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民用散煤背了锅 中国将向企业征税治污染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严重的雾霾究竟是怎么产生的,中国政府今年的答案继自然产生的灾害、餐饮油烟之后,又有了新的说法:民用散煤燃烧排放造成的。2018年将对环境污染实施新法——环保税。

新成因引反弹

据中国环境保护部消息,12月25日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专家组新闻发布会,解读12月以来河北省空气重污染的原因,认为是民用散煤燃烧排放,造成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范围重污染

报导指河北的污染有部份来自南部,称河北省地形先天不利,西面是太行山山脉,北部是燕山山脉,因此南部污染物受偏南风向北吹到山前被阻挡,便堆积在河北省平原地区。

而12月以来的重污染天气频发,新闻发布会上则归于两大原因:气象条件极度不利于污染物扩散、散煤污染贡献率大。

官方解释是:“民用散煤燃烧排放,仍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范围重污染的主要成因。在12月16日至22日重污染天气过程中,污染程度比较重的石家庄、邯郸等市,其PM2.5、PM10和一氧化碳的浓度同步变化趋势非常明显,二氧化硫的浓度也比较高,主要是因为民用散煤燃烧不完全,产生一氧化碳的量比较大,而大的工业企业煤炭燃烧比较完全。”

中共政府的治霾态度,往往像在说“都是他们的错”,如日前北京市发布《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将霾列入气象灾害。而官媒《人民日报》在12月24日更刊文指,餐饮油烟为空污凶手:“湖南长沙一位居民做过检测,一盘呛炒辣椒就能让PM2.5‘爆表’。”还称经研究表明,餐饮油烟在北京市大气PM2.5中的比例约为13%,在京津冀地区所占比例约为6%;餐饮油烟已经成为城市大气的重要污染源。

但往往要实现所谓“阅兵蓝”、“奥运蓝”、“APEC蓝”等等,中共政府却总不会忘了在一、二个月前要求多地的工厂停工,工地停止施工,几乎是疯狂的命令停止一切生产活动下,才换来短暂的蓝天。

因此,当官方将原因指向民用散煤后,引来许多批评,人们认为政府是清楚雾霾原因的,有民众反问:“我就想问问阅兵蓝奥运蓝是咋回事?”

网友“大PIE”:“看看你们能忽悠多久?这一天一个原因倒有个共通点就是都是老百姓的原因,意思就是你们自己造成的你们就忍着吧。”

网友“曼娜回忆录30”:“犯错的一定是群众,功劳都是伟光正的。”

网友“神鼎飞丹砂”:“网友评论精辟,以前烧煤,烧柴火灶怎么没这回事。”

网友“天鹅小姐的蛤蟆先森”:“哎~何必呢~还不如直接说是52年伦敦的雾吹过来了,中国一直是零排放的国家。这样更有说服力。”

网友“未遂的文艺大龄青年”:“我国当前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高的智商和政府落后的欺骗手段之间的矛盾。”

最弱的手段

中国政府一面避谈、淡化雾霾的主要成因,一面试图通过环保方面的法规,但仍充满质疑的声音。

12月25日,中国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表决通过《环境保护税法》,预定2018年1月1日起实施。

据官媒新华社报导,该法明定,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和其他生产经营者为纳税人,应依法缴纳环境保护税。企业和其他生产经营者贮存或处置固体废物,不符合环保标准的,也应当缴纳环保税。

大气污染物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2元至12元;水污染物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4元至14元;煤矸石污染物税额为每吨5元;危险废物税额为每吨1000元;噪声按超标分贝数,如果工业噪声超标1—3分贝,将对企业每月征收350元;若噪声超标4—6分贝,则每月征收700元;若噪声超标16分贝以上,则每月征收11200元。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估计,环保税开征后,预计每年环保税征收规模可达500亿元。

中国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称,实施环保税有助于解决排污费制度不足、提高环保意识、强化企业治污减排责任、改善财政收入结构。

但新税法引起中国网友热议,并质疑政府只谈收钱,不谈治理,立法目的都在征税。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副教授刘颖也发文表达她对此政策效果不乐观的态度。

文中直指税收非万能,有些行为不适用税收调节,如排污行为。她认为这类危害人类生存环境的行为,更适用法律或行政手段严控。

刘颖举例,如偷窃行为不能开征“偷窃税”,“有些行为列入征税对象,会使违法行为合法化”。她强调“寓禁于征”在所有调控手段中,是最弱化的手段、最不直接的手段。

她解释:“特别是对污染排量的掌控技术性强,不是税务机关的能力所及,税务执法风险大,对相关部门协同共治的要求高,征管效率低。加之减免税在‘寓禁于征’中的作用更是滑稽。”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