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陈破空: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习近平奥巴马在中南海瀛台散布。

出席北京APEC会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受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邀约,到中南海瀛台夜宴。习近平摆出帝王姿态,与另一国君把酒畅谈,彷如三国时,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抑或,刘备与孙权并马于北固山,颇有一番把酒临风的豪气。

习近平向奥巴马介绍瀛台的历史,说:“清朝康熙皇帝曾在这里研究制定平定内乱、收复台湾的国家方略。”但习显然不懂历史,清朝皇帝总是说:“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换言之,满清灭亡了中国,又吞并了台湾。习近平的先人,曾为亡国奴。“平定内乱”四字,已属表述不当,又何来“收复台湾”之说?

习近平又说:“光绪皇帝时,国家衰败了,他搞百日维新,失败后被慈禧太后关在这里。”此说似乎暗示:我习近平不敢搞宪政改革,弄不好,会被保守派(江泽民或老人帮?)关在这里;并影射了另一段与慈禧太后软禁光绪皇帝之惊人相似的历史:邓小平软禁了赵紫阳。

习近平还有这么一番话:“中国文明从一开始就重视大一统。历史多次证明,只要中国维持大一统的局面,国家就能够强盛、安宁、稳定,人民就会幸福安康。一旦国家混乱,就会陷入分裂。老百姓的灾难最惨重。因此中国对于主权问题看得更重一些,原因就在于中国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敌入侵。中国人民对国家主权和安全面临的外部威胁往往最为敏感。这是中国长期面临历史忧患所造成的。”

实际上,中国(东亚大陆)的辉煌,恰恰是在春秋战国的分治时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诸子百家如老子、庄子、列子、墨子、孟子……包括中国人至今推崇的孔子,尽出于那个时代。秦始皇大一统之后,焚书坑儒,思想家绝迹,中国万马齐喑。三国时代,则是另一个被后人传颂的英雄时代。

大一统的王朝,无一例外的,最后,都陷入混乱、分裂,根本原因就在于,王朝更迭,专制周而复始,权力导致腐败,不受监督的权力导致不受监督的腐败,因而,每个王朝,都重复由盛而衰、因腐败而败亡的历史循环,今日红朝,也断不会例外。大谈历史的习近平,自己能从中悟到什么?

至于说“中国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敌入侵,”就包括蒙古的入侵、满清的入侵,提清朝皇帝,岂非挟洋自重?或者,自曝家门不幸?有道是:“商女不知亡国恨。”放到习近平身上,岂非:昏君不知亡国恨?“外敌入侵”,还包括俄国的入侵,中国永丧150万平方公里土地,而今日中共喉舌,颂扬曾入侵中国的俄国,而咒骂曾拯救中国的美国,认贼作父,忘恩负义。

说到俄国,习近平每次与普京会见,总要说:“优先发展中俄关系。”然而,那仿佛只是语言游戏,实际行动却是,习近平优先发展中美关系。与奥巴马、而不是普京,上演瀛台夜宴,就是证明之一。也证明中共领导人的分裂人格。

无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上任后,都把俄国作为首个出访的国家,其实,那并非胡锦涛或习近平的心愿,他们的心愿,都更想把美国作为首个出访的国家,只是,无法得到美国的邀请,依惯例,美国不会给予非民主国家领导人以国事访问的待遇,仅偶有例外。

夜宴,茶叙,习近平还与奥巴马在中南海散步,沿途只有两名翻译跟随。这一幕,似乎显示,习近平大权在握,无所忌讳,其权力,至少,远远超过胡锦涛。2002年,时任副主席的胡锦涛访美,曾被美国副总统切尼领进书房,有单独交流的机会,但随同出访的外交部长李肇星却硬闯进去,大刺刺坐到他们中间,场面尴尬。李受江泽民安排,全程监视胡,胡也无可奈何。2004年,胡已出任国家主席,切尼受布什总统委托,要向胡传达一项“敏感信息”,但他们之间的“密谈”,尽都传到隔壁房间的音箱,被围绕在那里的其他中共官员尽收耳底。这些官员,同样受江泽民指使,负责监视胡。

如今的习近平,显然摆脱了这样的监视,能够自在而自如地展现自己,又何必大谈光绪皇帝政改的失败?是自找借口?还是自灰志气?习近平心思,仍如北京雾霾。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