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香港抗议运动打开了一道再也关不上的门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报道)据英国《独立报》12月12日报道,警方清除了75天来的“帐篷村”后,昨天上午交通高峰期,一辆辆车沿着香港的夏悫道呼啸而过。但是在这些货车和出租车的下面,沥青路上仍有亲民主示威者们留下的字迹。最大的是黄颜色的大字写道:“我们还会回来!”这场斗争的第一篇章已经结束,但是冲突中的赢家和输家撼动了香港的政治景观。

“我们没有取得任何阶段性成果”,25岁的英文教师Sam Lock Cheung说。他是旺角抗议活动的常客。他对这场运动的非暴力方式感到越来越沮丧。

这次抗议活动的中心目标是要求在下一任香港特首选举中允许公民提名候选人。他感到,抗议活动并没能更加靠近这一目标。抗议者们争取到的顶多是学生领袖与港府官员之间两小时的电视对话,该对话毫无成果。北京当局和港府对他们的诉求百般阻挠,并反复谴责占领运动是非法的。

其他人也承认缺乏任何有形的收益,但认为有另外更多的收获。

直到最近,人们长期持有一个观点认为:香港人懒理政治;只要能挣钱,列车准点,他们就不在乎谁掌权。但是三个占领营地,900人次被捕,87枚催泪弹后,这一观点似乎相当过时了,如果不是完全错误的话。

另一名经常参加旺角抗议的IT工作人员Jordan Ho说:“1997年以前,港英政府负责政治舞台,香港人懒理政治事务。这种状况之后没有很大改变。这是第一次,大多数香港人意识到他们必须参与,把这个领域夺回来。”

“当然,(香港)政府没有做任何的改动(让步)。但我认为这场运动已经永远改变了香港的景观。香港将不再是原来的香港,这是肯定的。”

一些人昨天仍然聚集在示威者们的最后堡垒:唯一剩下的铜锣湾占领营地。铜锣湾的营地比被拆除的金钟和旺角的营地要小的多,情况也没那么戏剧化。预计该营地将于周一被清除。

在铜锣湾,为香港一家非政府组织工作的Chang Lap-pan在清理塑胶瓶以供回收。他赞同他的香港同胞已经觉醒的说法。他说:“如果你醒了,你就不会再沉睡。(香港人)现在明白了他们的生活正受到一个不公义的政治结构的影响。他们看到了一些新的希望,那就是我们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有所改变。”

Chang先生说,这76天来,他大多数日子都在那里,帮助营地的运作。像他数千名的同志那样,这两个多月里学到的技能不会很快消散。他说:“我想,我们学会了如何去抗议。”

“原本我们只是遵循所有旧的规则,未能给政府施加到任何压力。现在我们对民主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抗议开始的时候,最惊人的一个方面是每个人都如此地有条理。

他们不得不运送成千的帐篷、矿泉水瓶和饭盒。他们采用离线的消息应用程序来避免政府的窥探,并建立了庞大的在线社群以便在紧急情况下能快速组织起来。他们保持供给安全帽、雨伞和面罩,来抵抗警察入侵营地。

还有免费的图书馆、靠骑脚踏车来给手机充电的充电器,甚至还有一小块有机蔬菜菜园。

现在,香港蕴藏着一支彼此联系着的庞大的“志愿军”,并已证明他们有能力快速、持久地扼住香港最繁忙道路的咽喉。随着政治斗争的继续,这一事实将萦绕在政界人士和警方指挥官们的头脑里。

一提到香港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24岁的Leung Chun-ying只是笑——是真正的欢笑,而不是嘲笑。梁先生因为他对这些抗议的漠视和僵硬态度,而成为公民不满首当其冲的人物。在这个节骨眼上,可能不存在真正的赢家,而且梁先生可能是一名输家,在亲民主活动人士看来,他成了一场哑剧中的“小人”,面对着无数要其下台的呼声,虽然他最终的老板——中国共产党——迄今为止一直在挺他。在抗议营地,他成了无数贬义艺术作品的主人公。有的把他画成长着獠牙的吸血鬼,有的给他添加了希特勒式的小胡子。

但梁先生的形象折损比不上香港警方挨的大棒那么大。自从9月份在抗议初始,他们因施用催泪瓦斯而备受批评后,警员还被录像拍到殴打已被铐上手铐、匍匐在地上的社工。

虽然从一开始,警方就不是示威者们针对的目标,但是这场政治危机的副作用之一是向香港人及国际的目光暴露了香港警方和政府并非总是看起来那么好。

一位铜锣湾的抗议者,他只给出自己的名字叫Lee W,说:“香港警队曾被评为‘亚洲最佳’警队,但事实证明完全相反。”

但香港警方有他们的支持者——所谓的“蓝丝带”,他们时不时出来,在抗议活动中为警方叫好,制造各种嘘声,谴责抗议人士。这是这场公民抗命运动中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接近尾声时,占领者们的策略让许多当地人不耐烦,以致继续占领下去可能会有反效果。

香港警方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Kong Man-keung最近声称,警队已收到来自公众超过1.7万个电子邮件,支持警方对占领者的处理方式。

这场政治危机仍然存在,并可能会一直持续到2017年的下一任行政长官选举。但是精灵已经出瓶。占领者们或许实现不了他们的愿望——或许永远不能——但是,香港和这座城市的政治已经永远改变。

原文Hong Kong's protest movement opens a door that won't be closed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