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斑羚飞渡

有一个狩猎队把7、80只斑羚赶到了悬崖边。山峰像被一把利斧从中间剖开,从山底的河谷上望宛如一线天,这边悬崖的对面是相隔约六米的另一悬崖。斑羚天生四条长腿,善跳跃,但它们跳远的极限也就是五米。有一只老斑羚尝试从这边的悬崖跳过六米的河谷逃往对岸,但差一米多就悬空跌落谷底,粉身碎骨。在狩猎队准备活捉这群斑羚的时候,只见斑羚安静下来,接着牠们迅速分成两堆,一堆是老斑羚,一堆是年轻斑羚,于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只老斑羚和一只半大斑羚一起,当老斑羚从悬崖边飞身向对岸跳跃时,在半秒瞬间,那少年斑羚也飞身跳出,在距离对岸还有约两米的半空中,少年斑羚的四蹄在老斑羚的背上猛蹬一下,就像三级跳远在一块跳板上再度起跳,下坠的身体再升高,这第二次跳跃使牠成功地落在对面悬崖上,而老斑羚就像一只断翅的鸟笔直坠落谷底。接下来就见到一老一少的斑羚自动配对,开始一连串的搭配跳跃:老斑羚以自己的生命搭桥,让年轻斑羚藉牠的死亡获得自由的新生。所有的猎人都目瞪口呆。

我多年前读到的虚构故事,一直念念不忘。就像食人族觉得文明社会不吃人肉却发动战争大量杀人不可思议一样,斑羚这种为下一代牺牲的行为也使人类感到惊奇。但这其实是出于自然的天性,只不过虚伪、贪婪、虚饰的人性把自然的天性扭曲了。

有人说,西方政治文化是杀父的文化,实际上这是还原动物的自然天性。而中国政治文化则是杀子的文化,二十四孝中有“郭巨埋儿”的故事,说汉代的郭巨对妻子说,“贫乏不能供母,子又分母之食。盍埋此子?”只不过在掘坑埋儿时,孝感动天,掘出一釜黄金,儿子才免于一死。但这种杀子尽孝的扭曲天性,在中国是被肯定的。

香港在97后,就在中国政治文化支配下,贯彻杀子文化。掌权者嘴里说年轻人是香港未来,却处处与年轻人为敌。在港英管治的西方文明社会成长的人,自由与人权如同空气一样,是自然存在的,现在流失也应该以和平方式争取。而年轻人自小生活在杀子文化中,感到缺乏氧气般窒息,于是奋起抗争。在他们的世界里,为自由与人权付出代价是不可避免的事。

在冲进立法会并留守到最后的几个人中,有一个是有家室子女的年轻父亲,他说他自己的父亲当年冒死逃来香港,才使他可以在这个有自由和有尊严的地方生活,现在他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一定要守护这地方的自由,哪怕坐牢,哪怕牺牲,也不轻易放弃。

一位中年人,在7.1夜晚,得知警方即将清场,他立刻开车去立法会外现场,来回接送留在那里的青少年,他问学生:“你哋点解咁冲动,你哋知唔知好大后果?”学生答:“我哋知啊,但系冇谂咁多,个政府有错唔认,我哋只系知道啱嘅就要做,错嘅就要认。”

这位车手立刻泪泫了,他说他感到内疚。“点解咁简单嘅道理,中学生都明白。”而成年人就总是要计算得失,不讲对错只讲后果。他说,“我个刻觉得好羞家,原来大人受过社会熏陶会变成是非不分。”

香港这一刻,父亲们开始醒过来了。我们不能因社会熏陶而让人性埋没天性。让下一代踏过老一辈的脊梁跳往自由天地,是斑羚都知道的自然定律。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