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便当相伴 日本特色的奇幻铁路之旅

当我穿过东京车站蜿蜒的走廊时,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朝圣者,在开始真正的征程之前进行一场热身之旅。我前往的是铁路便当界的‌‌“麦加圣城‌‌”——这些铁路便当专为长途火车旅行设计,装在盒子里,非常可爱。和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样,我要赶火车,而上车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给自己买一份旅途中的午饭。

铁路便当日语是‌‌“駅弁‌‌”,‌‌“駅‌‌”即是车站,‌‌“弁‌‌”即是弁当(便当)。铁路便当是日本长途火车旅行重要的、甚至不可或缺的元素。在本地的通勤列车上吃东西会被人皱眉头嫌弃,但在子弹头列车和接收预定的长途火车上,是鼓励大家吃饭的。每个地区、甚至是某些特定的火车站,都会提供和本地美食及文化相关的独特的火车便当。

几次走错路之后,我到了駅弁屋祭(字面意思是‌‌“铁路便当节‌‌”)。店内便当盒摆放整齐,有很多热情的顾客不断拿起这些便当来看。我看到了外形是新干线(即子弹头列车)的长条塑料包装盒,里面摆满了各式蔬菜、肉类和米饭,还有无数色彩鲜艳、印着文字的盒子,让人想起被遗忘的时光。我从很多顾客的肩膀上望过去,想了解哪种是最受欢迎的,比如那些预示着春天到来的限量版便当。这里有美食爱好者、旅客,还有那些仅仅是想寻找‌‌“故郷の味(家的味道)‌‌”的人,我们比肩接踵,都希望能在陈列的200多种便当中找到心仪的美食。通常日本人都很礼貌,但这家店的走道拥挤,人们常常推过来推过去。这意味着这些购物者和我一样,选购的时间非常有限。

在日本各地,在特定的火车之旅中,旅客会在火车站的便当店购买食物和饮料,尤其是具有当地特色的餐饮。但这家店却不一样。駅弁屋祭除了提供东京地区的本地铁路便当之外,还出售全国各地的畅销便当,从北部的北海道到南部的九州,应有尽有,让消费者即使不坐火车长途远行,也能立即享受到几乎所有地区的珍贵美食。这个概念非常受欢迎:这家店每天售出1万份便当,周末则多达1.5万份。

一方面是运营高效、覆盖范围广的铁路网络,另一方面是人们对当地美食的渴望,两者共同促成了这些流动的盛宴。从全国各地寻找地方特色产品的概念也深深扎根于日本文化中。‌‌“名物‌‌”(意思为著名的事物)的概念通过旅途中的两样东西体现:铁路便当和伴手礼(即送给家人朋友的包装好的纪念品)。伴手礼让人回到家分享名物,而铁路便当则让自己享受当地特色美食。

麦格维(Steven R McGreevy)从2000年起就住在日本,他解释说,‌‌“日本的美食文化非常多样,而且通常与特定地点有关。只要提到日本的某个地点,就能立刻让人联想到特定的当地食物,或者是食物的精细程度和质量。当然,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会有类似情况,但我认为这种现象在日本尤为显著:只要坐30分钟的火车,就可能到达一个地方,那里烹制食物的方法截然不同。‌‌”

一些著名的菜品包括仙台的烤牛舌、横滨的烧麦、北海道的蟹饭。虽然其中的很多品种一直以来都是当地美食,但作为旅行的便当打包出售是从1872年日本铁路运营开始,并随着铁路服务一同发展的。第一份铁路便当出现在1885年的宇都宫站(距离东京约130公里),便当里有腌渍梅子饭团——日本全国各地的常见便携食品。

最早期的火车并没有餐车,商人会在站台商店或者通过火车车窗向乘客销售产品。十年后,许多车站开始提供具有当地特色的食品,这一产业也就诞生了。如今,铁路便当有2000多种选择,通常来自本地的家族企业。

铁路便当不仅仅是食物,还能让人体验当地人的生活。就像你会去参观京都的寺庙一样,另一件必须做的事就是在离开京都火车站时试一试和牛便当(或者其它任何一种著名的京都便当)。

在东京工作的松本初子(Hatsuko Matsumoto)补充道:‌‌“铁路便当可以作为旅行中的一种记忆装置……它让你即使在回家后也能想起自己什么时候、在哪里、和谁吃了饭。‌‌”

与西方国家价高于质的标准化快餐不同,铁路便当依靠本地元素发展。世世代代都会食用的蔬菜、独特的烹饪方法、特别的米饭品种、本地工艺、甚至民间传说都是铁路便当的组成部分。时令也很重要。在文章《细细品尝:铁路便当:日本高速快餐》里,前宾夕法尼亚州巴克内尔大学人类学和社会学教授野口勇(Paul Noguchi)写道:‌‌“有时候,某种蔬菜可能应季或者已经过季了,某种鱼类可能刚刚开始或者结束了迁徙活动。因此,铁路便当提供的是市面上能找到的最好的本地美食,但一直只能在特定时节供应,在最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提供美味佳肴。‌‌”

已经有人提醒过我——即使铁路便当名字不变,里面的食物也常常会随着季节而变化。很多推荐给我的铁路便当已经过季。坦白说,选择变少反而让我松了口气——原本我有100多个选择,实在太多了。

铁路便当店的展示墙帮我做出了决定,墙上的包装盒是敞开的,展示了里面的食物。我不会日语,也不想做‌‌“错误‌‌”的选择,因此很仔细地研究了我的选项。

面条、寿司、盖饭——这里有任何你可以想到的日本美食,装在外观类似当地标志性事物的塑料饭盒内。有塑料螃蟹饭盒包装的蟹肉;新潟肉糜蒸蔬菜盖饭用了雪人饭盒包装,让人回忆起当地的大雪。我还看到一些更有创意的火车便当包装,比如打开盖子就会播放歌曲的便当盒和拽一根绳子就能加热的便当盒(几乎所有的便当都是冷的,但是商店会根据顾客需求提供加热服务)。

然而,时间很紧,我的火车也好像即将出发了。我的目光仍然在这缤纷的色彩和诱人的美食里流连。最终,儿时的乡愁和‌‌“纪念品‌‌”的想法占了上风。登车前,我买着一罐加热的雀巢咖啡,还有照烧鸡和米饭,它们是从冈山站一路运到这里的,装在可爱的粉红色凯蒂猫武士便当盒里。

和火车初运营时的日本人一样,我不仅享受了美食,还纪念了此次旅行。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