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地雷阵就是这里

香港主权移交之初,董建华做特首,能力不怎么样,开始将种种问题赖给“英国人撤走前留下地雷”。

英国人临走有没有留下地雷呢?有。地雷在那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新界。

新界是英国人一八九八年“租借”来的。当时鉴于新界五大氏族在英国人拓展界址之前,由文天祥开始,延绵南下,已经住了一千年。

加上看见日本进驻台湾,日军进阿里山遇到高山族土著激烈顽抗,战事死伤甚烈,于是不敢硬碰,一两场战役后更发觉白人英兵的性命比新界氏族的土著更宝贵,匆匆谈判,对炎黄子孙妥协让步。

此一让步就是对新界原居民“丁权”两字之承认,与港九有别。

但这片土地终究归英女皇所有。新界人本来拥有土地的祖辈永业权,被英方改为“承租权”,发出官批租约,设下租期和指明土地用途。

也就是说,英女皇出面与新界原居土著订立契约,替新界人租土地,订立若干让步条件,补偿其失去了祖辈永业权益。

其中包括指定土地用途,并订明“丁屋政策”,让原居民可以在农地建屋,不必向政府补地价。新界原居民一生可获一次兴建一所三层共七百方呎的乡村小型房宇。

七十年代初,麦理浩要发展公屋居屋,新界司钟逸杰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仿效当年阿拉伯的劳伦斯,只利用一个刘皇发,以其为代理人,由刘皇发出面,在青山屯门一带,向当时的原居民收购土地,再卖给英治政府。

也就是说,“新界乡议局”成为“大台”,英国人四两拨千斤,搞定三数乡绅听话即可。这一手物理学的杠杆原理,令新界发展迅速。但主权移交,其新的主权国却是以斗地主、分田地为初心的中国。

大量新移民涌入,中方认为是因为香港现有住屋问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界原居民“大量非法占用土地”,以及与英方“新界小型屋宇”政策的优惠勾结。这一点刊登在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二日的大公报,代表了官方观点。

此一冲突,隐忍未发,因为中方还要长期利用新界斗争在十八区选举的泛民。林郑一向不太看得起新界,曾声称要拆掉新界的僭建物。因原居民反抗,不得要领。

但元朗之战,特区与乡黑合作,以后的利益又如何重新编配?所以一切都怪当年“港英”对新界只租借、不强占。若一百多年前由英军出面镇压新界原居民,像对待今日新疆维吾尔族一样,新界人的强悍农民地主基因,本可由英国人先来阉割,而不是由今日不谙政治、历史、文化人类学,兼无帝国视野的林郑,再次点着这个炸药库了。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