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大清皇帝的一种癖好

咸丰皇帝奕詝,跟他爹道光不一样,是个很想有点作为的人。在针对因鸦片战争已经进入中国的西方人的问题上,很想强硬一回。所以,他继任之后,貌似开门了的中国,实际上大门还是禁闭着,老外发现,他们撞倒了玻璃门上,还是打不开中国的市场。

英国、法国和美国的驻华使节,在往返奔波于广州和南京之间,被两边的大清官员来回踢皮球,什么事儿都解决不了。忍到1854年,他们觉得按当年中国和美国签的望厦条约,他们可以要求修约了,借这个机会,也许可以打破中国的玻璃门。

然而,当英国和美国的使节,来到大沽口,准备进北京直接找中国皇帝,递交国书,提出修约的要求时候,干脆地被大清官员武力挡在了大沽口外,连递交信件的可能都没有。咸丰皇帝,对当年他爹签的条约,从心里就没认过账。他也不知道,既然签了约,就该遵守条约的规定。这种规矩,即使有,也是老外的事儿,跟大清没有关系。

然而,老外可是不依不饶。但他们也知道,跟上次一样,不动武,恐怕没戏。于是,英国人找了个非常牵强的借口,亚罗号事件,跟法国人合伙,在两年之后,打上了门上。把广州给占了,俘虏了两广总督叶名琛,把人送到了加尔各答,逼着广州巡抚柏贵和广州将军穆克德讷给他们做了傀儡。

一个大省的省府被洋人占了,咸丰皇帝当然知道,但他装不知道。两广地方大员给鬼子干活,他也不怪罪。整个朝廷,像没事一样。这让占了广州的英国和法国人很没脾气,一针扎在棉花包上了。本打算打一仗逼大清皇帝表态,这回落空了。没办法,英国人和法国人,只好带着军队北上,俄国和美国使节,也跟着。

大兵压界,只好客气点了。于是,咸丰皇帝命令直隶总督谭廷骧跟老外谈。谭总督给四国公使的信,还特意把四国都列在中国低一格的位置上,偷偷摸摸底摆起天朝上国的架子。英法美三国,都把信给退回去了。但俄国人却没退,这个给了咸丰皇帝很深的印象。所以,后来俄国人借调停之名,一个兵也没动,就割去了中国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是没有原因的。肯给大清皇帝面子,好处是大大的。

后来谭廷襄跟三国公使的谈判,纯粹就是扯皮,什么都不想答应。扯了两个月,把英国和法国人的耐性给扯没了,两国的军舰开始炮轰大沽。当时大沽炮台上的大炮,还是没有瞄准镜,也不能升降的土炮,当然没法抵抗,很快就陷落了。这下,咸丰皇帝怂了,答应可以按老外的要求来谈了。

新的谈判代表,是两个满蒙亲贵桂良和花沙纳。尽管这俩人还是想拖,但在炮口之下,却容不得他们故技重施,最终还是签订了中英中法天津条约,中国进一步开放,同时,西方公使按国际惯例,可以进驻北京。

被逼到这个份上,咸丰皇帝已经不再幻想用什么玻璃门把老外挡在外面了,但对于西方公使驻京,而且可以见大清皇帝这件事,依旧耿耿于怀。最后,公使进京换约之时,贸然开战,也是因为这个条款。直到人家再次兴兵,打到北京,大清被逼无奈,又签了两个跟天津条约差不多,只是赔款数目大幅度增加的北京条约之后,才算完事。一次次挨打,甚至把圆明园都搭进去,其实一点都不值,打一次,退一点,打到北京,才退够。其实,老外提的大体就是1854年修约的要求。当初如果答应了,后面的揍,就不用挨了,圆明园,也不会被烧。

然而,咸丰皇帝的就是有这个癖好,不挨揍,就不舒坦。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