荣幸地升格为一个拥有屯门四百呎廉租屋的穷人。他忘记了早年,他所以随你爷爷亦即他爸偷渡香港住木屋,却正为了逃避红色的中国势力。

许多中国人的大脑有毛病,就像大脑微丝血管里积聚了过多的不知好歹的胆固醇。是基因缺陷还是给洗成这样子,是天生的蠢钝还是无赖,事到如今其实不再重要。

噪音已经够多,当该废老在由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亡我之心不死开始,讲到殖民主义是如何阴魂不散之时,你低头盯看手机,看看群组传呼两天后几点,在何处集合,不见不散。

老爸讲到兴起之际,饭桌间泛起一股臭气。你知道他老了,除了近日频上厕所之后留下的尿渍,他一开讲大道理,下腹即失控排泄某种气体,与他的爱国反美理论一齐绕梁三日。

这是你无法再与家人同住的理由。你不答话,在心中盘算几时该送他进剑桥。他还在不断唠叨。终于,你看看手表,放下筷子,起身出门。

背后响起该老人的咆哮:“记住唔好去龙和道那边呀衰仔!”

而你自从那一夜,再也没有回头。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