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回归日”的悲剧

昨天带头冲击立法会的是人是鬼,引起议论。但有现场社工说,有十几人是把生死置诸度外的死士。毛孟静劝喻他们有坐牢甚至中枪的风险,有人回答说:“预咗啦!已经有三个人死咗啦!我哋预咗啦!”据闻有青少年前晚在煲底开会,有九人举手做死士。所以他们是用另一方式自杀。

不了解年轻人对前途、对香港政治的绝望,不了解他们作死谏、自杀求解脱和作死士的深层意识,就无法明白立法会前的大爆发。建制对他们的所有诉求无回应,他们只好冒死去捣毁建制。

香港在所谓“回归”日,演变成一个悲剧,一个年轻人没有未来的悲剧。

前天大批市民参加撑警集会,参加者之一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指,反修例原意很好,希望捍卫法治自由,但现时已经变成本末倒置,破坏香港法治和自由,甚至连和谐也受到破坏。

众所周知卢医生的亲中立场,但他这段话却没有错。只不过他说本末倒置,可能需要先搞清楚何者是本何者是末,以及是谁在破坏法治自由。

本是什么?就是如卢医生所说的,市民反修例是要捍卫香港的法治自由;末是什么?就是发展到现在的政府与市民对立,尤其是警民关系受到几乎毁灭性的破坏。本是如何演变成为末的?

虽然是20多天前发生的事,但许多人已经忘记了事情的转捩点。转捩点就是6.9百万人上街抗议,而林郑政府当百万人“冇到”,当晚11点就急不及待地表示“条例将如期周三恢复二读辩论”。随后两天,林郑三度见传媒,除了一再说会如期交立法会之外,还以什么300个团体的信来证明修例有“正反意见”,作为把百万上街市民的意见置之不顾的借口。在回应将有“三罢”和包围立法会的行动时,她更恶形恶相地以过去几年法庭的裁决来恫吓年轻人。

不仅言辞恫吓,而且6月11日还有大批警员在金钟站截查年轻人,在无证据的状况下带侮辱性地要许多人站在墙边,不准离开。

12日上午,林郑接受电视访问,再强调送中条例绝不会撤,又把自己比喻作妈妈,而香港年轻人则是她的儿子,说不能“纵容儿子的任性行为”。以致引起香港从未见过的妈妈们集会抗议。

林郑政权这一连串的反应,反送中的市民担心日后失去安全保障能够怎样?唯一的、无可避免的选择就是要冲击和占领立法会,使它开不成会。而政府也作了与示威者为敌的暴力镇压的准备。于是产生6.12冲突和十几条影片录下的警察暴力。

接下来,就是政府的大逮捕和对6.12的暴动定性,打算重施旺角事件的故伎,直到看势色不对才宣布“暂缓”。但政府的表现到了这地步,市民怎可能再相信政府的“暂缓”呢?再加上6.12的暴力,林郑政权将维持社会稳定的警察推上前线与市民为敌,迫使示威者不能不针对警暴而有新的诉求。于是出现200万人游行、向全球控诉、包围警总、不合作运动等等,起因都出于林郑在6.9后的种种恶言劣行。

倘若6.9百万人游行后,政府即宣布暂缓修例,那么我相信市民是会收货的,以后的事也就不会发生。所有造成今日的市民与政府的对立,年轻人因绝望而产生的寻死或死士心态,都是由于政府舍尊重民意之“本”而去逐威权政治之“末”所造成的。

“回归日”,把晴天当雨天,躲进室内“庆你老母”。22年,把香港变成一个悲剧。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