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独立还原历史 吴仁华揭3项六四疑点

62岁的吴仁华,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古典文献专业硕士。多年来,吴仁华利用自己的考据学、目录学专业,从官方文件、网路资讯,甚至是退伍军人聊天室裡搜集资料,独立拼凑还原六四历史。中央社记者孙仲达摄

六四已过30年,但在中国官方刻意掩盖资讯下,世人仍难全盘认识六四。多年来,六四参与者吴仁华藉自己的专业,独立还原出六四历史,并指出多项大众对六四的错误认知。

62岁的吴仁华,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古典文献专业硕士。1989年,已在中国政法大学工作的他参与了天安门学运,并亲历六四的清场行动。之后,吴仁华从珠海泳渡澳门,并在“黄雀行动”的协助下流亡美国。

多年来,吴仁华利用自己的考据学、目录学专业,从官方文件、网路资讯,甚至是退伍军人聊天室裡搜集资料,独立拼凑还原六四历史,并整理出受难者名单、参与戒严的部队番号,及3000多人的部队成员名单。

吴仁华将研究整理出版为“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和“天安门事件逐日记录”等书。六四30週年之际,也推出新书“六四事件全程纪录”。

吴仁华近日接受中央社访问,指出大众在清场军人殉职时间、戒严部队使用的弹药、清场死亡人数,常有的错误认知。

先有镇压,还是先有暴动?

长久以来,中共对六四清场的说法,都是民众“杀军人、抢武器”,军队才不得不进行镇压。吴仁华说,他也看到网上的“五毛党”不断宣传这种观点,但他的研究指出,这是倒果为因的说法。

吴仁华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平息反革命报告、共和国卫士英雄事蹟等资料,找到了15名戒严部队殉职官兵的死亡地点、时间和死因,发现没有一位军人是在6月4日的凌晨1点前死亡。

吴仁华说,清场时间是从6月3日晚间10点开始,这说明是戒严部队开枪杀人在先,民众以暴制暴在后,在此之前,北京根本没有所谓的“反革命暴乱”。

他也发现,15名官兵裡,只有7名的死因和民众的暴力行为有关,其馀的8人,有些死于交通意外、突发疾病,更有军队宣传干部在身着便服拍照时,遭戒严部队误杀。

戒严部队使用过国际禁用的“达姆弹”吗?

一直以来,外界盛传当年戒严部队曾以国际禁用的“达姆弹”(Dumdum bullets)射杀民众。这种高延展性的弹头会在进入人体后造成巨大伤口,1899年“海牙公约”明文禁用。曾在2003年披露中国SARS疫情,六四当年任职于解放军301医院的退休军医蒋彦永也支持这种说法。

但吴仁华表示,根据自己目前收集的资料,并没有证据显示戒严部队使用过“达姆弹”。

就读北大前,吴仁华曾有过两年军旅生活,他表示,就自己的军事常识判断,若子弹品质差一点,弹头形状不规则,进入人体后的旋转也可能造成较大伤口;其次,当士兵听到”战友被杀的宣传后,可能因此敌视民众,这时候只要随便把子弹在牆上、水泥地上一划,都可能使子弹变型、造成类似的伤口。

此外,吴仁华也指出,当年戒严部队中有两个坦克师、一个装甲师,这些部队车辆上的机枪,也可能造成比步兵武器大一点的伤口。

六四事件死了多少人?

1989年6月6日,担任中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的袁木表示,有近300人死亡;但根据英美两国近年解密的外交文件,死亡人数却高达1万人。

吴仁华说,这两个数字都太过极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针对北京当年近200家医院,和100多个戒严部队开枪的地点进行资料收集,在统计各家医院容纳的死难者遗体数量后,他认为当时中国红十字会所公布的2600人,是较可信的数字。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