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诈骗公司叫我勿忘初心

自从不干专车以来,我已面试了十几份工作。不是路程太远,就是薪资太低,以致于现在仍在招聘网站上寻找机会。

有天,手机突然响起。‌‌“您好,是高先生吗?请问您还在找工作吗?‌‌”是位女士的声音。

‌‌“对,是在找工作。‌‌”

‌‌“您刚才浏览过我们公司的招聘信息,我看到就就打了电话给您。您是在找销售方面的工作吗?你可以来我们公司面试看看。‌‌”接着,她讲了公司的薪资待遇以及上下班时间。

我一听还不错,随即问了地址,并约好第二天的面试时间。挂了电话,长长舒了口气。心想,这次总算能安定了。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了一下,就搭上公交去了目的地。写字楼很新,分布着很多家公司,按照那位女士发给我的信息,找到了面试官。

面试官是一个胖子,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公司所谓的老总。‌‌“来面试的吧?‌‌”他问。我应了一声。

看完简历,他一言不发,用手示意我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讲完后,他才缓缓开了口:‌‌“我们公司是一个网络销售公司,没有新老员工之分,谁有能力、业绩突出,谁拿的工资就高。主要工作内容就是在网上和客户聊天。‌‌”我瞅了一眼一排排整齐的电脑桌,敞亮的办公室,暗自窃喜,连忙点头回应。

‌‌“底薪四千,周末双休。主要是拿提成,我们这里的平均工资在一万二左右。要行的话,周二就来上班。‌‌”胖老总一板一眼地说道。

我听后很欣喜。其实,关于薪资和上班时间,我早就问清楚了,今天过来就是看看环境怎么样。他一说完,我忙点点头:‌‌“好,好,知道了!‌‌”

晚上回家后,一想到马上就能坐在敞亮的办公室里,敲打着键盘,挣着上万块的工资,不由地嘴角上扬。这不就是期盼已久的‌‌“钱多事少离家近‌‌”吗?

这时老妈打来电话,我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她很开心:‌‌“这个工作好呀,踏实。不像之前那个开专车,我每天都提心吊胆,觉都睡不好!‌‌”

2

上班的第一天,我早早来到公司,发现大厅里已站满了人。互相打听了一下,大家都是第一天来上班,也都不清楚这公司具体是干什么的。

到了九点半,只听有人大喊一声:‌‌“开始上班,开早会!‌‌”所有人都匆匆忙忙地站起来,离开座位,按座位位置排起纵队。我也跟着排进了队伍后面。

只见站在前面的哥们喊了一句:‌‌“大家好!‌‌”

很快,四面八方就传来:‌‌“好!很好!非常好!‌‌”的回应。

我好奇地朝两边瞅了瞅,原来只有我们这一队是新来的。只好学着大家的动作,该喊的时候就跟着喊,该鼓掌的时候就鼓掌,想着可能销售公司就是这样吧。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给新人们确立一个新领班,我们的领班叫刘宝。

大会开完,刘宝带我们进会议室又开了个小会。据说刘宝以前是当兵的,话里时不时就会蹦出几句脏话。看上去倒是挺面善,永远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大家自我介绍完,刘宝又在上面说了很多。结束时,告诉我们在会议室等着,接下来还有新人培训。

这时,胖老总推门进来,原来他就是我们的培训老师。先是自我介绍,他姓牛,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监兼面试官兼培训师兼很多头衔……他简单的提了两句公司背景,终于讲到了工作内容。

‌‌“我们的工作内容很简单,就是以女性的身份和客户聊天。从今天起,你们就都是女的,是演员。‌‌”大家听后很迷惑,不解地互相看着。

‌‌“我们是做微盘的,销售原油。咱们公司有规定,所有人的微信头像和性别都必须是女的。我一会带你们去办手机卡,每人申请三个微信小号,和人聊天,这就是我们将来的工作内容。‌‌”

这时,有人问了一句:‌‌“这属于诈骗吗?‌‌”

牛总似乎有些不耐烦:‌‌“这怎么能属于诈骗呢?所有网络销售都是这种模式。‌‌”

提问的人叫谷正,之前做了四年的修理工,高中没毕业就出来闯荡。说话直率,就坐我旁边。

随后,老总开车带我们去了移动公司,每人办了三张卡,回来后每张卡申请了一个微信号。刘宝还建了一个工作群,一个‌‌“演员群‌‌”,所有人统一改了性别和头像,这就算是正式开工了。

‌‌“我们这是要开始诈骗了吗?‌‌”我压低嗓门对谷正说。

谷正看着我,心不在焉地答道:‌‌“不知道啊,以前没做过销售,不太了解。‌‌”

我坐在电脑面前,看着窗外,心中五味杂陈。

刘宝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不要有啥心理负担,你就当自己是女的,跟人聊天就是了。‌‌”

正在这时,老妈微信询问我新工作。我拍了几张坐在电脑前的照片给她,‌‌“我现在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很简单。‌‌”老妈似乎很欣慰:‌‌“那你就好好干,这个工作踏实,不要再换工作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敷衍地回道:‌‌“知道了。‌‌”

3

第二天一早,我在电梯里遇到两位看样貌四五十岁的大叔,按了和我同样的楼层。‌‌“这该不会也是我们公司的吧?‌‌”我心想。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地和我一起走进公司,我竟有些愣神。

谷正已经在座位上了,我小声对他讲:‌‌“嗨,看见旁边那两位了吗?公司竟然有这么年长的员工,这么大年纪还在网上冒充女的跟男人聊天,真是……‌‌”谷正瞅了他俩一眼,默不作声。

和第一天一样,开早会、喊口号。完事之后,每个人各归其位,进入工作状态。

刘宝给每人发了一张二维码,微信关注后,注册经纪人,随后他说:‌‌“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二维码,以后你们挣多少钱,全是凭这个。如果客户是通过你们的二维码注册的,那这个客户以后所有的手续费就是你们的提成。甭管他是亏了还是赚了,你们都能拿到钱。‌‌”

‌‌“现在开始吧,跟客户聊天,聊到感觉差不多了就发二维码过去,让他们开户。‌‌”听刘宝说完,我转身对着电脑,手指僵硬,大脑混乱,却迟迟无法开始。

这时,我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员工打电话的声音:‌‌“喂,我是某某某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在美容院啊,我前几天给你说的那个,又赚钱了,今天来做美容……‌‌”

既然上了贼船,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打开微信,我扔了一个漂流瓶,不一会儿,就有十几个男的回话,看得出来这个头像还是挺受欢迎的。

我找了半天,看见一个头像稍微靠谱一点儿的,添加好友,网名‌‌“男人四十‌‌”。

‌‌“美女,在干嘛呀?‌‌”片刻不到,他发消息过来。

‌‌“在上班。‌‌”

‌‌“你是哪里的?‌‌”

‌‌“上海的。‌‌”

‌‌“干什么的呀?‌‌”

刘宝跑过来,看到了我们的聊天记录,一脸严肃地对我讲:‌‌“先别回复他,晾他一会儿,高冷一点。‌‌”我回头瞅了他一眼,没说话。不一会儿,‌‌“男人四十‌‌”连续发了数条消息过来。

‌‌“美女,怎么不说话了?‌‌”

‌‌“美女,还在吗?‌‌”

我看时机成熟,就用刘宝教的,很官方地回复了一句:‌‌“在,在忙!‌‌”顺便发了一个二维码过去,并告诉他:‌‌“最近在玩这个,朋友刚推荐给我的,挺赚钱。‌‌”

他回了句:‌‌“哦,没见过,我回头看看。‌‌”我说自己在忙,便没再搭理了。

上班第一天,老板要我变身美女

下午,整个办公室看上去都忙碌起来,环绕着一片嘈杂的键盘声,我却始终进入不了状态。

刘宝将我单独叫到会议室:‌‌“怎么样,做着还行么?‌‌”

我生硬地点点头:‌‌“还行,不过我们这么骗人真的好么?‌‌”

‌‌“你就是以前没做过才会这么想。你看我们这栋写字楼里,做网络销售的都是这样,习惯就好。你要知道,你不挣这个钱,照样有别人来挣。不要忘了你的初心,你是来挣钱的。‌‌”我无言以对。

过了一会,他语气放缓,如同一个长辈一样:‌‌“你好好干,到不了两个月,我这领班位置就是你的了。‌‌”说完,将我拉进一个公司的演员群,再三嘱咐我要好好表现。

晚饭后,刘宝又把我们新人带进了会议室,投影仪上全是‌‌“金十数据‌‌”,又有‌‌“非农‌‌”、‌‌“原油‌‌”、‌‌“微盘‌‌”等字眼,刘宝在上面口沫横飞,我听得云里雾里。

讲完时,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半个多小时了。

4

第三天到公司时,谷正的座位空了。

开完早会,我问刘宝:‌‌“谷正人呢?‌‌”刘宝头也没抬:‌‌“谷正说他不来了,估计是嫌工资低。‌‌”我抽空给谷正打了个电话:‌‌“嗨,哥们,怎么回事?你不干了?‌‌”

电话那头是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是呀,我觉得这个公司不靠谱,骗人的。我学东西慢,学历又低,昨晚刘宝讲的那些一个也听不懂。我姐给我找了个工厂,准备进厂子。‌‌”

听他说完,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回了句:‌‌“那好吧,你好好干。‌‌”

谷正一走,我瞬间就动摇了,一上午都心不在焉。

下午,‌‌“男人四十‌‌”依旧发消息给我:‌‌“在干嘛?‌‌”

‌‌“上班。‌‌”

‌‌“今天怎么样,吃过饭了吧?‌‌”

‌‌“吃过了。‌‌”

我们俩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刘宝走了过来:‌‌“还跟那个‌‌‘男人四十’聊着呢?‌‌”我点点头。

他立刻把我拉到会议室里,神色着急地说:‌‌“你不要在一个客户身上花费那么多时间!我们不需要和客户建立信任,你只要忽悠他开户就行了。这就是毒品,你只要给他第一次就行!‌‌”

‌‌“做销售的哪有不跟客户建立信任关系的?‌‌”我很不解。

‌‌“我这么跟你说吧,客户开了户,客户赚了,我们公司也赚;客户赔了,我们公司也赚。公司赚的多,你就赚的多。‌‌”听他说完,我更不明白了。

‌‌“也就是说,客户开的户、投的钱都在我们公司这里,根本就没有进入正规盘。客户亏的钱都在公司账上。‌‌”刘宝越说越激动,我也终于听明白了。

‌‌“我以前干得好的时候,一晚上能挣20万。你要记着你的初心,你是来挣钱的!‌‌”他又强调了一遍。

从会议室出来时,我心意已决,做了辞职的打算。

回到座位,看到‌‌“男人四十‌‌”给我发的消息:‌‌“哎,你给我的二维码我关注了,怎么玩啊?‌‌”

‌‌“删了吧,骗人的。‌‌”

‌‌“啊,什么意思?‌‌”

‌‌“别问了,骗人的。‌‌”

‌‌“哦,好吧!‌‌”

‌‌“哎,其实我就是一个男的,对不起,骗了你。‌‌”

‌‌“啊?‌‌”

说完我就把他删了,顺便也把这几天乱加的人都删了。

下班后,走到公司楼下,又碰见了刘宝,还是那副标志性的表情。他微笑着对我说:‌‌“天冷了,早点回去,注意安全!‌‌”我客气了一句,转身离开。

走出去不到二十米,我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刘宝。他正在昏暗的路灯下擦试他的电瓶车,并不停用手套击打座椅,弹走灰尘。‌‌“呵,20万……‌‌”

我跳上一辆回家的巴士,和这座充满欺骗的写字楼宣告永别。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