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贸易战争打出独立运动

大清王朝败亡之前,旗人大学士刚毅说,“宁与外人,不给家奴”,这句话,对目前汉人为统治中心的中国,仍然是最大屈辱,反过来看,东北的满州民族,在帝国覆灭后,为了生存下去,易容改姓,成为“假汉人”,虽然,老毛是靠着东北人帮忙,才打败国民党,但是,满州人对于被老共统治,仍然存着不满,所以,除了疆独,港独,藏独,台独,蒙独,现在中国大地,又多了一个东北独立运动,看来,老共好日子真的走到尽头了,东北和中国土地相连接,加上东北人脾气刚烈,一但独立运动蔓延,肯定比台独更加危险,这也是为何老共积极想用“一国两制”,处理台独问题,以便空出手来,处理东北独立运动,因为,台湾至少牵制了老共百万解放军,成为老共国防上沉重负担。

话说回来,创国者孙中山,改变“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企图建立多族共和,包山包海的大帝国,如今证明了梁启超所言,“这套思想祸国殃民”。

仇恨是汉族百年屈辱的主因,满州人入关后,统治中国260年,创下少数统治多数的奇迹,其实,所用的方法不外乎高压和拢络,满汉本来文化语言不同,虽然表面融合,但是,汉人痛恨满人,满人也把汉人当作奴才,社会上,身分阶级分明,八旗子弟生活糜烂,养尊处优,汉族却辛苦劳动,两者天差地别。

鲁迅说,清治260年,被压迫的汉族,日久形成不诚实,缺乏正义感的人性心理。

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舰队和清国水军,在长江对战,每当英军击沉清国水军,就会引来岸上旁观者,拍手鼓掌,英国海军相当纳闷,其实这是汉族对满人长期统治积恨的表现。

革命军大规模屠杀满州人

这种积恨在1911年大革命,猛烈爆发,根据当时英国在华传教士的回忆,武汉,武昌,南京,西安,革命军所到之处,满州人遭到大规模屠杀,传教士的回忆说,“南京满州城破,无一个活口,每一块石头皆被人翻过,血迹斑斑”,清帝国覆灭后,满人非常惊恐,于是易容改姓,回到东北避难,也有很多人离开中国,唐日新一首诗,最能形容,“民族沉怨深如海,旗人伤残如草菅,谁敢自言满族人”。(详见谭宝信《跛脚的巨人》)

1912年,民国建立,跑回东北的满人几乎改姓,融入汉人社会,并且把信仰偷偷藏起来,本来,东北只有被朝廷放逐的罪犯居住,开发少,所以称为北大荒,民国初年,回乡的满人很快加入开发行列,但是,从一些汉姓中,可以看出先人的来历,例如那英的那,应该是叶赫那拉氏改姓,爱新觉罗改为金,纽枯禄氏改为纽,例如导演钮承泽,索措罗氏改为曹或索,章佳氏改姓章或姓张,东北姓张的人很多,应该都是满族人,还有关姓,马姓,可能也是满族人,影星关之琳,钢琴家郎朗,胡因梦,应该也是满族人,中国和台湾历史教科书,却故意隐瞒这段汉人屠杀满人历史,这也是中国朝代里面,统治者失败后的悲剧。

1924年,最后皇帝爱新觉罗溥仪,被军阀冯玉祥逐出紫禁城,日本公使馆暗中把溥仪送到天津,准备东渡日本,于是溥仪在天津过了被软禁的七年,直到1931年,关东军把溥仪带到东北故乡,建立日本的保护国满州国,在日本人协助下,满州国宣布独立,脱离中国,1945年,日本战败,俄军率先进入东北,溥仪被捕后,送到西伯利亚的伯力囚禁“现称哈巴洛夫斯克”,五年后,红色中国建立,溥仪才被送回中国,经过劳改后,已经变成一个工人,标准的无产阶级,满州国终于走进历史。

满州人面临文化灭绝命运

红色中国建立后,老毛担心东北不容易控制,发布第一波“支边”的北大荒行动,估计有五十万汉族人,来到东北垦荒,藉以冲淡满族的人口,但是,从一些姓氏上,仍然可以分辨出满汉之别,战后,日本人留在东北的工业基础,全部纳入国企,演变成东北发展重工业的资产,1965年,文革运动中,满州人再度受到灭绝族群文化的压迫,2007年,中国国务院曾经调查,东北地区还会说写满州文字的人,不到100人,可见文化灭绝相当快速,根据国务院统计,去年东北人口已经来到1.4亿,照理说,东北不缺乏煤,铁,石油资源,应该可以成为富裕的地区,但是,改革开放后,东北曾经有十几年好光景,从2010年以后,却开始走下波,第一个原因就是人口老化,东北的劳动年龄平均43岁,比起其他地方的38岁多出5岁,老化快速,加上国营企业多于民营,经济发展开始下坡,2010年之前,东北大城如大连,哈尔滨,长春,还能挤进10大城市,现在却变成二三线城市,城市基础建设投资更无法可比,重庆一年4000亿预算,哈尔滨却只有200亿,2014年,老共推动降低产能政策,促成大量劳工下岗,经济也遭到重伤,一来是转型困难,二来是年轻高知识份子被北京或上海吸纳,甚至连年轻的女性,也慢慢从东北地区消失。

根据2017年的GDP,吉林6.3%,黑龙江5.7%,辽宁只有-1%,辽宁被称为钢铁重镇铁锈带,经济下行最厉害,去年贸易战争开打,经济更加糟糕,东北各地党官书记都坦承,东北经济数据严重灌水。

美中贸易战争兴起,东北经济进一步恶化,很多城市过度开发,已经是鬼城林立,劳工谋生困难,退伍军人上街抗议年俸积欠,这也是直接造成东北独立运动的主因。

今年2月,一个名为满州复国运动的网站,全称“满州国协和会”,在美国建立,根据该网站副会长昂古立自称,“他的父系是舒穆禄式,运动成员已经来到4千多人,此会以溥仪为王,还有旧满洲国国旗”,至于是否纯正满州人,并没有进一步说明,如果以目前东北1.4亿人口计算,纯正满人估计有一半人口,这也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该网站说明成立满州独立的理由,当然是对中共治理失能不满,希望建立新的民主自由的满州国,领土包括东北全境,和一部分的东蒙古,该网站发出警告称,“已经有十几位同志在中国被捕,并依反分裂法被起诉,希望在东北境内活动同志,要注意自己安全”。

其实,早在2004年,一位在香港巴士站工作的职员张少帮,就曾经在“微信公众号”成立所谓满州临时政府,还号召一堆人加入,当时,中国公安只当这群孩子好玩,现在才发现不是好玩,而是真有这回事,昂古立还在网站上发文表示,满州国独立运动,不是空谈,一定会付出行动。

中国政府也坦承,贸易战争开打以来,东北地区是经济下滑,最严重的灾区,过去,红色官僚习惯灌水的经济成长数字,已经破灭,东北百姓生活相当艰苦,那么关心地方的东北年轻知识份子,会走上独立运动,想要脱离共产党的统治,不是因为民族仇恨而已,也有现实的因素吧。

很巧就是这个时候,美国华府保守派智库曾经建议,打击中国崛起有三个方法,一,打一场预防战争,二,削弱中国经济,三,从内部制造动乱,第一种方法不能做,除非老共先动手,第二种和第三种,正好这时候出现,看来也是天要灭共,老共在劫难逃了。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