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占领香港立法会行动中唯一公开面貌者 :无悔当初

2019年7月1日一名进入香港立法会的抗议者站在立法会会议桌上。(路透社)

唯一一位在7月1日晚上占领香港立法会行动中公开显露面貌的反送中示威者梁继平(Brian Leung),近日对香港传媒表示,当时拉下口罩是希望真诚呼吁其他示威者留守,效法台湾太阳花学运,能长久占领,并希望公众不要视学生为暴徒。

梁继平日前接受香港英文《南华早报》访问,谈及当天占领立法会议事厅的心路历程。他在访问中说,无悔当晚以真面目示人,并明白其严重后果。

他解释,当时自己不希望在行动过后没有清晰地表达诉求,不希望香港市民只记得他们的破坏行为,认定他们为暴徒。
梁当时在立法会议事厅拉下口罩,大声疾呼说:“我们如果撤离了,我们就会明天变成 TVB(香港无线电视新闻) 口中的暴徒,(他们)会(录)影立法会里的颓垣败瓦,一片凌乱,指责我们是暴徒…越多人留低,我们就越安全。我们一起留下占领议事厅吧,我们不能再输了。”

他并呼吁更多示威者内外留守,期望超过一千多人包围立法会,让成年人、议员及其他人一起保护年轻学生,使警察不敢贸然武力镇压。

不过,尽管有示威者叫好,表示愿意留下;但当晚最后的结果,仍是所有示威者成功撤退,避免了警察清场时可能造成的流血冲突。

25岁的梁继平在2013年至2014年担任香港大学学生刊物《学苑》总编辑,是《香港民族论》编者之一。他在香港大学获取政治学与法学双学位,目前在美国华盛顿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原打算完成学业后回港任教。

梁继平在访问中称,他知道现时公开身份后,会面临被捕风险。他也不知道今年 9 月后能否前赴美国继续学业,目前正考虑不同的选择。

他说:“我们没有像父母辈的能力去移民,年轻人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唯一愿望只是想保住自己安全,看到另一天,希望能再次参与抗争。”

梁继平强调,示威者损毁立法会大楼,没有伤害任何人及警员,将议事厅的特区区徽涂黑,是要表达不信任一国两制;涂鸦是为了纪念轻生示威者和表达议会制度不公。

他并指出,自2014年雨伞运动后,接连发生民选议员被取消资格,政府不理会民间反对,强行推出不受欢迎的政策,使年青人绝望。他强调,冲击立法会尽管是暴力,但相对制度暴力,使年青人自杀轻生,政府更必须反思。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