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两个钢琴天才的迥异命运

傅聪,旅英著名钢琴家,被美国《时代周刊》誉为“当代最伟大的中国音乐家”。他1934年出生于上海,是中国知名翻译家傅雷的长子。早在三、四岁时,傅聪就显露出了对音乐不同寻常的热爱。他七岁半开始学习钢琴,师从意大利指挥家、钢琴家、李斯特的再传弟子、时任“上海工部局交响乐队”指挥的梅帕器(Mario Paci)。三年后,傅聪再拜苏籍钢琴家勃隆斯丹(Ada Bronstein)夫人为师。

对音乐有着独特领悟能力的傅聪亦非常刻苦,每天都要练琴七八个小时,从不耽误。1953年,傅聪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四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的钢琴比赛上,荣获三等奖;两年后,傅聪在波兰华沙举行的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以与前两名极为相近的分数荣获第三名,同时还获得了《玛祖卡》演奏最优奖。这是东方人首次在肖邦比赛中取得如此突出的成绩,傅聪的演奏魅力,使他成为该届比赛之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或许正是由于傅聪在钢琴上取得了如此成就,1954年,他被选送去波兰留学。

与傅聪身处同一时代、并与其家相识的另一位钢琴天才名叫顾圣婴,1937年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书香门第中,父母皆是知识份子。五岁时,顾圣婴入读开设有钢琴课的上海中西小学,先后师从邱贞蔼、杨嘉仁等教授学琴,同时还向马革顺学习音乐理论,向傅雷学习文学等。顾圣婴在音乐上的天赋极高,在名师指点和自己的刻苦努力下,她从小学三年级起,就获得上海历届钢琴比赛的第一名。

1953年,16岁的顾圣婴开始登上音乐舞台,与上海交响乐团首次合作并取得了巨大成功。次年,她即担任了上海交响乐团的钢琴独奏演员;18岁首次在上海举行了钢琴独奏音乐会,深获好评。

1957年,20岁的顾圣婴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会上荣获钢琴金奖,40多位评委认为她的演奏“是一个奇迹”。1958年,她又在日内瓦举行的第十四届国际音乐比赛中荣获女子钢琴最高奖,有评论赞誉道:“她的演奏着重诗意和发自内心的感受……肖邦的乐曲在她手下呈现了不可再得的美……她是天生的肖邦演奏家,真正的钢琴诗人,是高度技巧和深刻思想令人惊奇的结合。”此次获奖后,顾圣婴应波兰政府的邀请在波兰举行巡回演出,并得到了她一生中最为珍贵的一件礼物——肖邦的石膏手模。

傅聪、顾圣婴,这两位当年获得不少荣誉的钢琴天才,如今一个在伦敦与妻子相伴颐养天年,一个早已香消玉殒。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的命运如此迥异?

这不能不从中共掀起的一次次运动说起。1957年中共掀起了打击、消灭知识份子为目的的“反右”运动,许多有良知的知识份子被划成“右派”,这其中就包括傅聪的父亲傅雷,顾圣婴的父亲顾高地。身在波兰的傅聪为了免受父亲牵连,于是从波兰出走英国,从此与家人断绝了音信。而年轻、娇弱的顾圣婴因为父亲的被捕入狱而整日惴惴不安,除了去单位——上海交响乐团参加政治学习之外,她所有的时间都与母亲、弟弟惊恐地躲在家里。

然而,更大的风暴还在等着傅聪和顾圣婴。

1966年文革爆发后,傅雷不堪忍受红卫兵的殴打和凌辱,与夫人一同自杀。两个多月后,当傅聪从一位法国朋友那里得知噩耗后,顿觉天旋地转,热泪纵横。

而此时身在国内的顾圣婴自身也难保了。1967年1月,单位的造反派们在一次批斗会中将她拽了上去,声色俱厉地要她第二天交代自己的罪行,说明天的批斗会主角就是她,就是她这个“白专典型!里通外国的叛徒!!修正主义分子!!历史反革命的子女!!!……”一顶顶骇人听闻的大帽子飞向她,飞向这个除了音乐,不知阶级斗争为何物的女子……

当晚,三十岁的顾圣婴与母亲、弟弟选择了远离这个丑恶的世界,他们用生命表达了他们的愤懑、抗争和对这个黑暗社会的鄙弃。一代才女、一个钢琴天才只留下了一个凄美的身影,让后人扼腕长叹。

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我们还可以听到傅聪那动人的琴音,或许是命运使然,使傅聪在那一瞬间选择了逃离波兰,从此摆脱了厄运。不难想像,像傅聪这样一个视音乐为生命的音乐家,如果回到国内,其结局也不会好到哪里。是苟且偷生,还是像父亲和顾圣婴一样选择以死抗争?也许,今天探讨这样的问题已经毫无意义,但可以说:傅聪的逃离是幸运的,而逝去的顾圣婴是否后悔当年没有选择同样的道路?

2010-04-25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