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避免光州惨剧在港重演

这阵子收到不少外国朋友电邮问候,有的简单说句请加油,有的情文并茂表示对我城的担忧,有的还提到个人安全的忧虑。在南韩光州的朋友说,看到上星期三镇压的场面感到心如刀割,因为勾起了他1980年全斗焕铁腕镇压光州市民、学生的惨痛回忆。

朋友当年是个高中学生,军队封城杀人及大抓捕的时候没中枪,但因坚持抗争被打得半死,再送到拘留中心关了五年才重获自由。此后,身体一直没有复原,到现在多走几步路已喘气不已,说话有气无力。

朋友这番话让我感触不已,想到几年前的5月到光州走了一趟,参与了一系列光州事件35周年的悼念活动,还到死难者墓园凭吊,看到一个个简陋的碑,刻着年轻人的名字,有的只有16、17岁。他们都是5月18日前后在军警枪林弹雨中倒下,家人好不容易领回尸体草草安葬,还被指是暴徒不得清白,直到近年南韩政府为事件平反才建了新的纪念公园及墓园。

实在担心香港会出现同样的悲剧,有同样的枪杀年轻人的墓园。这样的担忧绝不是过虑。首先,暴力冲突很容易跌入恶性循环,警队上周三动用超乎需要的武力,不问情由以布袋弹、橡胶子弹对付撤退中的示威者、路过行人、采访记者,有近80人受伤,而捱催泪烟痛苦不已的人更是数以千计。

对抗争者来说,过份使用武力的警队已失去他们的尊重,他们对警察的执法权及做法变得抗拒,还可能会有少部份人不惜采取更激烈的抗争行动,跟警察来个正面对抗。换言之,未来的抗争场面可能升级。

政府莫再袒护警队

此外,以当前警队的内部文化及氛围而言,从指挥官到什么“速龙小队”队员的反应只会是进一步提升火力,例如更密集使用橡胶子弹射击抗争者以吓退他们,尽快清场;若无效的话用上实弹已不是不能想象的事。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在上星期的记者会不是已拒绝承诺不用真枪实弹吗?

而即使警队高层训示不要使用真枪实弹,前线警员未必能控制得住。上星期的镇压行动显示他们抗压能力极低,情绪容易波动,言行过激的情况比比皆是。辱骂记者,向路过无辜市民动粗,对倒下的抗争者集体拳打脚踢,大家在网上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个别警员失控向人群开枪是大有可能的事。

一旦越过了开真枪的禁忌后,谁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其中最大可能是抗争更激烈,开枪更多,倒下的年轻人也更多,到时香港会出现一个个刻上死于×月×日的碑石。一想到这里就禁不住心中一揪,眼眶通红。

要避免这样的悲剧。首先是特首林郑月娥得撤回恶法及真诚道歉,把官民、警民之间敌意纾缓一下,避免暴力的恶性循环进一步上升,消除出现真枪实弹射击抗争者的危机。真要从根本上避免光州惨案在香港重演的话,关键在于扭转政府特别是林郑对警队的过份袒护,也不要再把警察军队化;相反,政府该重新强调警队是一支为民服务、尊重公民权利的现代执法队伍,让警队回归政治中立,摆脱作为当权者工具的形象。

而为了朝这个方向迈步,政府必须先就上星期三的镇压委任法官及社会人士进行独立调查,厘清事实,追究责任,以重建警队公信力及警民关系。若林郑依然不正视民怨,偏袒警方,那即使今次搁置恶法,警队使用过份暴力的趋势还是扭转不了。下一次再出现大规模社会抗争时,类似光州惨案的情况大有可能在香港街头出现。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