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当芭蕾舞剧《天鹅湖》主角遭遇文革

源于西方的芭蕾舞在中共建政后,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也出现在中国的舞台上。1952年,中央歌舞团成立,歌舞团聘请了苏联芭蕾舞演员来教授芭蕾。1959年,中央芭蕾舞团成立,并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排演了芭蕾舞剧《天鹅湖》,女主角由白淑湘担纲,中国第一代芭蕾舞演员刘庆棠则入选扮演王子。他们两人的命运也随之发生改变,尤其是在遭遇文革后。

白淑湘扫厕所,父亲被杀

1939年出生在湖南的白淑湘,少年时期就显示出了舞蹈的天分。她于1952年参加了东北人民艺术剧院儿童剧团,并于次年随“赴朝慰问团”演出。1954年,进入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芭蕾舞;1959年,中央芭蕾舞团成立,白淑湘成为了第一批主要演员,并成为中国芭蕾第一明星,主演了《天鹅湖》。她还先后成功塑造了各种舞台人物,如《海侠》的女主角米多拉、《吉赛尔》中的鬼王密尔达、《泪泉》中的王妃扎列玛等。

白淑湘的成功也让她有机会走进了中南海,给毛等中共领导人表演。一次在给毛表演芭蕾舞剧《四小天鹅》后,她还邀请到毛一起跳舞。

1964年,江青开始对芭蕾舞剧产生兴趣,白淑湘又被第一个选中,出演了篡改历史的红色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以下简称《红》)的女主角吴琼花。她为此还参加了军训,学习卧姿、跪姿、站姿、射击等。在《红》上演之前,芭蕾舞在中国观众心目中只是“舶来品”,但充满浓厚革命意味的芭蕾舞剧《红》改变了人们的看法。

正当白淑湘在为塑造新的舞台形象做准备之际,她在1965年被定性为走“白专路线”的典型人物。所谓白专路线,指的是只搞专业技术和专职工作,抵触政治活动,不参与政治生活。从此,26岁的白淑湘被禁止参加演出。第二年,文革爆发,她连练功也被禁止,在芭蕾舞团里被揪出来反复批斗。在此期间,她除了被反复批斗,要求交代问题外,白天还要干扫厕所、扫地、挖地洞等粗活累活。

1969年,白淑湘被送到北京昌平区的小汤山干校劳动,离心爱的芭蕾舞咫尺天涯,直到1974年。当时,因文革对中央芭蕾舞团的严重破坏,造成了团内无人可用,34岁的白淑湘才被召回担任主要演员,并重新出演了《天鹅湖》以及新增演了《希尔维娅》等剧目,但演出还是受到诸多限制。此时,对于她而言,芭蕾舞演员的黄金年龄早已过去。

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中共给其“平反”后,白淑湘才获得了更多的自由,直到1989年时年50岁时才正式离开芭蕾舞舞台。

令人唏嘘的是,文革初期,白淑湘的父亲白纯义被中共政府枪决,原因是有人称其签字杀害了多名中共党员。原来,白纯义曾是国民政府的一名军官,也是张学良将军的下属,从军前则是一名律师。白淑湘出生后不久,母亲去世,父亲带全家前往南京,在国民政府中从事文职工作。日军占领南京后,白纯义又带全家前往重庆。在中共攻占重庆前,本可以飞往台湾的他选择了留下,并到东北大学教授法律。然而,他终究没有逃过文革。白淑湘和她也是舞蹈演员的姐姐因此受到牵连。

不过可叹的是,被中共枪杀了父亲、自己错过了最珍贵的艺术黄金岁月的白淑湘,却在被“平反”后再次为中共歌功颂德,称“我们的艺术生命有了保障,我们重获新生了”。这是怎样的悲哀?

灵魂被扔到地狱中的刘庆棠

与白淑湘文革被批斗、父亲惨死的经历不同的是,刘庆棠在文革中则走上了将“灵魂扔到地狱中”的道路,并最终自食其果。

1932年出生在辽宁的刘庆棠,16岁时考上了中共在东北地区创办的第一所艺术学校——白山艺术学校,从此开始了其舞蹈生涯。1951年,因其舞蹈节目在柏林获奖,刘庆棠等演员被留在了北京。1952年,中央歌舞团成立,刘庆棠成为该团的民族舞演员。当时,中央歌舞团聘请了苏联芭蕾舞演员来教授芭蕾,刘庆棠经过努力,从低级学习班进入了高级班。1956年,他在24岁“高龄”之际前往苏联正式开始学习芭蕾。

1959年,中央芭蕾舞团成立后,刘庆棠成为芭蕾舞剧《天鹅湖》中王子的表演者。随着《天鹅湖》的成功,鲜花、掌声和荣誉也接踵而来。此后,刘庆棠和白淑湘又一起跳了《海侠》、《泪泉》等舞剧。

在很多人眼中,刘庆棠和白淑湘是一对很好的搭档,但随着白淑湘的名气越来越大,当人们更多地把目光聚焦在白淑湘身上时,刘庆棠的心中起了波澜。当时有一些内行指出:“刘庆棠的气质不像个王子,倒像个战士……”这大概也为后来发生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1964年,篡改历史的红色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排演,女主角吴琼花由白淑湘扮演,男主角中共党代表洪常青则由刘庆棠扮演。毛在观看了演出后,称“方向是正确的,革命是成功的,艺术上也是好的”。由此定了调。《红》剧成为革命样板戏,江青指定其为“世界芭蕾舞坛上的一面战旗”。刘庆棠亦深受江青的青睐。

1966年文革爆发后,刘庆棠的“革命斗志”格外旺盛。他成立了新的革委会,自任主任和党支部书记,许多人聚集在他的手下,向中央歌舞团、中央芭蕾舞团的“牛鬼蛇神”和“走资派”展开了猛攻,一时间芭蕾舞团成了阴风凄凄的人间地狱。白淑湘被揪出批斗,52岁的中央歌剧舞剧院副院长、首席指挥黎国荃,也在刘庆棠主持的一次批斗会后,因无法忍受诬陷和人格污辱,回到家就上吊自尽了。

由于刘庆棠的残酷行为,不久,他被群众揪下了权力的宝座,并被批斗。1966年11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首都文艺界大会”时,江青指名让刘庆棠登上大会主席台,但由于群众抵制,未能如愿。会后,江青马上派人向刘庆棠表示安慰:“不让你上主席台,并不说明领导在政治上对你有什么看法,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压力。”

有江青的撑腰,刘庆棠的底气更加十足。他继续给江青写信效忠,由此获得了更多的赏识。自1967年5月,江青先后六次点名逼芭蕾舞剧团领导班子要“结合”刘庆棠。1968年3月,在江青的大力提携下,刘庆棠终于如愿以偿,成为芭蕾舞团的领导之一。7月,经江青批准,他成为芭蕾舞团的头面人物之一。

重新掌权的刘庆棠,再度开始丧心病狂地整人。他将所谓的“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反对文化大革命”、“攻击江青”等罪名随心所欲地扣到人们的头上,全团包括临时工在内的240人中,有70多个被其打成了反革命。团内人人自危,朝夕难保。在1970年前后,由刘庆棠主持的文艺界“清查”运动中,仅中央直属文艺团体中被打成“5.16”分子的,就多达400余人。

紧跟江青步伐的刘庆棠亦飞黄腾达。1969年4月,江青提名他当了党的“九大”代表、主席团成员,1970年刘庆棠进入国务院文化组,开始统管全国文艺创作;1974年又在中共“十大”当选为中央委员;次年便一跃成为中共文化部副部长。

政治上飞黄腾达的刘庆棠,在生活上也是风流成性,并利用权力乱搞男女关系。一个比他小20来岁的姑娘,长期被他霸占;任何一位女演员,无论是想争取在戏中当主角或领舞,还是给丈夫落户口、安排工作,只要有求于他,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掌中玩物。然而,对于他的控告信皆石沉大海,丝毫没有影响他的仕途。刘庆棠更加死心塌地地紧随江青,被称为是江青的“忠实战士”。

1975年9月,江青召集自己的亲信秘密聚会。会上,江青对刘庆棠说:“邓小平是谣言公司的总经理、董事长……现在好比1957年反右前夕,现在叫他们大鸣大放,将来再收拾。”秉承江青的旨意,刘庆棠随后在芭蕾舞剧团、文化部艺术局所属各团负责人会上大造舆论,为制造新的动乱进行舆论准备。此后,他多次搞邓小平的黑材料。

1976年1月,刘庆棠在文化部连续召开会议,拼凑邓小平“攻击文化部的八条罪状、攻击文艺革命的七条罪状”,并编入文化部1976年1号文件。从2月起,刘庆棠还遵照江青、张春桥的旨意,召开全国电影制片厂负责人会议,煽动“写与走资派作斗争的作品”,“拿出戏来当炮弹用”,并威胁说:“敢不敢写与走资派斗争的戏,是路线问题、立场问题。”3月,他又亲自指挥芭蕾舞团炮制了“层层揪邓小平代理人”的舞剧《青春战歌》等。

文革结束后,刘庆棠被羁押,并于1983年4月被公审,尽管他竭力为自己开脱,但还是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据说,审判期间,文艺界凡遭受过他迫害的人都有旁听证,“重灾区”芭蕾舞团还不得不特地指派一辆大客车,每天接送大家前去旁听。判决后,曾被刘庆棠多次伤害的妻子徐杰与其离了婚,其三个子女也同他脱离了关系。

1986年春天,刘庆棠因患食道静脉曲张,被批准保外就医。之后他抛弃了照顾他多年的救命恩人——一个善良的女人沙音,而选择与一个更有能耐的女人结婚,并开办了一所舞蹈学校。其前妻徐杰如此评价刘庆棠道:“他的心,他的灵魂都扔到地狱里了,他至死都不会安宁;他是一个精灵,在创造与欺骗中飞来舞去,闪着耀眼的光,但是他落到了地狱。他如果能自救,就让他自救吧!”

结语

中共建政后,曾通过一轮又一轮的运动,将包括中国舞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肆意摧残,将无数承继了传统文化血脉的艺术家加以迫害,甚至对自己培养出来的红色“艺术家”也不放过,白淑湘就是其中之一。而在这一过程中,中共又将人性中的“恶”发挥到了极致,让一些演员从传播艺术的使者变成了害人的凶手,最终也身陷囹圄,刘庆棠就是这样的代表。说中共才是真正的把人变成了鬼丝毫也不为过。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