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潦草的盖浇饭,认真地过生活

杨小米是在京都街角吃肥牛盖饭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的。

她是被何小武连拐带拉地弄进牛丼的。五月的京都还是会时常降温,于是遍布几乎每个街角的牛丼,就成了特别诱惑的存在。想到热乎乎的盖饭,杨小米也有点儿迈不动腿,想要尝试一下。

结果,从点单到吃完抹嘴,杨小米才发现,走进店里的除了单身的欧吉桑,就只有单身的欧吉伊桑。一个人坐在柜台边的高脚椅上,把公文包搁在腿上,默默地低头吃完走人。

据说,牛丼是日本战败后的发明。弄些碎肉加上洋葱豆腐,就可以煮一大锅汁,浇在白米饭上,就这么混个肚饱。

杨小米觉得很沮丧,哪怕打扮得再花枝招展,也逃不脱何小武这种骨子里的屌丝病发作。可是何小武还很嘴硬。

因为十三经之一的《礼记·内则》载有‌‌“珍用八物‌‌”一说,即‌‌“淳熬、淳毋、炮、珍、渍、为熬、糁、肝‌‌”。所谓淳熬,就是‌‌“煎醢[hǎi]加于陆稻之上,沃之以膏‌‌”;所谓淳毋,就是‌‌“煎醢加于黍食上,沃之以膏‌‌”。而‌‌“煎醢‌‌”通俗地讲,就是把各种肉熬成酱最后收一下汁。淳熬、淳毋,就是在大米饭和黍米饭上面浇上肉酱,为了口感滑润,再淋些油,也便成了现在的盖浇饭。

相比后世的元代八珍、明代八珍那种动不动出现野驼蹄、鹿唇、鼠舌、熊掌,甚至清代的山水八珍堪比吃完一整部《动物世界》的猎奇和奢靡,‌‌“周代八珍‌‌”还算是认认真真在谈吃饭这回事。

何况,不单单是各种中式小炒转身就能变成盖饭的浇头,从香港的烧味饭,到台湾的卤肉饭,从日式的鳗鱼饭,到泰式的酸辣海鲜饭,盖浇饭还是很受各地人民喜闻乐见的,所以,盖浇饭是很有必要尊重一下它的来头的。何小武说。

屌丝病临床表现之一:自以为通天文晓地理,对着各种经书著作,试图把面前的猪槽食论证为不世出的美味。杨小米心里想。好在,何小武不是只知道闷头吃,也会用心做上一碗盖浇饭。

盖浇饭看起来简单潦草,可是也得花上不少心思。在家操弄盖浇饭,不比流水线作业,用料品种多但总量少,配菜杂却又不能乱了味。要吃得舒心,就要荤素配搭,鱼肉蛋菜都要有,不敢劳动山珍海味,只选些普通食材就好,冰箱里凑不起一道菜的边角料,有时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盖浇饭的秘密,在于汤汁。比起通常炒菜,盖浇饭的浇头会需要多一点汤汁,炒的时候快火炒透,再加些开水焖煮一会儿,最后揭盖略收一点汁,一锅菜盖上饭尖,浓稠滚烫的汤汁渗进饭堆,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食欲从米饭堆里迸裂而出,在热腾腾的新鲜饭粒中顺着缝隙肆意流淌,直到淹没坚强的意志,沦陷胃囊。

土豆胡萝卜牛肉咖喱盖浇饭、番茄炖牛肉盖浇饭、虾仁豌豆豆腐盖浇饭、香菇青椒炖鸡翅盖浇饭、冬笋青菜蘑菇肉片盖浇饭、番茄炒鸡蛋盖浇饭……杨小米觉得,自己就是被这左一碗右一碗的盖浇饭给喂胖的。

这时候,何小武就坐在桌子对面笑,把你装进我心里,然后再把你喂胖,这样你就逃不出去了。算了。杨小米想。一个人走街串巷孤独进食的井之头大叔,不也曾有一位风靡巴黎的演员女友么?

也许有一天,他真的会端着鱼香肉丝盖浇饭来娶我。那么,请再来一碗,谢谢。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